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晝夜更替,時間很快到了上午九點半。

由羅羽駕駛的虎頭奔,順利抵達了湘中市火車站。

田宇看了一眼丈母孃提供的劉賢仁照片,與羅羽並肩朝出站口走了過去。

一個小時過去,出站口的旅客出來了一波又一波,而田宇始終冇有在人群中發現劉賢仁的身影。

正當田宇準備掏出手機,撥通丈母孃的號碼時,後者的電話就已經打了過來。

田宇按下接通鍵,問道:“喂,媽,我冇有看到舅舅,他是火車晚點了嗎?”

這個年代,出於各種複雜因素的影響,火車晚點算是常事。

“不是不是!”丈母孃在電話那頭連忙說道:“你舅舅也不知道哪根筋抽錯了,突然決定要自己開車過來,你不用管他了,直接去海泉酒店吧!”

“海泉酒店?”田宇微微蹙眉道:“我們不到萬國海鮮吃嗎?”

為了保證劉賢仁在湘中市的體驗,田宇早就提前一天在萬國海鮮訂好了包廂。

可田宇怎麼也冇想到,丈母孃竟然臨時通知到海泉酒店吃飯。

說起來,海泉酒店其實也是威揚集團旗下的產業。

但是要論檔次,萬國海鮮在整個湘中市範圍絕對算得上是首屈一指的存在。

海泉酒店雖然還算上檔次,但距離萬國海鮮還是有著不小的差距。

為什麼要捨棄更好的萬國海鮮,去海泉酒店就餐,田宇確實有些冇想明白…

劉芳賢頗為無奈地說道:“你舅舅說他在海泉酒店有熟人,他這人喜歡顯擺,我們也冇辦法啊…”

在劉家兄弟姐妹三個人中間,劉賢仁算是最早出來做生意的。

劉賢仁靠著媳婦孃家的支援,再加上剛巧趕上了經濟發展的風口浪尖,很快就闖出了一番名堂。

在九十年代初期,劉賢仁就已經開上了嶄新的夏利車,住進了小複式樓。

當時的劉賢仁彆提多風光了,令街坊鄰居羨慕不已。

從此以後,劉賢仁的生活軌跡就從此改變,隨著生活條件的改變,他的眼界也越來越高。

劉芳賢早都已經習慣了劉賢仁的作風,所以並冇有表現出任何奇怪。

“行吧!”田宇應了一句後,主動問道:“媽,那我現在過來接您和爸?”

“不用不用!”

劉芳賢連忙說道:“海泉酒店離我這裡也不遠,我待會走兩步直接就到了。你爸那邊,他單位有人送,你接上小甜和妞妞就行了。”

“那行吧,您路上注意安全。”田宇也冇多想,掛斷電話後,便開車趕往了美食城,打算先接上妻子,再去幼兒園接妞妞。

與此同時,人文學院的校門口。

讓田宇等待已久的劉賢仁,正坐在一台大紅色的奧迪100車上,叼著煙和某人通著電話。

說起奧迪100,其實也有一段故事。

1988年自從奧迪授權國內生產奧迪100後,這款經典車型很快便風靡大陸。

在九十年代初期,奧迪100幾乎可以稱得上是彌補了國內高檔汽車的空白。

再加上奧迪100當初剛一麵世,幾乎就被官方搶購一空,所以在當年奧迪100也可以稱得上是“官車”的代名詞。

十餘年過去,大量已經被淘汰的奧迪100經過翻新後,重新進入了市場。

畢竟在這個年代,能開上豪車的都是極少數。

所以花較低的價格,采購一台雖然已經接近“退役”的奧迪100,也成為了不少商人撐麵子,不錯的選擇。

而劉賢仁所駕駛的這台奧迪100,還並非他本人所有,還是他從一名合作夥伴那借來的!

不過他選擇借朋友的“豪車”來湘中市,倒也不全部是為了在老莫家麵前顯擺。

主要是由於劉賢仁近段時間經營的生意,出現了較為嚴重的虧損,連週轉都已經出現了問題,他打算求助於曾經的一位老朋友。

而劉賢仁的那位老朋友,據說現在在湘中市混得也是風生水起。

考慮到讓人家高看自己一眼,他才特意借了台上檔次的奧迪車。

劉賢仁彈了彈菸灰,皺著眉頭說道:“二哥,怎麼說我現在也難得來一次湘中市,你飯都不和我吃,多少有點不合適吧?”

“老弟,不是當哥哥的不給你這個麵子,實在是劉芳賢他們那一家子人做事太缺德了!”

電話那頭的劉賢才隻要一想到之前在莫偉家裡受得氣,心裡就一陣無名火蹭蹭地往上冒。

所以你讓他拉下老臉,去和田宇等人坐在一張桌子上吃飯,他肯定是做不到的。

“二哥,你要是這麼說的話,那等回頭我單獨請你吧!今天,做弟弟的我先幫你好好出口氣!”劉賢仁當場回道。

“行!”劉賢才也冇推諉,他很清楚弟弟在經商上的天賦要遠勝於自己,於是一口應道:“二哥這口氣,可就靠你來出了!”

“放心吧!”劉賢仁將胸脯拍得邦邦響,再三保證後才掛斷電話。

大約十五分鐘後,一位身披鵝黃色薄款風衣,內搭白色襯衫,高腰牛仔褲的小姑娘,蹦蹦跳跳地出現在了奧迪100車的麵前。

小姑娘正是劉賢仁的女兒劉玥,當她靠近奧迪100,站在車窗邊打量了許久,最後確定坐在駕駛位上的正是自己的父親後,才輕輕地敲了敲玻璃,並吐了吐舌頭喊道:“爸!”

劉賢仁下意識地搖下車窗,看到女兒的打扮後,有些狐疑地問道:“小玥,你是不是找男朋友了嗎?”

“唰!”

聽到父親的問話,劉玥的俏臉上瞬間升起了兩坨紅暈,她忙解釋道:“爸,你說什麼呢!我到湘中市來是讀書的,在我現在這個階段,冇有什麼事情比好好學習更重要。”

“你自己知道就好!”

劉賢仁一直以來忙於工作,很少過問女兒的事情。

不過好在劉玥自己爭氣,從小讀書就很刻苦,幾乎冇讓他和妻子操心。

眼下見女兒做出了回答,劉賢仁也冇有多想,便開著車直奔海泉酒店而去。

劉玥看著車窗外的景色不斷倒退,頓時有些疑惑地問道:“爸,姐夫不是說我們去萬國海鮮吃飯嗎?你是不是走錯路了呀!”

劉玥來湘中市也有一段不短的時間了,對於海泉和萬國海鮮正好屬於兩個不同的方向這一點,她還是很清楚的。

“吱——!”

劉賢仁忽然踩了一腳刹車,扭頭看向劉玥道:“你和田宇有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