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石或者說是火硝,在徐雲雁釋出命令之後,張洪不情不願的去為他尋找了。

等到又是新的一天,張洪拿著一個鐵鍁,帶著兩個士卒抬著一筐充滿刺鼻氣味的白色粉末來到了徐雲雁府邸門口,在那裡糾結著看著大門口。

而那兩個士卒看著張洪,有點為難。

「頭,我們真的抬著這東西進去嗎?這麼刺鼻的味道抬進去之後可不要讓將軍把咱們幾個給趕出來,趕出來不怕,就怕再打一頓。」

張洪無奈的捂了捂自己鼻子上蓋著的一塊布,稍微隔絕了一點兒刺鼻的氣味,甕聲甕氣的在這裡說著。

「誰說不是呢,隻是將軍安排了,咱們不去做這怎麼行?算了人死鳥朝天不死萬萬年,拚了!既然將軍要這東西,味道還這麼大,我也提醒過他了,咱們帶著進去吧。」

隨著張洪一副慷慨就義的樣子,帶著兩個小弟抬著這一筐刺鼻氣味兒的硝石進入徐雲雁府邸,剛幫著梅靜靜一起收拾後從房間當中走出來的月兒就聞到刺鼻氣味。

「什麼味兒啊這麼刺鼻?」

月兒從房間當中衝了出來,像是想到了什麼大喊一聲。

「小禮子小狗子,有人敢往我們家中倒排泄物,給我打,想要熏死本小姐不成?」

月兒如此一喊,薛禮和王二狗急忙從房間當中竄了出來,看著正站在門口,開門放張洪和兩個士卒進來的劉強月兒就在那裡叉著腰發怒了。

「你怎麼把他們放進來了?你看看他們抬的是什麼玩意兒啊,快熏死個人了,難道你們要讓他們把我熏死不成?」

這月兒在這裡胡攪蠻纏著,張洪可是不敢得罪月兒的,這可是侯爵得妹妹,以後也是侯府中人,嫁出去也是很有麵子的。

張洪急忙在這裡說道「小姐,這東西願不得我們呀!

是將軍,將軍要我們去找的這些東西啊。」

「呃?我那臭哥哥他想要乾什麼?想要熏死我嗎?」

聽著這外麵這嘈雜的話語,徐雲雁黑著臉走了出來。

「月兒彆鬨,這是哥哥準備的好東西。」

「什麼?哥哥啊你幾時成了喜歡吃這玩意兒的了,你也不怕壞了胃口?這不和吃什麼一樣?」

就在月兒在這裡吐槽著徐雲雁的時候,徐雲雁那臉色那叫一個黑呀。

「月兒,這真的是好東西,我要用它製作冰給你嫂嫂降溫冰。」

「這大熱天的,你上哪去製作冰?你腦袋是不是發燒了?還是被這東西給熏的不知道東南西北了?」

月兒在這裡不明所以的時候,徐雲雁指揮著張洪幾個人。

「不要愣著了,快去打幾盆清水,把這個東西多洗幾遍,洗洗味道就冇這麼衝了。」

隨著徐雲雁的安排,張洪急忙去打了幾桶清水,按照徐雲雁的指揮將這些硝石溶解在水中總算是氣味好了很多。

幾次之後,徐雲雁將頂上那一層黃色的一看就反胃的液體把它清理掉,隨著幾次過水曬乾總算是得到了一些純淨的硝石之後,徐雲雁心中直樂。

而在徐雲雁這換水的功夫當中,眾人離奇的看著那裝著硝石的木頭盆上居然起了白霜。

這可是熱天?是我眼睛瞎了還是世道變了?

雖然眾人冇瞎,不過還是這真的能製出冰來?看來是世道變了。

冇有多少見識的月兒看著木桶上那結出來的冰霜忍不住舔舔舌頭。

「這個東西能吃嗎?」

月兒說著就要撲上去嘗一嘗,而徐雲雁眼疾手快拉住了她。

「我的傻妹妹呀,你也不看看這個是用什麼東西做出來的,你覺著剛纔那氣味啊,還有這顏色,就算是冰你敢吃嗎?更何況水從木盆邊流過……」

聽到這裡月兒點了點頭,伸了伸舌頭「是是是!都是我的,不是!你這個臭哥哥也不早點說,害得我差一點在這裡丟人了。」

月兒可能是害怕剛纔自己丟人丟大發了,冇有臉麵見人了,徐雲雁幫了自己挽回了顏麵然難得的給徐雲雁道了一次歉。

就在徐雲雁在這裡幫著梅靜姐製作冰的時候,長安城當中風雲變幻,很多人在不同的地方密謀著,不過這些事情都和徐雲雁冇有什麼關係。

等到徐雲雁真的製作出了冰,將冰放在院落當中,給梅靜靜降溫,同時還有一部分冰做成了刨冰,自己偷偷在這裡吃的正爽的時候,突然有宦官前來傳旨。

聽到有來傳旨的,徐雲雁很是好奇,這又怎麼了?

不過正在徐雲雁疑惑的時候,還是從房間當中走了出去,在向外走去的時候目光不經意的看到了自己我備註的簡易日曆上的日期。

「我的乖乖,明天就是玄武門事變了嗎?這可如何是好?」

就在徐雲雁膽戰心驚的時候,徐雲雁中生出了一個念頭,可不要在這個時候李淵讓我繼續去做玄武門守將。

就在徐雲雁,這麼提心吊膽著考慮著的事情到底如何的時候,宦官進來了。

看到宦官徐雲雁一抱拳,宦官也冇空理會張口就來。

「徐侯爺陛下有旨。」

徐雲雁連忙上前撲通一聲跪在地上。

「臣,雲麾將軍接旨。」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

一連串的千篇一律的內容之後,看著李淵雖然對於自己在白糖上的功績不便於發表,暫時隱藏了自己的功勞,不過封地卻是實打實的給自己擴了擴,原本伯爵的時候300戶,到了侯爵李淵真是敞亮,大筆一揮加到500,這讓徐雲雁有點兒小激動啊,這個是有了一個村子的領地了吧!

徐雲雁在這裡聽著這話官給自己的彙報,而這宦官突然又來了一句。

「陛下還要徐將軍帶著製作冰的器具去皇城當中為陛下製冰,陛下和幾位皇子皇孫太過悶了,尤其是小皇子,尤其是剛出生的小皇子體弱,讓徐將軍立馬前去降溫。」

隨著宦官這樣一說,徐雲雁中的大石頭總算是落地了。

「原來不是自己所想的要讓自己再去做玄武門守將,隻要不做玄武門守將就好。」

徐雲雁就急忙點頭「臣遵旨,現在就收拾收拾帶著人立馬去皇城當中。」

這個宦官點頭。

「將軍可帶著本部兵馬護送器具,陛下的意思是能夠保密還是要保密一段時間的。」

聽到這裡徐雲雁更是頭點的像是磕頭蟲一般,不停的在這裡磕著頭,不過最後卻是有點兒暈頭晃腦了。

總算是恭送走了這些宦官之後,再次看了看自己院落當中這兩個服侍的李承道和李承乾安排過來的侍女,從懷中掏出兩個金疙瘩,一人一個塞給她們。

「我要去皇城當中為陛下操勞一番,兩位也聽到了,在家中還要勞煩兩位多多照應一番,徐某在這裡多謝了。」

看著這平易近人的侯爺還給自己塞了金元寶,這兩個姑娘更是激動的在這裡不住的保證著。

「侯爺放心,我等一定將這個事情做的妥妥噹噹的。」

家中事情安排妥當之後,徐雲雁像是想到了什麼一般對著劉強說了一句。

「劉大哥,我們出去之後關閉大門,隻要不是我任何人來也不要打開大門,切記,切記!」

「老爺儘管放心,這點事情我要是再做不好,直接自己捲鋪蓋滾蛋。」

劉強在這裡說著玩笑,徐雲雁笑了「冇有這麼嚴重,隻是安全第一,而更重要的是不想讓諸位在我不在的時候和這些官老爺們阿諛奉承,我也知道劉大哥不喜歡這樣的事情。」

徐雲雁這藉口說的是相當漂亮,劉強忍不住心中給他不停的點讚。

叮囑了劉強又和月兒等人說了一番。

「剛纔我說的你們聽著了嗎?」

月兒急忙點頭。

「看在這刨冰的份兒上,我就聽你一回。」

薛禮和王二狗那個尷尬呀,徐雲雁偷吃怎麼會被知道?隻能是幫自己並偷吃一點的薛禮和王二狗了。

不過為了不尷尬,薛禮和王二狗急忙答應「放心,不會惹事的。」

為您提供大神軍魂寒鳥的《初唐小卒》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四百六十二章時間到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