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敗天魔獸,林子陽的真氣和靈力已經幾乎耗儘,他短暫的休息了一下,然後從靈力空間裡幻出九轉赤煉丹,把它吞進肚子裡,希望能儘快恢複真氣和靈力。

果然,服下九轉赤煉丹後,他就感到自己的身體怔了一下,一股力量由內而外地膨脹起來。

林子陽大喜:“麵具人還真冇有騙我,服下這九轉赤煉丹後,修為和力量已經接近天級二品了,想要打敗第二層的九頭蛇,應該冇問題。”

回望這第一層,林子陽自信地進入了第二層。

本小說首發站點為:塔讀小說app

剛進入森林,林子陽就覺察到了森林中異樣的騷動,一股強大的氣緩緩向他移動過來。他知道那一定就是九頭蛇,不過這樣也好,不用像天魔獸那樣費時費力地去尋找。

不過事情往往冇有想象中簡單,在林子陽準備以逸待勞等待九頭蛇的現身,然而森林中九頭蛇的氣息卻消失了,而且騷動也平息了下來。

“這是怎麼回事?”躲在石頭後麵等待九頭蛇的林子陽翻身而起,向四周張望片刻,納悶地撓著後腦勺自語,“九頭蛇的氣息怎麼突然消失了?難道是被它識破了我的計劃?……不可能,一隻魔獸怎麼會懂得策略?”

森林中變得異常安靜,冇有了先前的噪雜,就連微風拂動樹葉的“沙沙”聲都戛然而止。

林子陽雖然知道這是個虛幻的世界,但是此刻他麵前的這個世界好不真實,有一種時間被靜止了的感覺。

他明白此刻潛在著更多的危機。敵人的行動本來是在自己的掌握之中,自己的氣息也是故意散發到空氣中,目的就是吸引九頭蛇過來。但是似乎他們的角色互換了,本來是獵人引誘獵物,讓其自投羅網的。現在反而讓自己成了獵物,被敵人窺視卻不知敵人身在何處。

這種被窺視的感覺,很大程度上考驗了林子陽。他屏住了呼吸,眼觀六路耳聽八方,看似十分鎮定,不過急促的心跳卻出賣了他。他腳下虛浮,雙手無從安放,能猜想得到敵人就在附近,卻感知不到它的任何氣息。

時間分分秒秒都暗藏著致命威脅,林子陽不敢鬆懈自己的警覺。雖然感知不到敵人,但是他還有眼睛和耳朵可以預見到危機。

敵人久久冇有出現,森林又是那麼詭異,氣氛一度昇華,緊張得令人窒息。林子陽額頭的汗液已經順著臉頰流下脖頸,再順著脖頸流進胸膛。

隨後他感到一陣涼涼,空氣在微弱的流動,憑著感覺他判斷氣流的流向是他左後方。他下意識地滾動眼球,用眼角的餘光瞥了一下,腳下移了一步,做好了應對準備。

塔讀小說app更多優質免費小說,無廣告在線免費閱讀!

刹那間,地麵浮動,樹木傾倒,伴隨著“啪啪”聲,在林子陽腳下竄出一黑影。

林子陽已然準確判斷了其行蹤軌跡,一躍而起跳到了空中。與此同時,一張巨嘴緊隨其後,千鈞一髮之際,林子陽躲開了被巨嘴吞噬的下場。

落地之後,林子陽心有餘悸地拍拍胸口,“嚇死我了!幸虧早做了準備,要不然就成了腹中食。”

原來竄出的真是那魔獸——九頭蛇,其獸生的果真恐怖。數十米水桶般的身軀盤繞在巨石上,胸口結節處延伸出九條五六米的腦袋,每個腦袋形態略有不同,但外貌相似。以中間那條最為粗大,堅硬的鋸齒狀鱗甲包裹著整個腦袋,加上那長長的獠牙,顯得恐怖。它每個首雙眼如炬,猶如發光的燈泡,眼後舒張出一對魚鰭狀護翼,更顯示了它的凶猛。

九頭蛇醞釀已久的攻擊被林子陽識破,暴躁地舞動九頭咆哮著,那“沙沙”聲近似超聲波向四麵八方擴散,激起了層層氣浪。

林子陽捂住耳朵抵擋著這尖銳的刺耳聲,一時間放鬆了警惕,九頭蛇趁其空擋,一招神蛇擺尾,林子陽便被甩出百米,擊穿了數十棵樹木,撞擊在一塊岩石上停了下來。

虧得林子陽有守護之力的自我保護,隻是嘔吐出一些瘀血,冇有受到重創。他剛要爬起,一條長長的尾巴已經勾住了他,拖著他拉了回去。

他被蛇身緊緊地纏繞住,手腳都被困住了,除了腦袋還能活動,其他部位被鎖的死死的。

他用儘全力想要掙脫這樣的束縛,然而九頭蛇的收縮力量太強了,他根本就冇有那個力量撐破。

蛇身越收越緊,林子陽的全身骨骼發出了“咯咯”聲,眼看著就要粉碎,劇烈的疼痛使他發出了撕心裂肺的叫喊。

塔讀小說app,完全開源免費的網文站

疼痛使他手腳以致全身開始失去知覺,但是林子陽不甘心就這樣認命,他一直堅守的信念就是在任何時刻不放棄,隻有不放棄才能創造出奇蹟,所以他相信自己在此時絕境中也能創造奇蹟。

憑藉著最後一點意識,他凝聚真氣,把力量集中到胸腔,仰頭大喊一聲,一陣氣浪衝向四麵八方,全身頓時燃起熊熊火焰。

九頭蛇情急之下甩掉林子陽,竄進密林搗滅身上的火焰,而後九頭舞動狂吠一陣,朝林子陽奔襲而來。

掙脫束縛林子陽的火焰就不受控製地熄滅了,不過此刻他並冇有退卻,惱怒地奔向九頭蛇,誓與它抗爭到底。

九頭蛇九個腦袋噴射紫色火焰,輪番攻擊林子陽,速度極快,威力之強,砸的整個地麵現出許多坑來。

林子陽隻能快速躲避,疾風步履遊走在九頭蛇龐大的神軀之下,時不時地觀察著九頭蛇的攻擊路徑,以便找出破綻,給予致命的一擊。

果然他發現九頭蛇隻能攻擊它正前方,對於側麵及身後的攻擊,力量和速度明顯弱了近一半。尤其是後方,它必須調頭才能繼續攻擊,很多程度留給了林子陽攻擊它的時間。

於是他眼珠滾動,用身體故意引誘九頭蛇正麵攻擊,待它襲來那一刹那,疾風步履快速閃到其身後,抱起粗壯的蛇身,呐喊一聲,將九頭蛇旋轉幾周甩了出去。

九頭蛇眼冒金星地撞擊在幾棵粗壯的大樹上,發出了幾聲慘叫。它蛇身纏繞著樹乾,九條蛇頭東倒西歪地搖晃著直立起來,縱目四望,舒張著護翼,口吐著信子,鼻孔中冒出煙氣,咽喉中發出“沙沙”聲。

林子陽知道,九頭蛇被自己打的已然惱羞成怒,再看看其本事也不過如此,還不如天魔獸厲害。

本小說首發站點為:塔讀小說app

林子陽不禁一陣得意自滿,嘲笑九頭蛇說道:“怎麼樣?知道我的厲害了吧?彆以為你長得九大三粗的我就奈何不了你,照樣打的你哭爹喊娘。來來,我們再較量一番。”

九頭蛇又是一陣“沙沙”聲,護翼不停地撲閃著,鼻腔的煙氣越冒越多,可見憤怒到了極點。

它九頭對向林子陽,眼中瞳孔立成一條細線,擺動著身軀穿過樹木逼近林子陽。

一股氣流湧動,林子陽莫名地感到不安,心想:這九頭蛇要乾什麼?難道它要與我決一死戰了嗎?不會,它應該清楚,僅憑它的那幾招是不可能打敗我的。但是它好像視若無睹,明知要敗卻要迎難而上。

九頭蛇在距離林子陽十米左右停了下來,冇有再向他靠近,而是繞著這個半徑對著林子陽轉圈。

林子陽開始糊塗了,撓著頭說:“這九頭蛇是不是被摔傻了?靠這麼近等著我攻擊嗎?”

林子陽掄起拳頭,說:“不管了,儘快結束吧!”

疾風步履一閃,林子陽的身影便出現在九頭蛇麵前,帶著火焰的鋼拳就要擊中九頭蛇的結節處。

千鈞一髮之際,九頭蛇鼻孔裡煙霧噴出,林子陽覺得一陣眩暈,身體不受控製地疲軟,拳頭軟綿綿地打在九頭蛇身上。

“完了,我大意了。原來剛纔它一直轉圈就是在釋放毒氣,我居然忘了溪塵的囑咐。”林子陽眼一暈,身體一斜,傾倒在地,迷糊地望著天空。

本小說首發站點為:塔讀小說app

迷糊中,那個聲音又響起,責備中帶著嚴厲說:“一次小小的勝利就驕傲自滿。在戰鬥中輕敵就是對自己的毀滅,任何一個對手都有可能潛在的危險,你隻不過小勝一場就放鬆了警惕,活該有這樣的下場。”

林子陽有氣無力地說:“前輩,我錯了。能不能教教我我現在該怎麼做?”

林子陽被蛇尾捲起,甩在石頭上,立刻鮮血從口中噴出,一聲慘叫後趴在地上,迷迷糊糊地看著九頭蛇慢慢向他靠近。

“摒心靜氣,運氣丹田,均集一會,閉穴自封。”

林子陽雖然四肢早已麻木,腦袋亦是昏昏沉沉,但是總算意識還是清醒的。他明白這應該多虧了雪玉丹的功效,要不然他已然是一具屍體。

他趁著九頭蛇還在匍匐之際,趕緊照著神秘人說的去做:“摒心靜氣,運氣丹田,均集一會,閉穴自封。”

這口訣果然有效,在身體感到一陣燥熱之後,便全身清涼了許多,一股清氣順流到四肢,頓覺感知通透了。

一條巨尾甩來,林子陽閃電般翻身躍起,身下已被砸出一個坑穴。他落地手掌撐地,又是一躍,衝向九頭蛇,一拳暴擊,直接斷了九頭蛇一個腦袋。

九頭蛇斷了一個腦袋,開始憤怒地攻擊林子陽,個個腦袋張著血盆大口,勢必要生吞了他。

不過林子陽的速度已然占了上方,身形穿梭剩餘的八條腦袋之間,遊刃有餘地引誘著它們互相纏繞,一會功夫幾個腦袋就打結在一起。

本小說首發站點為:塔讀小說app

“結節生九頭,九頭亦無腦;軀體堅如鋼,烈火不能摧;結節有軟肋,有心是死穴;斬魔不分神,如動扭乾坤。”

聽著神秘人的口訣,林子陽明白了,想要斬殺九頭蛇,靠著斬掉它的腦袋還是不能完全殺死它,必須給予它的心臟致命一擊,才能最終獲勝。

他開始凝聚力量,將全身真氣彙聚到手掌,在兩掌之間燃起一團火焰。隨著真氣彙聚,火焰越發膨脹,變成一個巨大的火球,火球瞬間爆發,一波氣浪輻射開,林子陽站穩了腳步,大吼一聲,將火球推向九頭蛇。

火球在九頭蛇結節處爆炸,化作一簇烈焰點燃,爆發出一陣陣氣波,推倒了一層又一層的樹木。

烈焰中,九頭蛇發出慘叫,憑著最後一絲力氣躍到半空,最終化作火灰飄散到空氣中。

點點星火飄著!飄著!森林綠了,枝葉上掛著晶瑩的露珠,在陽光的照耀下,閃著金燦燦的星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