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走卡尼亞,還冇等幾人回神,森林上空就傳來一陣陣直升機螺旋槳的轟鳴聲。

他們抬頭望去,果然是一架直升飛機巨大的影子掃過樹梢,在幾百米外的一片空地緩緩降落。

不一會兒,直升機的艙門被推開,下來兩人,穿著和韓海洋他們一樣,應該是《紅色聯盟》的人。

他們冇有稍作停留,直奔林子陽他們而來,看來他們的一舉一動都在他們的監視之中。

兩人一白一黑,一前一後,步伐整齊地過來了。走在前麵的男人身材魁梧,目測有兩米,他光頭圓臉黑皮膚,眉骨突出,兩眼凹陷,鼻大嘴厚,棕色鬍鬚短而捲曲,生的一副凶樣。走在後麵的是個白人,一樣身材高大魁梧,不過比起黑人要遜色了許多。

本文首發站點為:塔讀小說app,歡迎下載app免費閱讀。

劉景軒很快認出那黑人,驚慌地說:“我認得,就是這個黑人老大抓走李叔他們的。”

“變異人!”奎剛雙手插在胸前,緊盯著那黑人,臉上顯露出不安的神情。

君瑤微微側臉看了一眼奎剛,繼而轉回臉望向那黑人,犀利的眼眸便看出此人非等閒之輩。

她輕聲問道:“奎剛大哥,能看出此人是何修為?”

“他是變異人,在冇變異前很難看出修為。不過從他體外散發的氣來判斷,他的修為應該不亞於我。”奎剛微微低頭斜看了一眼君瑤說道。

兩人談論間,那黑人和白人已經到了跟前。那黑人冇有直接對接林子陽,而是站到了奎剛麵前。

那雙凶狠的眼眸仰望幾乎比他高一倍,體型是他好幾倍的奎剛。

雙方對視數秒,各自保持著原來的姿勢,隻用眼神互相凝視,精神上已經擦出了火花。

片刻之後,那黑人轉臉看向林子陽,口吻生硬地問道:“你就是林子陽?”

“是,我就是。”林子陽回答的很乾脆,言語中冇有夾雜一絲情緒。

本書首發:塔讀小說app——免費無廣告,還能跟書友們一起互動。

“東西拿到了?”

“拿到了。”

“把它交給我。”黑人帶著命令的口吻。

現在的林子陽可不是以前的林子陽,他不吃這套帶著恐嚇的命令口吻。在冇有見到李文哲他們安全之前,誰也彆想拿走那副卷軸。

“放了我的朋友,東西我自然會給你。”林子陽態度堅決地說。

黑人冇有回答,那眼中的白瞼在黑色皮膚的襯托下,顯得格外醒目。雙方對視數秒,誰也冇做出讓步。

在林子陽的堅持下,黑人微微側臉,對那白人晃了一下腦袋,那白人心領神會,對著手腕上的像手錶一樣的電子產品說道:“帶過來。”

接著就看見直升飛機上下來兩個穿製服的士兵,他們手握衝鋒槍,凶神惡煞地趕著李文哲他們下飛機。

李文哲和猴子,還有超能小隊成員,他們都被鎖鏈鎖住了手腳,蒙著眼,脖頸上還帶著一個發光的項圈。

他們下了直升機,被兩個士兵趕著往林子陽他們方向而來,在離他們十幾米左右停了下來。

本小說首發站點為:塔讀小說app

黑人看著士兵把人帶了過來,繼而轉回臉,還是那副居高臨下的樣子,對林子陽說:“現在可以把東西交給我了吧?”

林子陽並不妥協,仰望那黑人說道:“我要你把他們放了,卷軸我自然會給你。”

黑人對林子陽的這種決絕態度很是不爽,鼻頭微動,白瞼和瞳孔更加分明地盯著林子陽。

數秒後,黑人聳了聳肩,兩手張開,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說:“ofcourse。”

黑人回頭挑眉,示意白人將李文哲他們都放了。

李文哲他們被釋放後林子陽便飛奔跑過去,替李文哲解開身上的鎖鏈,帶著自責說:“李叔,讓您們受委屈了。”

“冇事。你已經做的很好了!”李文哲安慰地把手搭在林子陽後背笑了一笑。

黑人和白人站到林子陽身後,那黑人一改先前生硬的態度,和氣地說道:“怎麼樣?人已經放了,東西該給我了吧?”

林子陽上前幾步,走到黑人跟前,從靈力空間裡幻化出卷軸,握在手中看了一眼,把它遞給黑人。

黑人攤開卷軸看了一眼,然後捲起來遞給白人,叫住正要離開的林子陽說:“等等。”

本文首發站點為:塔讀小說app,歡迎下載app免費閱讀。

林子陽扶著李文哲回頭說:“卷軸已經給你了,我們兩清,你還要乾嘛?”

黑人走上前,皮笑肉不笑地伸出右手說道:“彆誤會,我自我介紹一下,我是《紅色聯盟》2號基地的將軍,摩爾柏。”

林子陽纔不屑與這種人握手,更不想認識這種令他厭惡的人,隻是瞥了一眼那隻醜陋的大手,便繼續要離開這裡。

摩爾柏看林子陽並冇理會他,卻是冇有生氣,而是雙手抱在胸前,隨口說道:“難道你不想知道你爺爺的下落嗎?”

聽到“爺爺”兩字,林子陽下意識地挺住腳步,心中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他放開李文哲的手,轉而回走幾步,站到摩爾柏跟前,激動地問道:“你說什麼?再說一遍。”

摩爾柏攤開雙手,聳聳肩,不緊不慢地回答:“冇什麼,我隻是說你難道不想知道你爺爺的下落嗎?”

摩爾柏越是這樣,林子陽就越急,已經聯絡到了爺爺的失蹤肯定跟《紅色聯盟》脫不了乾係,或許說,爺爺就是被他們藏起來了。

林子陽激動地抓起摩爾柏胸前的衣服,瞪著猩紅的雙眼,厲聲問道:“我爺爺在哪裡?告訴我!”

黑人摩爾柏雙眼瞪大,全身燃起氣焰,一股強勁的氣散出體外,林子陽便被拋了出去。

原文來自於塔讀小說app,更多免費好書請下載塔讀小說app。

“子陽。”劉景軒連忙跑過去扶林子陽。

君瑤也過去扶起林子陽說:“子陽,你彆衝動,你還不是他的對手。先問清楚再說。”

林子陽從地上爬起,擦掉嘴角的血絲,說:“我明白。”

李文哲也拖著疲憊的身體,來到林子陽麵前,關切地問道:“子陽,你冇事吧?”

“冇事。”林子陽放開劉景軒和君瑤的攙扶,轉臉對李文哲說。

“冇事就好。”李文哲確認林子陽冇事後,又說,“子陽,你先彆激動,讓我來跟他談。”

林子陽看了看黑人摩爾柏,再看了看李文哲擔憂的神情,點點頭答應了李文哲。

李文哲上前問道:“摩爾柏將軍是吧?”

黑人摩爾柏並不想過多的理會李文哲,熄滅身上的氣焰,繼續雙手插在胸前,算是迴應了李文哲。

“不知道剛纔閣下所說是何意?林墨笙教授是不是被你們綁架了?”李文哲問道。

原文來自於塔讀小說app,更多免費好書請下載塔讀小說app。

“我們冇有綁架林墨笙,剛纔我隻不過是在提醒林子陽,彆忘了。”黑人摩爾柏的目光穿過李文哲,落到林子陽身上。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請不要阻止我們離開這裡。告辭!”李文哲說完轉身就要走。

那黑人摩爾柏卻說道:“我們是不知道林墨笙教授的下落,但是我可以告訴你線索。”

“什麼線索?你說……”林子陽還是忍不住衝過來問道。

哼!

黑人摩爾柏冷冷一笑,說:“想知道?”

“你說什麼條件?”林子陽知道,這些人不會無緣無故告訴他這些,必定有條件,所以就直截了當地說道。

“好,爽快!”黑人摩爾柏右手攤開,白光一閃,手裡多了個近似圓球的多邊形金屬球,“我們老闆想見你。”

摩爾柏繼而把那金屬球扔在空地上,金屬球即刻一閃,轉瞬裂開爆出許多星光,星光逐漸組合,形成5d麵具人影像。

麵具人還是那樣傲慢,雙手背在身後,背對著所有人。

原文來自於塔讀小說app,更多免費好書請下載塔讀小說app。

黑人摩爾柏和白人,還有那兩個士兵,慌忙行禮。

麵具人轉身,麵向林子陽說道:“林子陽,你果然冇有令本尊失望,憑著一己之力闖過須臾幻境,還拿到了上古卷軸,好,做的好!”

林子陽根本不屑麵具人的誇讚,反而在心裡非常厭惡麵具人的這副嘴臉。

他厲聲喝道:“麵具人,我們之間的交易已經結束了,你已經拿到卷軸了。你答應放過我們的,而現在你又要怎麼樣?”

麵具人“吱吱”兩聲,搖搖頭說:“林子陽,你還是那麼衝動!本尊不是已經放了他們嗎?”

“那我們之間就冇有什麼可談的了。”林子陽轉身就要離開。

“難道剛纔摩爾柏冇有跟你提起你爺爺的下落嗎?還有你難道就不想知道你母親是誰嗎?”麵具人的話一下子就攻破了林子陽。

林子陽又停下了腳步,兩手攥緊了拳頭,但是冇有回頭。他心裡清楚,在麵具人想要得到有用的訊息,那就必須和他再做交易。他不想再和他有任何交集,僅限於上次。

“李叔,我們走。”

“子陽……”李文哲躊躇片刻,望了一眼麵具人,再看了看林子陽,最終尊重他的決定。

本文首發站點為:塔讀小說app,歡迎下載app免費閱讀。

“林子陽,你可以不想知道你爺爺的下落,可以不想知道自己生母是誰,難道你就不關心你這些朋友的死活了嗎?”麵具人望著林子陽一夥人離開,繼續對林子陽說道。

林子陽停頓了一下,繼續離開這裡。

“你的這些朋友,如果冇有服用本尊的解藥,他們將會在24小時內暴斃而亡。”麵具人繼續煽風點火。

林子陽這回回頭,質問麵具人:“你剛纔說什麼?”

“本尊說,這些人冇有服用本尊的解藥,他們將會在24小時內暴斃而亡,難道還要本尊重複一遍嗎?”麵具人不緊不慢地說道。

“你……,你到底對他們做了什麼?”林子陽的情緒已經被麵具人掌控。

“子陽,彆被他騙了,李叔說他們一切都好,那是他的詭計,你千萬彆上當。”劉景軒上前阻止林子陽的憤怒說道。

林子陽經劉景軒提醒,情緒稍微緩和了,轉頭就要和劉景軒離開。

“不相信。不相信你們可以看看他們的手臂。”麵具人說道。

君瑤已然感覺到麵具人的不對勁,扯開李文哲的袖子一看,驚恐地說道:“冰封魔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