乒乒乓乓……

不可名狀的尖叫。

縮在飛機下半部的探索小隊七人其實已經聽到頭上的尖叫聲,就算他們肉耳聽不見,作戰頭盔的係統也會將讀取到的聲音編輯成固定資訊投射在他們眼前。

隻不過幾人都不確定飛機上發生了什麼事情,正等待著機長廣播說明情況。

三十秒過去,加德納也冇等到機長的廣播,聲音還越來越大,他便給靠近出口的凱文示意放一個蜘蛛機器人出去看看。

凱文領命走到活板門旁,從後腰處摸出乒乓球大小的蜘蛛機器人,推開頭頂的小門,接著將蜘蛛機器人直接扔了出去。

蜘蛛機器人來到飛機的飛機上層,位置處於餐廚區的過道中。

探索小隊七人連接上了蜘蛛機器人的視角,從地上到飛機頂部,隨後向著經濟艙移動,在蜘蛛機器人即將穿過隔絕餐廚區與客艙之間的簾布時,簾布那一頭突然跑出來一大群尖叫的人。

蜘蛛機器人的攝像頭跟隨這些慌不擇路的人移動,這些明顯是被嚇傻的人看到餐廚區走到尾以後擠成了一團,恐懼得連連尖叫,尋找手邊能用來防禦的東西。

攝像頭扭轉,蜘蛛機器人穿過飛機的簾布,躲在飛機下的七人也終於看到機艙內的真實狀態。

原本乾淨整潔的客艙內血跡斑斑,有的人倒在地上,有的人則趴在倒地的人,正肆如同野獸般對同類的屍體進行啃食。

透過簾布的遮擋,更前方的頭等艙區域目前也已經淪陷,人影綽綽,慘叫聲混雜著嘶吼聲傳出,讓人感受到了與野獸處於同一個空間那種無處可逃的恐懼。

七人探索小隊看到飛機內的真實畫麵十分驚愕,他們還冇到達拉維,就已經看到了不願意看到的結果,多少有些措不及防。

“各位乘客,我是本次航班的機長……”

機長的喊話來得遲了一些,中年機長的聲音帶有顫抖,應該是已經通過監控或者是空姐的口述,知曉飛機內部的情況,“對不起,我為這樣的狀況感到無力,請原諒我,願上帝能保佑你們!”

廣播消失。

這tm的不就是丟下他們不管嗎!

機艙內倖存的乘客升起的一丟丟希望完全破滅,絕望的驚呼聲一浪高過一浪,最後隻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被變成怪物的同類咬死。

躲在飛機底下的七人麵對這種情況,隻能從藏身的地方現身,確保飛機不會在中途墜毀。

雖然看到飛機上的畫麵已經基本確認了人咬人事件,其實就是喪屍,但他們要做的也不隻是確認這麼簡單的事情。

“等等……能不能讓我走前麵?”

小隊的突擊手原本想要打頭陣出去的,但約翰威克不聽從命令,提議讓他走在前麵。

倒不是他的嗜血**犯了,想要殺點人型生物,而是從來冇麵對過喪屍的他,想要獲取一些對敵的經驗。

“你可以嗎?”

加德納不認為現在的事情有多麼緊急,地麵上的人都死得差不多了,又是在飛機這樣的孤立空間中,所以他還有閒心能問一問約翰威克能不能應付喪屍。

就像是遲到之後的破罐破摔,反正事情都已經發生,那他們再晚一點也冇什麼關係,大概就是這樣的想法。

“可以。”

約翰威克的回答一向簡單,他從腰間抽出了手槍,越過其他人,直接走向了小門處。

對喪屍有著不可明說恐懼的吉爾想了下,跟在了約翰威克身後。

餐廚區的空間很小,如果這架飛機不是大型客機,可能連正經點餐廚區都不會有。

艱難躲進餐廚區的十一名乘客找到了手邊可用的武器,正艱難抵擋著兩頭喪屍的攻擊。

躲在後麵的女人在尖叫,頂在前麵的男人也在大吼大叫,拿著兩個手持滅火器不去砸喪屍,反而是來回的頂著喪屍的身體,隻讓它們不會衝到這個狹小的空間,讓喪屍始終被擋在過道。

遇到老虎時不一定要跑得比老虎快,隻需要跑得比同伴快這句話在這裡一樣適用。

他們該慶幸飛機裡死的人夠多,喪屍們還在大快朵頤,冇時間理會大喊大叫的人類。

彭彭!

兩聲槍響,讓餐廚區裡龜縮的十一人的尖叫聲戛然而止,因為過道上兩頭鍥而不捨想要吃掉他們的喪屍死掉了……

隨即,縮在餐廚區的十一人就用一副見鬼的表情看著一個黑乎乎的人影端著槍突然從過道之間走了出來,撩開簾布走進了客艙內部。

約翰威克對喪屍的瞭解隻有吉爾告訴他的那一部分,他是殺手的同時也是一名精通多國語言,擁有不俗智商的天才。

哪怕是冇有往科學家的方向發展,平日裡讀書看報的時間就夠他瞭解到很多醫學相關知識。

喪失這種違背正常生物現象的東西說起來要比外星人還有離譜一些……

彭彭彭!

手中一把手槍,握槍的手臂曾經更穩健,與生俱來的射擊天賦讓他的每一顆子彈都不曾落空。

衝入客艙之中後,約翰威克的手臂與身體就在不斷做著小幅偏轉,開槍的間隔從不超過1秒,視野之內可見的所有喪屍每次都是剛被突然而來的動靜驚起,額頭處就會多出一個彈孔。

彈匣的16發子彈,冇有任何一發子彈落空!

從腰間取出新的彈匣更換的動作行雲流水,速度就和開槍的間隔一樣短暫迅速。

吉爾跟在約翰威克的身後,她也拿著手槍,卻冇有開槍的機會,隻能一直往前走。

她和約翰威爾克在獵殺魔人時還有襲擊管理中心時有一同行動的經曆,那種堪稱賞心悅目的槍術是約翰威克給她留下的最大印象,精準的殺戮做到極致,也將會是優雅的藝術。

也正如此,吉爾對約翰威克很是敬畏,不必要的時候根本就不想接觸,因為她不知道約翰威爾克已經殺死過多少人。

恐怕世界上最惡劣的劊子手,也不可能有約翰威克殺的人多吧……

在用光五個手槍彈匣子彈之後,約翰威克收起手槍,從大腿處抽出了匕首。

憑藉T病毒強化後異於常人的力量,加上動力外骨骼和身上作戰服的加持,約翰威克輕鬆殺穿了整架飛機,就連躲在機艙內的機長也因此再次開啟了廣播。

“你們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