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玉丹終於能夠煉製了,但是還需要半年的時間才能煉成,所以林子陽他們先告彆長豐真人,首先趕回海港市去打聽這個朗尼博士的具體住址。

闊彆三個多月,劉景軒又回到自己熟悉的家,顯得很興奮。保姆已經在門口迎接這位少爺的迴歸,並且為他和他的朋友準備了一桌豐盛的晚餐。

回到家,劉景軒迫不及待地為大家解說他的這個家,那是屬於他個人的家,因為景軒的父母很少回海港市,每年都是景軒一個人坐車去西都過年,過完年再回到這個屬於他的個人空間。

所以家裡的一切設計與擺放都是景軒自己親手設計的,什麼模型、樂高玩具,還有那三樓他都設計成了恐龍樂園,這也是他引以為傲的,他喜歡收集各種恐龍模型,幾乎現在已發現的恐龍他差不多都有。

劉景軒帶著他們參觀他的恐龍樂園,給他們講解著恐龍樂園的設計理念,還給他們說自己蒐集恐龍模型所遇到的奇聞逸事。

這些在林子陽看來已經再熟悉不過了,還有李文哲和猴子也早就領略過了景軒對這些的癡迷和他興趣的侃侃而談。現在隻剩下兩個跟屁蟲跟著他,那就是君瑤和奎剛。

他們對景軒的熱情和這些愛好感到非常的稀奇,尤其是奎剛,他對恐龍的好奇程度不亞於景軒對恐龍的喜愛。

他看著這一堆稀奇的動物不停地問景軒:“這是什麼?”

“哦!那是翼龍,會飛的,它足有一架直升飛機那麼大。”劉景軒拿起一隻風神翼龍模型給奎剛介紹著。

“他跟我的飛行器長得好相似啊!”奎剛好奇地盯著模型說。

“對,也許你的飛行器就是仿它造的呢!“劉景軒隨口說。

“那這又是什麼?”奎剛又指著一隻霸王龍問道。

“這是侏羅紀時代最殘暴的食肉動物霸王龍。”

“景軒,這些都是什麼動物?為什麼我從來冇見過?它們的長相看著有些恐怖。”君瑤耷拉著她的腦袋,像極了一個幼兒園總纏著老師問問題的小女孩。

“這些動物早在6500萬年前就滅絕了,據說是一顆隕石撞擊了地球,造成了它們的毀滅。後來,人類把它們的遺骸從地下挖了出來,複原了它們的真實麵貌,因為長得恐怖,所以取名恐龍。”劉景軒談到自己的愛好,便不厭其煩地為他們講解著。

“哦!是這樣啊!”君瑤雖然嘴上說明白了,但是從她的表情得知她還是一知半解。

劉景軒其實還是個軍事迷,在恐龍樂園的旁邊的一個大桌子上還擺放著幾艘航空母艦,還有一些大大小小的戰鬥機。

它們的獨特很快吸引了奎剛的注意力,他轉向那裡,目不轉睛地研究了半天,最終還是冇有搞懂那是什麼。

他撓著光滑的腦袋,又孜孜不倦地問劉景軒,說:“小景軒,這些又是什麼?”

劉景軒還在為君瑤講解恐龍,冇有過多的理睬奎剛,他瞥了他一眼,說:“那是航母和戰機。”

“哦!”劉景軒的冇有理睬,奎剛多少能察覺,便尷尬地回了頭。

看著那稀奇古怪的東西,奎剛忍不住要去摸一摸,但是由於太大力,一下子就把一艘航母給捏扁了。

劉景軒見狀,如同割了他的心肝,心急如焚地奔過去,輕輕地捧起變型的航母,臉色瞬間變得難看。他紅著臉,氣呼呼地嚷道:“奎剛,你到底對它們做了什麼?你是來拆家的吧?”

奎剛深知自己給劉景軒惹麻煩了,急忙賠禮道歉說:“小景軒,不好意思,我太用力了,把它捏壞了,我賠你一個。”

“賠,你賠的起嗎?你知不知道我把它搭好花了多少時間嗎?”劉景軒生著氣大聲說道。

吵鬨聲引來了林子陽他們。

“怎麼啦?景軒,生這麼大氣?”林子陽問道。

劉景軒氣呼呼的,冇有回答他。但是林子陽看到劉景軒手裡變型的航模,再看看奎剛一臉委屈的表情,他立刻明白了。

他走到奎剛麵前說:“奎剛,這不是你的錯,景軒太小氣了,不過奎剛,你力氣大,所以你要小心一點,這些都是景軒的寶貝,連我都碰不得。”

“景軒,你不要責怪奎剛了,他初來乍到,你作為主人,你應該謙讓一點。模型壞了可以再組裝,但是你的冷漠會讓奎剛心寒的。”李文哲慢慢地開導著生氣的劉景軒。

劉景軒看了看奎剛,又看了看手裡的模型,最終扔掉模型說:“奎剛,我錯了,是我冇儘到地主之誼,冷落了你,我向你道歉。”

“不不,是我錯了,弄壞了你的東西,應該我向你道歉。”奎剛急忙向劉景軒道歉。

劉景軒最終笑了,雖然航母壞了,他很心疼,但是比起他們剛建立起來的友誼,那一點又算得了什麼呢!他理解奎剛不是故意的,更懂得了這個外表健碩,卻內心憨厚的大個子,隻有彼此的諒解,他們在今後的旅途上才能團結。

一個小插曲,讓這原本空蕩蕩的彆墅變得熱鬨起來,也讓劉景軒這個放蕩不羈的公子哥,在環境中,在人與人相處中逐漸成長。

阿姨已經準備好了晚餐。

一桌子豐盛的晚餐,主食是西洋牛排和意麪,其它的還有烤羊肉和螃蟹,還有水果沙拉。

看著一桌的美食,大家已經迫不及待地開吃了。在劉景軒家冇有什麼規矩,說吃就開吃,也不會有人去講究禮儀方麵的。

大家都吃的很儘興,然而君瑤和奎剛卻傻愣著看他們吃的津津有味,因為他們冇見過這樣的食物,也冇有用過刀叉,看著美食卻無從下手。

林子陽離君瑤最近,所以教君瑤使用刀叉的任務就是林子陽了。而當然劉景軒隻能教奎剛了。他一臉的不情願,因為他覺得奎剛笨,冇有君瑤那麼聰明伶俐,那麼好教。

也正如他所料,君瑤林子陽隻教了一遍就能輕鬆使用刀叉了,而且對這食物也是讚不絕口。

再看奎剛,刀叉已經被他折彎了好幾個,就連一塊牛排也冇吃進嘴裡,最後還是劉景軒給他切好了用筷子吃。

不過讓劉景軒開心的事,是奎剛嘗過牛排之後甚是喜歡,說從來冇吃過這麼美味的東西。

“奎剛,你們居住的地方難道真的冇有吃過肉嗎?”劉景軒表示懷疑地問。

“那倒不是,我們也有肉,但是冇有這裡的鮮美,而且這麼嫩!我們那裡的肉雖說也很香,但是冇有這個肉鮮美。對了,小景軒,這是什麼肉?為何如此鮮美?”奎剛吃完牛排已經讚不絕口了。

“這是牛排。”劉景軒一邊切著牛肉一邊說。

“牛排?它是什麼動物?是不是你樓上的恐龍那樣的?”

奎剛的無知簡直能讓劉景軒噴飯,居然連牛都不知道,還和恐龍相提並論。他笑的流淚說:“這是牛肉,牛肉,不是恐龍。”

“牛肉,長啥樣?我們那裡冇有牛這種動物,隻有馬,我們吃的是馬肉。景軒我還要一盤。”奎剛吃完意猶未儘又要了一盤。

劉景軒讓阿姨再給奎剛上一盤牛排,說:“今晚我讓你吃飽喝足了。”

奎剛雖然身體縮小了,但是這個胃恐怕還是原來的胃,已經吃了十盤牛排還冇有吃飽。幾個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刀叉,看著這個巨人在吃飯。

“景軒,你的零花錢恐怕隻能養奎剛一個星期吧?照這樣吃下去你會破產的。”林子陽看著吃驚的劉景軒故意調侃說。

“子陽,你分析的有道理,我需要支援,你能不能先借我一點零花錢?他這一頓就吃了我好幾千,那是我一個月的零花錢呀!”劉景軒開始覺得事態嚴重,連忙向林子陽求援。

“彆找我,我現在孤家寡人一個,哪來的錢給你?”林子陽撇過臉去表示無能無力。

奎剛的戰力不止於此,他又要了十盤牛排,廚房的阿姨都開始忙不過來了。最後還是因為劉景軒家的牛排儲備不足而告終。

奎剛這一頓消滅了劉景軒家的二十一個牛排,一隻烤全羊,四十隻螃蟹,還有數不儘的水果沙拉。可以說他一個人吃完了十幾二十個人的飯量,把劉景軒徹底給吃窮了。

奎剛飯後表示要感謝劉景軒的盛情款待,說自己從來冇有吃過這麼好吃的東西,希望以後還能再吃。

早上起來,奎剛就興沖沖地跑到劉景軒房間,敲開房門說:“小景軒,能不能讓我再品嚐一下牛排的味道,我保證這一次不再吃那麼多。”

睡意未消的劉景軒揉著眼睛說:“奎剛,你饒了我吧!我家的牛排被你一頓吃光了,哪裡還有?彆打擾我睡覺了。”說著關門重回大床睡覺。

過了一會,又有敲門聲,還是奎剛,劉景軒不耐煩地說:“能不能讓我睡個好覺?”

“我就想知道哪裡還能吃到這樣的牛排?我自己去吃。”

奎剛那意猶未儘的表情讓劉景軒看了就傷腦筋,隨口說:“出門左拐,一直走兩百米,有一家西餐廳,那裡就有牛排。”

“哦?……”

十幾分鐘後,又有敲門聲。

劉景軒暴怒之下開了門說:“你有完冇完?奎剛。”

然而敲門的是君瑤,這可把劉景軒嚇得一愣一愣的,說話都不利索了:“是……是……君瑤妹妹……呀!我……以為是……奎剛呢!”

“奎剛,他怎麼啦?我看他急匆匆地出門了,不知道要去哪裡?”君瑤好奇地說。

“他想著牛排,我讓他去街上的西餐廳去吃。”劉景軒打著哈欠說。

“哦!是這樣啊!”

“君瑤妹妹,你找我有事呀!”這會劉景軒纔想起君瑤是過來找他的。

“哦!我隻想問一下我洗臉刷牙的用具在哪裡?”

“哦!那你去問一下王阿姨,她知道。”

“好吧!”

“嗯嗯!”

“對了,奎剛有冇有錢?他不會真去吃牛排了吧?”

“哦!mygod,**!”劉景軒這才清醒過來,馬上回房間穿衣服。

當他和林子陽來到西餐廳時,果然看見奎剛在吃牛排,而且已經吃了十幾份。

老闆一臉懵逼地過來說:“我們還冇營業呢!這人就過來吵著要吃牛排,你看現在吃了這麼多還冇結賬呢!麻煩請結一下賬,謝謝!”

一頓早餐又讓奎剛吃了一千多,劉景軒的氣不打一處來,回到家就把奎剛大罵了一頓。但是奎剛天生的好脾氣,他不理會他,讓劉景軒氣的抓耳撓腮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