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文哲、猴子和景軒看到這樣的場景再一次震驚了,他們萬萬冇想到奎剛的覺醒都冇能打敗影子將軍。

影子將軍在戰鬥中所表現出的天賦,讓他們不得不承認他是一個可怕的惡魔。他以殺戮為樂趣,以冷血讓對手懼怕,奎剛隻不過在他手上過了五十招,他就能看清一個對手,然後輕易地擊敗了力量暴漲的奎剛。

奎剛的失敗徹底讓他們絕望了,現在三個能與之抗衡的人都倒下了,剩下他們三個就像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了。

濃煙散去,森林被影子將軍毀去了一大片,原本的小山崖不見了,呈現在他們麵前的是一片狼藉的一個深坑。那還冇褪去的火苗兒還在燃燒著枯枝敗葉,在奎剛的屍體邊還冒著幾縷青煙,顯示著慘敗之人的淒涼。

“嗬嗬嗬!終於死了,煩人的跳蚤不會再來妨礙我了,哈哈哈……”影子將軍望著趴在坑裡的奎剛,興奮地發出高傲的奸笑。

笑過之後,他回過頭來,望著躺在李文哲懷裡的林子陽,又是詭異一笑,自語道:“好了,現在輪到你了。”

影子將軍甩開鬥篷,朝著林子陽這邊走來。

猴子預感著他要對林子陽下手,不顧生死地擋在影子將軍麵前。

影子將軍此刻的目標是林子陽,冇有過多的理睬猴子,隻是一個眼神,一股氣流湧起,猴子整個人飛了出去,跌在叢林中昏死過去。

“猴子。”李文哲無奈地喊著,臉上是那份由心的悲痛。

他放開林子陽,站了起來,張開雙手擋在麵前,對影子將軍喊道:“來吧!要殺他從我這裡踏過去。”

影子將軍嘴角一揚,袖子甩開,拂過李文哲,李文哲便口吐鮮血,整個人紮進花叢。

李文哲吐出一灘鮮血,右手想要抓住什麼,趴在花叢間,用儘最後一口氣望著林子陽:“子……陽,起來……要,要撐住。”說完他昏死了過去。

影子將軍走到林子陽跟前,看著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林子陽,心中一陣愉悅,舉起右手,將氣運行到指尖,冷冷說道:“小子,你是第一個把我打的有些痛的人,你很強,不過我呢是有仇必報的人。你這樣讓我臉麵無存,我豈能讓你多活一刻。就讓我送你上路吧!”

影子將軍目光一閃,右手落下,準備一個手刀解決了林子陽,就在劈落的瞬間,影子將軍懷裡的乾坤珠飛了出來,漂浮在林子陽身體之上,發著赤黃瑩瑩之光。

影子將軍先是一愣,默默地注視著那乾坤珠,忘卻對林子陽的攻擊。他的右手抓住乾坤珠,把它捧在手裡,望著它出了神。許久之後,他突然一陣哈哈大笑,隨即說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乾坤珠一定是感應到了本將軍的神力,要與本將軍融合了。好,好,太好了,來吧!這是本將軍幾萬年來夢寐以求的,今天,今天終於可以實現了。哈哈哈……”

影子將軍放開手中的乾坤珠,讓它自然地漂浮於空中,自己攤開黑色鬥篷,張開雙手,欣喜若狂地等待著乾坤珠與他融合。

過了很久,乾坤珠依然漂浮在林子陽的身體上空,閃爍著光芒,還發出“嗚嗚”的轟鳴聲。

影子將軍顯得一臉茫然,望著乾坤珠,神經質地自語道:“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乾坤珠不與本將軍融合?它明明感應到了我的力量。”

影子將軍開始沉不住氣了,他盯著乾坤珠,眼中印著乾坤珠的光芒,他惱羞成怒地說:“為什麼?為什麼不與我融合?”

他想要去抓回乾坤珠,乾坤珠卻神奇般地避開,在林子陽的身體上空繞行一週,慢慢地撒下點點星光,星光圍繞著在他全身,把他的軀體托升起來,漸漸地升到了半空。

乾坤珠依然圍繞著林子陽的軀體,緩緩地將他立起來,之後它漂浮在他胸前,光芒逐漸變得刺眼,照亮了整片森林,以至於大家的眼睛都睜不開了。

霎那間,光芒褪去,乾坤珠如同一顆出膛的子彈射入林子陽的胸膛,光芒轉瞬即逝,林子陽軀體一震,身體周圍的點點星光迸射開,銀白氣團包裹著林子陽全身。林子陽眉心浮現一道金色火焰印記,雙眼睜開,雙拳緊握,大吼一聲,全身火焰燃燒,一股強勁氣流輻射整片島嶼。

影子將軍既震驚又憤怒地看著林子陽就這樣與乾坤珠融合了,在那一瞬間他體會到了乾坤珠力量的恐怖。

林子陽所迸發出的力量之強,就連不可一世的影子將軍都開始畏懼了,他不自覺地後退了幾步,那是他心底深處的害怕。但是他又心有不甘地止住了腳步,即使恐懼他也不能丟失一個戰士的尊嚴,因為他從來都是讓彆人畏懼的影子將軍。

林子陽從空中落了下來,熊熊火焰依然包裹著他全身,他冷酷地瞥了一眼影子將軍,看他已是嚇得哆嗦了。他回了頭,望著君瑤就躺在劉景軒懷裡,他慢慢地走了過去,在她麵前他熄滅了火焰,蹲下來把手放在君瑤麵前。

“子陽……”劉景軒抬頭的那一瞬間,看到林子陽的臉龐,他感到很陌生,那種感覺給人一種威懾,一種冷漠,一種讓人捉摸不透的神秘。

林子陽右手兩指對著君瑤的前額,一道淡藍色冷光傳導給君瑤,冷光逐漸占據了她的整個身軀,之後隻看到君瑤的身體抖了一下,光芒即刻消失。

林子陽站了起來,又看向遠處趴在大坑裡的奎剛,他又向他走去。在奎剛軀體前他又蹲下,和剛纔君瑤的一模一樣。

片刻之後,他起身向影子將軍走去,全身火焰重新燃起,靠近了影子將軍說道:“你是要自己了結,還是要我動手?”

影子將軍被林子陽的氣勢壓倒,膽怯地後挪半步,繼而控製住自己,衝著林子陽喊道:“你彆太猖狂了,真以為你和乾坤珠融合了,本將軍就怕你了,來吧!讓我看看你的實力。”

說完影子將軍便先發製人,龍行幻影不斷地穿行在林子陽的周身,他又想要重施故技,采用製服奎剛的那招勢必將林子陽擊敗。

可是他低估了現在的林子陽,當他的龍行幻影遊離在他周身時,林子陽根本不屑一顧,甚至動都冇有動。隻當他以為有了空檔,出手就是又一招無影手,哪想林子陽隻是抬手輕輕一擋,就抓住了影子將軍的手。

影子將軍一愣,想收手出另一招時,卻任憑他怎麼使勁也冇能從林子陽手裡掙脫,情形和當時他鎖住奎剛的巨斧一模一樣。

此刻影子將軍才恍然大悟,意識到站在他麵前的已然不是林子陽,他強的令人難以想象,冷漠的讓人不寒而栗。那種壓倒性的力量,使得影子將軍開始顫抖,甚至變得有些絕望。

果然,林子陽隻是手輕輕一掰,影子將軍的右手就折斷了,他發出一陣痛苦的喊叫。但是林子陽依然冇有放開他,左手迅速一拳,打在影子將軍腹部,又是讓影子將軍劇痛難忍,發出殺豬般的喊叫。緊接著一腳踢飛,在半空中,林子陽跟上影子將軍,旋轉一週,又是一腳踢落影子將軍,影子將軍如同一束光箭射入叢林,紮進地表,掀起一陣塵土飛揚。

遠處君瑤在劉景軒懷裡奇蹟般地甦醒,而且好像並未受傷,除了身上擦破點皮,幾乎是痊癒了。

劉景軒見到君瑤醒來,哪裡管得了那麼多,興奮地喊道:“君瑤妹妹,你醒了?你還活著,太好了。”

君瑤茫然地瞧了瞧自己,也難以置信地問景軒:“我真的還活著嗎?”

劉景軒深情地點點頭,臉上綻放著笑容說道:“你冇死,冇死。”

躺在大坑裡的奎剛也站起來了,看起來他也痊癒了,這讓劉景軒吃了一驚,他瞬間明白,那是剛纔林子陽給他們施了什麼魔法。

在花叢中醒來的李文哲看到眼前的情景,也瞬間震驚了,他冇有想到君瑤和奎剛都活過來了,就連處於瀕死狀態的林子陽也活了,而且此刻他就站在那裡。他冷峻的背影使李文哲感到十分困惑,在那一瞬間他覺得林子陽是那麼陌生。

望著林子陽的身影,君瑤的神情迷惑,林子陽散發的氣讓她變得恐懼,在她心裡林子陽全身所散發的是剛毅且不失柔和的正直之氣。但是此刻他呈現在她眼前的是冷酷暴戾的氣,完全不符合他一向的作風。那冷傲的表情,淩厲的風姿,都截然不同與以前的林子陽,或者說此刻站在他們麵前的根本就是擁有林子陽外表的另一個人。

“他?是子陽嗎?”君瑤看著林子陽問道。

劉景軒搖搖頭,說:“不知道,我感覺好陌生。”

“那他是誰?連影子將軍都不是他的對手。”君瑤回頭,眼中帶著疑問又說,“是他讓我們起死回生的?”

劉景軒點點頭,說:“嗯,他隻碰了你們一會,你們就好了。”

君瑤站了起來,靜靜地望著林子陽,陷入了一陣沉思。

影子將軍從坑裡爬出來,撐著疲憊的身體,左右觀望了一下。垂死的奎剛和極度昏迷的君瑤都安然無恙地站在那裡望著他的狼狽樣,使他既驚訝又憤怒。

他甩掉殘破的鬥篷,運氣又提升了自己的氣,全身燃起一團黑色煙氣,大聲嚷道:“我影子將軍是不會輸的。彆以為你跟乾坤珠融合了,我就會害怕,我還冇敗呢!”

君瑤一驚,說道:“融合?難道這就是傳說中乾坤珠力量的融合?”

“什麼融合?”劉景軒不解地問。

“融合就是一個人全部吸收乾坤珠的力量,那人就會提升數倍甚至百倍的力量。這一直都是修煉者夢寐以求的。那麵具人指使韓海洋他們搶奪乾坤珠應該也是為了這個。”君瑤忽然想到說。

“難怪韓海洋費儘心思要搶奪乾坤珠。”劉景軒大驚說道。

君瑤瞥見花叢裡受傷的李文哲,立即跑了過去,扶起李文哲說道:“李先生,您還好吧?”

“李叔,冇事吧?”劉景軒攙扶著李文哲起來問。

李文哲捂著胸口,說:“還好,死不了。謝謝你!君瑤姑娘。”

“猴子叔在那裡,我去看看。”劉景軒扶好李文哲坐下,掃見遠處躺在叢林裡的猴子,匆忙跑過去檢視。

猴子依然昏迷,不過劉景軒掐了他的脈搏,聽了他的心跳,確認他還冇死,在遠處向李文哲他們招手喊道:“還活著。”

大家都活著讓李文哲和君瑤舒了一口氣,揪著的心終於能踏實了。不過眼前影子將軍仍然不死心,看他的表情似乎要與林子陽拚生死了。而林子陽對影子將軍的態度卻是無所謂,即使他表現的再瘋狂,再強大,他依然那副模樣,隻是靜靜地看著影子將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