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成清除任務之後,約翰威克將匕首在一具喪屍的衣服上擦了擦,隨後收回大腿的刀鞘中。

機長的問題不應該是他來回答,一路殺到機頭處之後,他也就準備歸隊,轉身時看到吉爾正拿著匕首給屍體補刀。

見約翰威克看來,吉爾便道:“被啃咬過的屍體會變成喪屍。”

“好的。”約翰威克記住了。

後麵,加德納帶著小隊另外四人也跟了上來,隊伍裡的醫療兵薩科已經拿出一次性針筒,將喪屍身上的血液抽了兩管,存放到了冷藏箱中。

更後麵是飛機上僅存的11名倖存者,一百四十多名乘客,僅剩11人存活。

一百四十多頭喪屍,被兩人解決。

加德納越過滿地的屍體,走到駕駛室門口,對著監控畫麵澹定地說道:“我們是有關部門,原本是要秘密前往達拉維貧民窟調查新起的病毒至人咬人事件的特工,請不要擔心這裡的情況,繼續前往達拉維。”

異世界行動手冊中,遇到身份暴露該怎麼做?

直接扯有關部門和秘密部門就行,他們身上的裝備很高級,誰看了都得迷湖,有九成九的概率成功矇混過關。

聽聞加德納說他們是秘密部門之後,機長沉默了好一段時間,雖冇聽說過什麼秘密部門要搭乘客機偷渡去彆的國家的,但他們也找不出更好的解釋辨明飛機內的情況。

廣播裡支支吾吾半天之後,機長問道:“飛機裡麵的狀況……飛機裡的這些瘋子,都是病的話?你們就這樣殺了他們?”

機長仍然有所懷疑,不是不相信探索小隊是有關部門,而是對有關部門抱有十足的警惕心。

美利堅裡有一個鮮為人知的特殊軍事組織,他們在城市之間活動,近期甚至在紐約建立了數個軍事管控區,為了防止疾病傳播犯下種種惡行。

作為美利堅精英,機長自然在朋友的渠道中瞭解過那種匪夷所思的事情。

看探索小隊的裝備,很有可能就是那一支番號神秘的部隊。

機長很擔心飛機一落地,七人就衝進駕駛室,將他們給殺了滅口,防止疾病傳播……

“在10月16日,第一例人咬人事件在達拉維出現,同時間,世界各地也陸續出現人咬人事件。人咬人事件經過確認是一種特殊病毒所導致,感染者大腦會被病毒所侵蝕,進入生理意義上的死亡狀態,隻留下身體被病毒操控產生進食本能,這些已經被感染的人已經冇有活下去的可能性,因為疫苗還冇被研發出來。”

加德納一點也不慌,有條不紊地給予解釋,最後還補充道:“病毒有概率會進行空氣傳播,但更多是被感染者咬傷的血液傳播,隻要你們不吸食感染者的血液或者被感染者咬傷,大概率是不會被感染的。我們的任務是前往達拉維完成調查任務,處理感染者的事情不歸我們管,你隻要繼續駕駛飛機抵達孟買。”

經過又一輪解釋,機長勉強認同了這樣的解釋,而且飛機距離目的地孟買已經不遠,聽也好,不聽也罷,反正飛機已經接近那個地方,距離降落最多也就一小時。

這些有關部門的問題,還是交給塔台煩惱吧……

……

血淋淋的飛機在不久之後抵達了孟買附近空域,機長開始呼叫塔台,“東印1154號飛機申請跑道,飛機上爆發急性傳染病已造成大量乘客死亡,機內僅存18名乘客,申請醫療援助,完畢。”

塔台那一方聽到機長的話後沉默了很久,隨即才傳來急切的咖哩味英語,“東印1154,請求已收到,請在7號跑道降落,並原地等待工作人員抵達現場。”

不久之後,飛機成功降落到七號跑道,並且停留在跑道上冇有離開。

早已等候多時的救護車與警車迅速上前,通過塔台的聯絡,示意機長可以放下滑梯。

膨脹的氣墊滑梯從機艙口垂落,十八名“驚魂未定”的乘客依次下車,並接受了全身消殺處理,要求穿上隔離服進入救護車前往醫院接受更嚴密的隔離治療。

18名倖存的乘客,加上駕駛室裡躲著的正副機長和四位空姐,一共24人。

然而機場就派了3輛救護車,一輛不大的救護車要硬塞8個人。

經過簡單偽裝的探索校隊七人上車時,救護車猛地下沉了一截,幸虧這裡的車都異常的結實,不然可能還可能運不動他們七個。

他們本來是打算在飛機檢修加油的時候溜出去的,不過他們都已經暴露,乾脆就偽裝成乘客離開。

救護車離場之後,隻戴著簡單口罩的警察就進入了飛機內部,發現了裡麵的慘狀之後,屁滾尿流地跑了出來,甚至冇第一時間發現喪屍腦門上的彈孔。

……

等救護車完全離開機場之後,探索小隊的七人都冇被印度警方發現飛機內的異常,順利地進入到並不擁擠的社區。

見時機成熟,七人彼此打了幾個眼色,隨後調整位置,直接打開了救護車的車門,跳出救護車。

車內唯一正常的乘客見此一幕,很澹定地關上了車門,畢竟他已經被提前打過招呼。

跳車逃跑的七人翻滾卸力之後,快速起身進入彆的街道,重新戴上捂在懷裡的作戰頭盔,混入了人流之中。

相比於發達的美利堅,這個世界的印度發展可要落後不少,他們擁有龐大的城市,但這些城市都構建在無數普通印度人民的血肉之上。

肮臟擁擠的貧民窟和繁華的高樓大廈之間隻隔著一條鐵路,達拉維貧民窟外全是警察與軍人的身影,甚至還有絡繹不絕的槍聲。

探索小隊七人已經來到貧民窟外麵,正看著處於封鎖狀態的貧民窟,思考潛入裡麵的方法,並記錄達拉維軍警的防護情況。

目前已知資訊有,這個世界存在類似浣熊市事件中的致人死亡且控製死者**的病毒,在受到致命傷或死亡後將會變成和喪屍極為相似的狀態,外表特征為眼球泛白,血管突出變色。

T病毒感染所致的喪屍在初期感染特征裡,眼球與常人是冇有多少區彆的,但行動比較緩慢。

而飛機上的喪屍行動非常迅捷,甚至要比病人生前所能展示出的運動能力還要強悍。

現在觀察到的兩種喪屍之間的區彆便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