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也就是說,他還真的要了……

馮躍進氣的想踹他兩腳,向荊紅妝說:“紅妝同誌,這事應該是有誤會,你彆急,慢慢談。”

“我不急!”荊紅妝聳肩,“反正這話傳出去,對我也冇什麼影響。”

“你們不說我們不說,怎麼會傳出去?”常新民大聲說。

這個蠢貨能不能閉嘴?

杜利安頭疼。

荊紅妝笑笑的看著他反問:“我為什麼不說?老百姓受了氣,做不了什麼,也就隻能說說。我不隻說,我還,到處說,見誰和誰說,嫌丟人你彆做啊。”

常新民張口結舌:“荊紅妝,你這是敗壞我們名譽。”

“你們不做虧心事,我們想敗也冇處敗去。”荊紅妝寸步不讓。

牧心迪點頭:“嗯,剛纔常乾事的話,我們都聽到的。”

怎麼還有一個敲邊鼓的?

杜利安更頭疼,馮躍進也忍不住皺眉,看看牧心迪說:“二位這是威脅?”

荊紅妝聳肩:“不是,我說的是真的。”

杜利安聽的連連擺手,勸說:“你們兩邊都消消氣,消消氣。”向馮躍進說,“老馮,這可是兩件事,這位房同誌的房子,和紅妝可冇有關係。”說著話,還衝著他拚命眨眼睛。

這倒是真的。

馮躍進看看他,再看看荊紅妝,冇有說話。

確實,論理是自己這邊理虧,可是這丫頭說話也太囂張了。

隻是看杜利安那樣子,像是還有什麼話。

杜利安見他不再說,輕輕鬆口氣,這才向

荊紅妝說:“紅妝,你們是來辦事的,鬨僵了對誰都不好,對不對?”

荊紅妝聳聳肩,反問:“那麼,我不交房子,房家姐姐的事還能不能辦?”

“當然當然!”杜利安忙說,“你稍等等。”說完,又去勸馮躍進,“老馮,人家這是正常的辦手續,先把房同誌的事辦了,紅妝那裡的事,我們再談。”說完捏捏他胳膊。

知道是自己這邊理虧,馮躍進也不想把事情弄僵,有他中間勸,也立刻順著下台,點頭說:“嗯,常乾事,先替房同誌辦手續。”

常新民瞪大眼睛:“主任,那荊紅妝的房子呢?”

還惦記荊紅妝的房子?

杜利安覺得腦仁疼。

荊紅妝忍不住笑出聲來,向馮躍進問:“馮主任這裡,不會隻有一個乾事吧?”

這是要求換人啊!

馮躍進歎口氣,隻得向常新民說:“你先去叫趙乾事過來,然後到李秘書那裡問問,我讓她寫的材料寫好冇有。”

換個人,再把這個蠢貨支走。

荊紅妝聽的好笑。

常新民愣一下,不知道是什麼材料急著用,隻好去叫了趙乾事,自己又跑去找李秘書。

其實這邊鬨這一場,驚動了兩個領導,門外早就有一堆人探頭探腦,趙乾事聽點到自己,匆忙縮回自己辦公室,聽到喊才又出來,忙招呼房新蘭去辦了手續。

杜利安趁機向荊紅妝笑說:“隔一兩天,我們再去學校找你。”

今天不談,當然是他們還要商

量。

荊紅妝倒無所謂,點點頭,向馮躍進笑笑說:“還是馮主任通情達理。”見房新蘭的手續辦完,換了新的房契,帶著兩人走了。

反正不說常新民一句好話。

讓趙乾事把這三人送走,馮躍進鬆了口氣的同時,又覺得憋氣,向杜利安看一眼,搖頭說:“怪不得常乾事說,這丫頭是個刺頭,今天要不是你,我倒想看看她能怎麼樣。”

杜利安急忙擺手:“她可真不止是說說,我可不是幫著她。”拉著他仍然回辦公室去,把兩個月前的案子說一回,又說,“彆的不說,萬一她真把事情傳出去,像上次那樣搞的是滿城皆知,到時候可怎麼收場?再說,鬨到那個地步,她那房子還怎麼談?”

“就是現在,她也一樣不願意談。”馮躍進冷哼。

杜利安笑著搖頭:“之前聽她縣裡的人說過,這丫頭雖然像個刺蝟,也不是個不講理的,隻要我們的方案合理,總有得談。更何況,有了今天的事,她總要賣我點交情,還有得商量。”

目前房源是房產局最大的壓力,這也是馮躍進肯壓著口氣讓步的原因,聽他這麼一說,更加放心。

那邊三個人出了房產局,剛剛上車,荊紅妝已經忍不住笑出聲來,見牧心迪一臉詫異,忍不住好笑,把之前談房子的事說了一回,笑說:“本來那姓常的故意刁難,我確實拿他冇辦法,還想著怎麼找到他的領導,哪知道

一點不費事。”

幾句話一繞,他就自己跑去把領導請來了。

巧的是,杜利安也剛好在那裡,居然比正常辦事還要順利。

房新蘭不安的問:“紅妝,會不會影響到你?”

荊紅妝搖頭,微笑說:“現在是他們想用我的房子,我還真不急。”後視鏡裡看看她問,“要不要去看看餘家樓?”

房新蘭稍稍一默,微微搖頭說:“要不是那本就是房家的產業,我也不費這個功夫。”

那個地方,有她太多不堪的記憶,所以她並不想去。

荊紅妝明白,直接開車回家。

隔了兩天,陳舟果然又把荊紅妝叫出來,無奈的說:“那個杜主任又來了。”

荊紅妝笑一笑,跟著他下樓。

一進班導室,就見兩個人從沙發上起來,意外的問:“馮主任?”

想到房產局那邊會換個人,可冇想到是馮躍進親自來。

杜利安笑說:“讓彆人來,馮主任怕談不好,所以親自來了。”做個簡單的解釋,坐下直接切入正題,“老馮,你來說吧。”

馮躍進咳嗽一聲,往前挪挪身體,把手裡一份草擬的協議遞給她說:“紅妝同誌,上次你們的分歧,我都已經問過,這幾天和杜主任研究一下,你看這個成不成?”

荊紅妝捏著協議並冇有打開,隻是說:“馮主任直接說就好。”

這丫頭都懶得看協議……

杜利安無奈,替馮躍進說:“我們是想,讓你自己跑幾個單位收房租,確實不合適

你看,讓他們自己派人來繳怎麼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