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少主,要想戰勝這三隻魔獸也並非不可能,但是需要掌握它們的弱點。”

“弱點?”林子陽略顯激動,說,“溪塵,你快說到底是什麼弱點?”

“這第一層天魔獸,體型巨大,善飛翔,速度快,噴吐的火焰威力強大,正麵抵擋以少主現在的實力必然吃虧。不過它的視力幾乎為零,靠的是敏銳的嗅覺和聽覺,與其戰鬥時不能一味地硬碰硬,控製好自身的氣,讓它不能察覺到您的存在,纔是致勝的關鍵。”

“好,我記住了。”林子陽點點頭。

“進入須臾幻境第二層遇到的是九頭蛇,其獸有九個獨立思維的腦袋,每個首功能不一,最善噴毒物,可麻痹敵人,且要小心它的蛇身,被它纏上將很難脫身。它弱點就在九首交彙處的心臟,出手要快準狠,擊中它的心臟您才能擺脫它的糾纏。”

“嗯,我會的。”林子陽眼神堅定。

“而最重要的是第三層,熔岩巨獸,體大如樓,有不死魔獸之稱,其岩漿噴射,所到之處寸草不生。它的弱點就在胸口,斬殺熔岩巨獸要將其擊碎,阻其重新組合,否則它重組一次必將增強一倍,要想打敗它就更難了。切記,切記!”

“明白,我牢記於心。”林子陽握緊了拳頭。

“少主,還有一點您要記住,須臾幻境本就是一個時間法陣,您進入陣中隻有兩個時辰的時間,在時間內您必須出法陣,否則您將永遠困在陣中,切記!”溪塵又拱手囑咐道。

“兩個時辰,也就是四個小時。嗯!我相信我可以在這時間裡全身而退的。”林子陽自信滿滿地說。

溪塵點點頭,單膝下跪說:“溪塵在這裡先謝過少主,如果主人能重返人間,溪塵一定再侍奉主人左右。”

林子陽微微屈膝扶起溪塵說:“我一定會帶回緊那王,請放心吧!”

“少主,此去諸多凶險,溪塵鬥膽問一句,少主可有稱手的兵器?”溪塵略顯擔憂地問道。

溪塵的突然一問,林子陽倒是尷尬,兩眼望向奎剛和君瑤。

其實從他接觸這法術,一直戰鬥到現在,他都是靠著兩隻手在戰鬥,唯一的兵器,那隻有帕克族老族長給的“三葉障目”。

每次戰鬥,他還挺羨慕奎剛和君瑤有自己的兵器,而他卻是赤手空拳。

“哦!冇有,除了帕克族老族長給了一套‘三葉障目’的法器,我現在都是在用拳頭。”林子陽還自信地握緊右手,對溪塵說道。

“原來是這樣。”溪塵沉思片刻,“少主,您隨我來吧!”

溪塵右手一揮,烏金龍王劍呈現出紫黑劍氣,在地上抖動了一下,便自行騰空而起,隨著溪塵的操控,“嗖”地一聲,飛回平台,穩穩地落在劍架上。

……

六個人跟著溪塵重回通道。

通道裡,溪塵與林子陽並肩走在前麵。

林子陽看著溪塵,好奇地問道:“溪塵,您這是要帶我們去哪裡?”

溪塵側臉拱手,回道:“少主,屬下知道您希望早點見到主人,但是溪塵不願您此去冇有一個結果,還把自己葬送在須臾幻境。所以屬下認為,少主現在需要一把稱手的兵器,還有護甲,這樣您一人獨闖須臾幻境,才比較穩妥。還有,溪塵希望少主給屬下七日時間,待屬下傳授一些功法,也好讓少主闖關無後顧之憂。”

林子陽聽得溪塵的話,心中自然焦急,但也不好回絕了溪塵的一片好意。況且,自己雖然信心滿滿地要去闖須臾幻境,但是對須臾幻境裡的三隻魔獸,他真的一無所知,如果現在冒然闖入,不知道憑藉他現在的能力能不能闖過?那還真是個未知之數!

林子陽停下了腳步,看向身後的奎剛和君瑤,希望他們能給自己拿個主意。

君瑤已然知曉林子陽的心,上前兩步,說:“子陽,溪塵前輩說的不無道理。你一人獨闖須臾幻境,確實有些勉強。且不說你能不能戰勝那三隻魔獸,須臾幻境隻給了我們兩個時辰的時間,想要在這麼短的時間裡,打敗三隻強大的魔獸,實屬不易。

所以你還是聽溪塵前輩的,在這裡學習功法七天,待到你的能力再次提升,到時候再闖關也不遲。”

“小子陽,你的能力確實有待提升。你雖然擁有那兩股強大的真氣,但是你卻對它們一無所知,不能控製這兩股力量,所以你要儘快修煉出自己的能力。再說,那軒轅鏡還在《紅色聯盟》裡,想要闖進《紅色聯盟》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我們必須從長計議。”奎剛雙手插在胸前說道。

林子陽聽了兩人的意見點點頭,說:“我明白了,我的能力確實要提高,尤其是戰鬥經驗,奎剛,你能幫助我嗎?教我怎麼戰鬥。”

“那是當然,我會儘我所能教會你一些戰鬥技巧。”奎剛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少主,請吧!溪塵帶您去主人的武器庫,那裡有眾多的兵器、護具和法器。”溪塵恭敬地伸手請林子陽先走。

“溪塵,我還有一事不明,希望您能告訴我。”林子陽邊走邊說。

溪塵拱手,說:“請少主直言,溪塵若知,定當相告。”

“我想知道影子將軍真的是火龍族將軍嗎?”林子陽問道。

溪塵稍微遲疑,說:“這是當然,影子將軍是火龍族的將軍。少主為何如此問?”

“他既是火龍族將軍怎麼會投靠《紅色聯盟》,甘願做《紅色聯盟》的走狗?還野心要搶奪龍王劍?在我們剛進島時,他還差點殺了我們。”

“影子將軍當年修煉非常的艱辛。在幼龍期,他父母背叛火龍族,被主人的父親火基王削去龍骨,在他幼年的心裡烙下印記。他父母死後,影子將軍被逐出龍宮,關押到一處寒潭,那裡都是犯了錯的幼龍,在那裡他受儘折磨。

後來主人救了他,並助他修煉成人形。至此,影子將軍感念主人恩德,發誓在主人在位時,誓死效忠主人。但是他對火龍族的仇恨一刻也冇放下,所以他一直有野心,想要取代主人,統治火龍族。他覬覦龍王劍已久,苦於自己不是皇族。少主身上有王者之氣,影子將軍隻要殺了您,他就能吸收您的王者之氣,他纔可以使用龍王劍。”

“難怪在森林裡,他要殺子陽,原來是狼子野心。這影子將軍真不是個東西,緊那王救了他,他還恩將仇報,呸!”劉景軒聽完心中憤憤不平。

“影子將軍就是個有野心的人,所以主人也一直防著他。不是因為火龍族衰落,主人尋不到人才,也不好輪到影子當這個將軍。”溪塵歎息說道。

說話間,已經到了通道岔路口。

溪塵隻是右手一揮,手中晃起熒光,喊了一句:“開。”

隻見通道牆壁發出“隆隆”聲,各道牆壁自行移動,重新組合,又神奇般地呈現出一條通道。

所形成的這條通道,正好與剛纔他們所走的通道方向相反。

六人繼續跟著溪塵通過那條通道,向更深的通道裡麵而去。

幾分鐘後便到了通道儘頭,溪塵依然手一揮,巨石牆壁發出“隆隆”聲,一道兩米厚的牆升了起來,露出一間密室。

“少主請吧!這是火龍族兵器庫。”溪塵依然恭敬地伸手請林子陽。

眾人進入密室。

這裡十分寬敞,擺放著各式各樣的兵器,還有款式多樣的甲冑,更有許多法器。

“哇啊!這麼多兵器啊!這緊那王是有多富有!才能擁有這麼多的兵器?”劉景軒一眼掃過這數不勝數的兵器,不禁讚歎道,迫不及待地跑過去細看。

猴子也驚呆了,看著這琳琅滿目的兵器,他彷彿回到了當兵時的情景,愛不釋手地拿起這些兵器比劃比劃。

溪塵領著林子陽走到兵器庫中間一處亮光處。那是一束光束從密室頂部照射下來,光束中間有一個錦盒,正漂浮在光束之中。

溪塵接了錦盒,遞到林子陽麵前說:“少主,這是主人留給您的火鱗甲。此甲輕如蠶絲,堅似金鋼,是以主人三代龍王的化龍之鱗打造而成,具有不懼火,不懼冰,不懼雷電之能。”

說完溪塵把錦盒遞到林子陽手中。

林子陽打開錦盒,裡麵透出瑩瑩白光,白光附著在一件幾乎透明的甲衣,呈現出的是如同紗般的質感,透露著一股王者之氣。

溪塵左手捧起火鱗甲,右手一指,火鱗甲就飛起,附在林子陽身上,那瑩瑩白光一閃,就像液體滲透一樣,在他身上逐漸消失。

林子陽看著這神奇一幕,驚得合不攏嘴,說道:“溪塵,這是……”

“少主,這火鱗甲附在您身上,就像您穿了一件隱形護甲,它會時刻保護著您五臟六腑不受衝擊。”溪塵說道。

劉景軒好奇地摸了摸林子陽的身體,驚奇地說道:“居然冇有感覺,好像跟冇穿一樣,太邪乎了!”

溪塵走到一麵牆壁前,也是手一揮,牆壁便打開一個暗格,裡麵放置著一個長盒子。

溪塵把長盒子捧出來,向林子陽走過來,把長盒子遞到他麵前,然後打開盒子,原來裡麵是一把通體青綠的寶劍。

溪塵指著寶劍說道:“此劍名為青陽,是以地底岩鐵精配以玄玉所造,劍身長兩尺一寸,寬兩寸一分,全劍刻有浩陽之紋,故名青陽。此劍較輕,隻有兩百餘斤,甚合您此刻修為。”

林子陽撫摸著這把劍,他雖然不懂劍,但是可以從他眼神中看出,他甚是喜歡這把劍。

他握住劍柄,臂膀用力,一口氣把劍提了起來,在空中揮舞兩下,正是稱手。

他很驚訝,自己在不知不覺中已經變得很強。以前搬個幾十斤的東西就覺得很重,現在耍起這兩百多斤的大劍,居然得心應手,毫不費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