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間昏暗且密不透風的房間裡。

林子陽昏昏沉沉,他慢慢張開疲憊的眼皮,視線有些模糊。

他想要抬手揉一揉沉甸甸的腦袋,卻發覺自己手腳都被捆在一張鐵椅子上,連嘴巴都被堵上了一塊破布,現在唯一能動的就是腦袋。

林子陽一霎那驚恐,腦子一下子短路了,瘋狂地想要掙脫束縛。但是手腳被綁的很緊,鐵椅子好像是焊在地上一樣一動不動。

掙紮了數分鐘,無濟於事,還精疲力儘。他很害怕,但是放棄了。

他向四周掃望,看能不能發現有用的東西,能儘快讓他脫離這裡。

這時他才發現,整個密室空蕩蕩的,除了頭頂一朵微弱的小燈和這把該死的鐵椅子,什麼都冇有。而且這四周的牆壁都是金屬,連個門都冇有,即使他掙脫束縛,想要逃出去,那總該有個門吧?老天爺您這是在開玩笑吧?

“啊,啊,啊……”林子陽從鼻腔裡發出聲音,他知道他能身處這裡,是不會無緣無故的,肯定是有人把他抓來這裡的,那自己是怎麼來的?他好像腦子被清空了一樣,一點印象都冇有。

亂喊亂叫許久,冇有人理他,四周寂靜,掉根針都能聽出大動靜來。

他喊的聲音沙啞,最後冇力氣了,隻好低頭休息。

他開始努力回憶著:我記得當時是在景軒家裡……

畫麵回到海港市劉景軒家。

林子陽在衛生間裡,衝了幾分鐘冷水,感覺好了一點,但是腦子像是被灌滿了鉛水,變得腦重腳輕,踉踉蹌蹌出了衛生間,發現劉景軒不在。

“景軒。”

他晃悠悠地挪到沙發上,想躺一會兒,緩解一下。

剛碰觸到沙發,就聽見有人進來了,還有關門聲。他以為是劉景軒回來了,便問:“景軒,我頭好沉,你家有止痛片冇有?”

冇有人回答他。

他遲疑了一下,抱著沉甸甸的腦子,撐著沙發坐起,剛說:“景軒……你們是誰?”

眼前兩個身材高大,穿著灰綠製服,麵色窮凶極惡的男人就站在他麵前。

其中一個男人問:“你是林子陽?”

“你們是誰?為什麼闖進來?”

“告訴我。”男人有些不耐煩。

“你們趕緊出去,我要報警了。”林子陽覺察到危險。

那兩個男人並冇有理會林子陽的恐嚇。說話那個男人抬起手臂,隨意擺弄一下手腕上一塊像電子錶一樣的電子設備。不一會現出林子陽的3d影像,說:“是他。”

林子陽嚇得一愣,居然有這樣的高科技。他害怕地往後一挪,指著他們說:“你們想乾什麼?”

兩個男人不由分說走上前來,另一個男人右手一抬,不知從哪裡射出什麼,隻見一道影子閃過,林子陽隻覺得脖子上一陣蚊蟲叮咬感,冇有幾秒就開始昏睡過去。

等他醒來自己已經在這裡了。

他猛地抬頭,又是掙紮了幾下,心裡越來越發麻,心跳不自覺地加速了。

此時,隻聽“叮鈴”一聲,有個女聲響起:“開啟鐳射門。”

接下來就看到左側金屬牆壁一縷白光跑過一個一人多高的長方形,緊接一陣“嗡嗡……”聲,一道鐵門緩緩升起。

林子陽看著這科幻般神奇操作,驚得瞪大兩眼,如果自己不是真實的被綁著,還以為是個夢。

門開後,林子陽看到進來一高一矮兩個穿灰綠色製服男人,製服很特彆,像似某種軍隊的,和先前那兩個綁架他的人穿的一樣。矮個子是個圓臉肥腮,頭頂冇幾根毛髮,鼻子下卻是留了一撮濃密的八字鬍,嘴上還叼了一根雪茄,挺著個大肚子走在前麵。後麵跟著那個高個子,跟竹竿似的杵在矮胖子後麵,眯著小眼,裝的一臉嚴肅。

林子陽看到這兩個男人不由自主地畏懼,又開始掙紮。

矮胖子連忙笑臉說道:“彆激動,彆激動,我們不會傷害你的。”

說完他吸了口雪茄,又給瘦高個使了個眼色,高個子心領神會,走過來彎腰低頭,給林子陽鬆綁。

解開後,林子陽便問:“你們是誰?為什麼把我綁來這裡?這裡是哪裡?快放了我。”

“先彆急,我們自然會放了你,但是我們得先談談。哦!這裡不是談話的地方,我們換個地方吧!”矮胖子說話慢條斯理,皮笑肉不笑地說著,說完他轉身出了這間密室。

瘦高個嚴肅地衝著林子陽喊:“起來,走。”

林子陽不知道他們要乾什麼,不過能離開這間壓抑的密室他倒是樂意,就是不知道等待他的談話是什麼。

走廊裡七彎八拐,走了幾分鐘來到另一間密室。雖然這裡一樣昏暗,但是這裡的擺設倒是比起先前那間豐富了許多,老闆桌,沙發,電視,書櫃等等一應俱全。

矮胖子已經坐在老闆椅上,腳翹到老闆桌上,嘴裡抽著雪茄在等他了。剛進來,他便客套地說:“坐,隨便坐。海洋,給客人倒杯水。”

那個叫海洋的瘦高個便衝了杯水遞給林子陽,並瞪他一眼,趾高氣昂地說:“坐下。”

林子陽冇有接水,畏畏縮縮地靠在沙發角上坐了下來。

瘦高個把杯子扔在茶幾上,背操起手站在矮胖子後麵。

矮胖子放下翹著的腳,從老闆椅上下來,走到林子陽麵前說:“我自我介紹一下,本人姓張名德生,是這裡的頭。不過我不喜歡這個名字,所以我給改了,你就叫我盧克,他們都叫我盧克將軍。”

隨後,他繞回老闆椅,站在老闆桌前指著瘦高個說:“這是韓海洋,韓隊長,以後你們會經常打交道,認識一下。”

林子陽四周望瞭望,對盧克將軍說:“這裡是什麼地方?你們綁架我到這裡到底什麼目的?”

“這裡是紅色聯盟,聽說過冇有?”盧克將軍說。

“紅色聯盟?”林子陽搖搖頭,感到越來越害怕,【紅色聯盟】聽名字就知道不是好地方。

“準確的說是紅色聯盟3號基地。這裡地處西南三國邊境,可以說是個三不管的地方。”

西南?林子陽心裡嘀咕,他居然被綁到西南來了,這裡距海港市至少1000公裡。

“我不想知道這些,我就想知道你為什麼綁我?我隻是一個學生,對你們根本冇有用處。快放了我。”林子陽情緒激動地站起來說道。

“彆激動,彆激動。”盧克將軍站起安撫道,示意他坐下,“我隻想問你幾個問題,問完你就可以回家了。”

“好,你說。”

“你叫林子陽,對吧?”

林子陽點點頭。

“你爺爺最近是不是遭遇不測?”

“是,我爺爺剛剛過世不久。”

“林墨笙教授二十年前是不是去過崑崙山?還從崑崙山山下帶回一個嬰孩,那個嬰孩就是你,是不是?”

“我不知道,我雖然是我爺爺收養的,但是我真的不知道我自己從哪來?是不是我爺爺在崑崙山撿來的?”林子陽直言不諱。

盧克將軍從老闆椅上起來,繞到林子陽麵前,激動地問:“你後背是不是有三片鱗片?”

又是這個。林子陽心裡一緊,心裡暗想:為什麼所有人都知道了我後背有三片鱗片的事?它到底是什麼?

林子陽情不自禁地去摸那三片鱗片,心虛地說:“冇有,你們弄錯了吧?我怎麼會長什麼鱗片?”

盧克將軍哼哼兩聲,說:“林子陽,你不覺得最近發生在你身上的事有些怪異嗎?先起是你生日之際,你爺爺離奇死亡,後來你在學校發狂殺人未遂,之後你又怪病纏身,這些難道你都冇注意到嗎?還是說你根本就不想去深究,或者說你就不想知道自己是誰?到底從哪來嗎?”

盧克將軍的話刺痛了林子陽。這些原本他並不是想否認,隻是最近發生的事太離奇,他都無法接受。現在又莫名其妙地被綁來這個地方,他壓根就不想讓人知道他的秘密。不過自己的內心卻是渴望知道自己的身世,至少能瞭解自己從哪來?

盧克將軍看他情緒變化,繼續攻心,說:“二十年前,還在繈褓的你,生了一場大病,你爺爺帶你四處求醫,大大小小的醫院都束手無措。在你還冇滿月,你就能噴火,差點燒了你的家。大家都說你是妖怪,勸你爺爺扔了你,但是你爺爺冇有放棄,他失蹤了幾個月,回來後你卻安然無事。”

林子陽神情變得恍惚,捂著耳朵自己叨叨著:“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盧克將軍繼續追問:“你就冇有想過,你爺爺帶你到底去了哪裡?為什麼你的病就好了,這二十年都相安無事,可是……二十年後,你爺爺又突然離世,你的病又開始發作,大家都說是你害死了你爺爺,是不是?”

“不是的,不是的,不是我害死爺爺的,不是……”林子陽腦子亂成一團,害怕地大喊。

“你爺爺死的不明不白,你的病怪異又離奇,你難道不想知道是誰害死你爺爺的?”

“不想?”林子陽腦袋沉重,他敲擊著自己的腦袋,紅著眼喊,“是你,是你們害死我爺爺,是你們。”

林子陽站了起來,紅著眼,感到胸口灼燒,膨脹,整個胸腔就要爆裂,腦袋沉重,開始天旋地轉,眼前一黑,整個人癱軟下來。

盧克將軍看著倒在沙發上的林子陽,吸了口雪茄,吐了幾個菸圈,走回老闆椅坐下,說:“帶他去13號牢房吧!”

“是。”韓海洋扛起林子陽出了密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