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命運似乎再一次地捉弄了林子陽,就在他滿心歡喜地期待自己的身世被揭開,終於能知道自己到底是誰?而當他知道自己可能是龍族時,他茫然了,更是在內心產生了一種從未有過的失落感。

不過那隻是一個簡單的開局,然而藏在他背後的身世,遠比他想象的要複雜的多,且這個真相可能聯絡著最近發生的種種事件。

朗尼博士隻是林子陽出生的見證者,他根本不知道林子陽真正的身世是什麼?更不知道林子陽背後還隱藏著哪些經曆。在他口中得到的隻不過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而最終能證實他究竟是不是龍族,還是其他更神秘的身份,這些將期待著他繼續追尋,或許這是他跌宕起伏的人生一個轉折點。

雖然朗尼博士冇有給林子陽一個明確的身份,但是在這件事上起碼有了一點眉目,那就是他來自崑崙山上的一個神秘的蛋。這個神秘的蛋究竟是不是傳說中龍族的蛋?還是它根本就是其它生物的蛋?這誰也說不清,道不明。

而唯一的線索,其實還是林子陽可能是龍族的後代,且不說他是從蛋裡孵化出來的,就單單憑他脖頸後麵的三片魚鱗狀鱗片,他就有可能是龍族的後代。因為君瑤和奎剛都證實,林子陽脖頸後麵的鱗片確實是龍族的標誌,隻有火龍族和冰龍族纔會留下這樣的胎生印記。

但是唯一困擾他們的是龍族的龍蛋孵化出的是龍的本體——幼龍,而不是像林子陽那樣直接蹦出來。這一點奎剛說他在巨人族史書上看到過,確實如君瑤所說的一樣。龍族龍蛋孵化出的是幼龍,而且要經曆千百年的修煉才能化成人形。

“現在唯一能跟子陽身世搭上關係的隻有龍族了,我們還是往龍族這一方麵繼續探查吧!”李文哲經過一番思量之後,決定還是朝著原本的方向追查,這也是冇有辦法的辦法。

君瑤從本是站在書櫃旁靠在沙發背思索的姿勢,轉到大家對麵,說:“李先生說的我讚同,還是應該從龍族找突破口,也許龍宮會告訴我們答案。”

“話是這麼說,但是我們又不知道龍宮在哪裡?難道是在崑崙山上嗎?”劉景軒雖然平時大大咧咧,不過關鍵時刻都能發現問題的根源。

“龍族又分為火龍族和冰龍族,據我所知火龍族在東海海域的熔岩島,而冰龍族卻是在遙遠的寒極之地。”奎剛坐在沙發上雙手插在胸前,後背微微離開沙發靠背,往前移了一下對大家說道。

“火龍族和冰龍族?這又怎麼分?子陽他到底該分到哪一族?還有這寒極之地到底是哪裡?我們該怎麼去?”猴子已經覺得自己腦子不夠用了,出現這麼多種族,聽到那麼多聞所未聞的地方,讓他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幻聽了。

“寒極之地大概就是現在我們所說的南極,我以前在一本古書上看到過。”李文哲倒是見多識廣,表情淡定地說道。

“啊!南極!這火龍族還好在東海,這冰龍族在南極,那我們怎麼去呀?”劉景軒驚訝地說。

南極。這個人跡罕見的大陸,嚴峻的氣候讓它終年覆蓋冰層,而且極其廣袤,要在這樣的地方尋找自己的身世,無疑是大海撈針,這樣的重重困難讓林子陽憂心忡忡。他想說什麼,但是卻不知該從何說起。

這一點君瑤犀利的洞察力早就瞄到了,所以他看了一眼林子陽,說:“單從子陽身上的剛陽之氣,可以確認子陽應該是屬於火龍族,不會是冰龍族,不用去寒極之地。隻是……”

“又是什麼?說呀!君瑤妹妹,不要賣關子了。”劉景軒焦急地催促著君瑤。

“隻是東海也是艱險之地,有著我們難以預知的危險,更何況我們這麼多人怎麼去東海?”君瑤的疑慮也不無道理。

不過一直在一旁聽得入神的朗尼博士,他給了眾人一個驚喜。他興奮地站起來說道:“這個我倒可以幫你們一個忙。我兒子前段日子剛買了一艘遊艇,我可以借給你們用。不過兩天後才能借給你們,因為兩天後是中秋節,我兒子會回來陪他媽媽過中秋,到時候我再向他說。”

大家都看向了朗尼博士,劉景軒興奮地說:“真的嗎?博士,遊艇可以借給我們用?”

“當然,你們隨便用。”

“太棒了!我做夢都想坐遊艇出海。”劉景軒更加興奮了,他握緊了拳頭,做了個激情的動作。

“博士,謝謝您!謝謝您能借遊艇給我!”林子陽看著朗尼博士真誠地道謝著。

“墨笙先生是我的至交,我理應幫忙,不客氣!”朗尼博士樂了。

在大家都在高興之餘,李文哲似乎有疑問,他思來想去,醞釀了一陣之後,才說:“現在還有一個問題,就是我們還不知道龍宮的具體位置,東海也是遼闊無邊的,冇有一個確切的位置,想要尋找一個未曾聽說的島嶼,無疑也是大海撈針。”

是啊!李文哲給大家擺出了一個關鍵問題,這個問題冇有解決,東海之行就成了紙上談兵,一點實際作用都冇有。

“我知道。”

君瑤的發話,讓沉悶的氣氛又活躍了,最著急的劉景軒趕忙問道:“君瑤妹妹,你是說你知道熔岩島在哪裡嗎?”

君瑤點了點頭,然後說:“嗯!我曾聽祖奶奶說過,長江入海口以東500裡,有座島名曰熔岩島,島外有結界,終年被雷積雲覆蓋,常人難以靠近。”

“火龍族棲息的熔岩島霧障重重,冇有一定的修為,很難衝破這一層障礙。”奎剛轉向林子陽和君瑤,“此行還是我們三人去吧!”

“那不行,我一定要去,大不了我們買一些防毒裝備。”劉景軒第一個就不樂意了。

李文哲看了一眼劉景軒,再看看大家,最後才說:“還是我們一起去吧!景軒說的也是,帶一些防毒裝備,應該不是問題,多一個人就多一份力量嘛!”

……

兩天後中秋節。

朗尼博士已經打電話告訴李文哲,中秋節過後隨時都可以過來取遊艇。

所以他們決定中秋後就出發去熔岩島尋找林子陽的身世。

中秋節這一天,劉景軒忙前忙後地佈置著過節的一些零零碎碎。他忙得樂此不疲,因為今年的中秋節不同往年,往年都是他一個人過,今年卻有這麼多人陪他過,他當然開心了!

忙了一個早上,下午就剩一些燈光佈置一下就圓滿結束了。不過他總覺得還缺了點什麼?

正在發愁時,林子陽從他身邊走過,好像要出門。

劉景軒便叫住他說:“子陽,你去乾嘛?這天都要黑了,晚上還要吃團圓飯呢!”

林子陽回頭說:“哦!我回老宅去看看,順便給爸爸媽媽上柱香。”

劉景軒這纔想起,每年的中秋節,林爺爺都會帶林子陽回老宅給叔叔阿姨上香。雖然林爺爺失蹤了,但是林子陽的這個習慣冇有變。

“好,那你快去快回。”剛說完,他忽然又想起什麼,急忙叫住林子陽說,“子陽,你等等。”

“什麼事?”

劉景軒支吾半:“子陽,能不能借用你的乾坤珠用用。”

林子陽一怔,不解地問:“你要乾坤珠乾什麼?”

劉景軒指著這滿屋子的裝飾,然後說:“你看,我這佈置了快一天,但是今天是中秋,總覺得缺少了什麼,我就想,原來是缺少一個月亮,如果能借用你的乾坤珠來充當月亮那就完美了,行不行嘛?”

林子陽本來是不想借用這乾坤珠,因為這乾坤珠太重要了,萬一被劉景軒搞壞了那可怎麼辦?

但是他拗不過劉景軒的死纏爛打,最終還是決定給他。

林子陽右手一拂,乾坤珠便幻化在他手裡,他的右手又在乾坤珠上一掃,乾坤珠便發出耀眼的光芒,活脫脫的就像一顆大燈泡。

林子陽把乾坤珠遞給劉景軒,說:“你可要小心點,這可是帕克人的聖物,是他們用生命守護的聖物。我把它借給你,你也要用生命來守護它,知道了嗎?”

劉景軒興奮地接過乾坤珠,攥在手裡,盯著它眉開眼笑地說:“知道了,知道了,我會保護好它的,晚上就還給你。”

林子陽一笑正要出門,君瑤卻說:“子陽,我陪你去吧!”

林子陽回頭看了看君瑤,遲疑片刻之後說:“也好。”

兩人正要出門了卻迎麵碰上像個孩子似的,抱著幾盒月餅的奎剛。

奎剛問道:“小子陽。你和君瑤姑娘要去哪裡?我陪你們去吧!好有個照應。”

林子陽看到奎剛那渴望的眼神,知道他急切地想要融入這個人類社會,他希望自己能多瞭解一點人類社會,所以他希望林子陽能帶他出去長長見識。

“好吧!我們一起去吧!”

……

林子陽他們三人出去後,直到晚上六點半左右纔回來,回來時已經基本天黑了。

劉景軒家的燈光整棟通明,彩燈在夜幕下閃爍,顯得格外炫目。

三人剛進院子,奎剛便用大手擋住了兩人,表情變得嚴肅起來。

君瑤也好像覺察到了什麼,剛纔的笑臉已經消失,臉上逐漸現出警覺之色。

“出什麼事了?”林子陽看到兩人的異樣,輕聲地問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