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奎剛是個不善言談的人,讓他當一個嚮導來介紹自己的家鄉,顯然是有些勉為其難了,所以他想直接把他們帶回自己的家,讓家人看看他在外麵世界結交的朋友。

出了吉庫,廣場上便有一輛巨型馬車等待著他們。

本小說首發站點為:塔讀小說app

說到巨型,馬車的車廂大他們還都想象的到,但是他們怎麼也想不到拉車的馬居然比一頭大象還大?

“哇啊!這就是地心世界的馬呀?怎麼長的這麼大?”劉景軒驚奇地靠近那匹馬,“看,我還冇它肚子高呢!”

“景軒,你靠那麼近,不怕它一腳把你踢飛?”猴子望著興奮的劉景軒調侃說道。

這倒提醒了劉景軒,他下意識地後退了幾步,問奎剛:“奎剛,它不會真踢我吧?”

奎剛哈哈一笑,說:“小景軒,不要怕,我們地心世界的馬是一種很溫順的動物。它體型雖然巨大,但是卻很容易被馴服,所以巨人族的交通基本靠它。我們給它取了好聽的名字,叫祖馬。”

“祖馬。”李文哲圍著巨馬觀察了一番,拍了拍健碩的馬腿說,“這麼大的馬,也隻有你們巨人族才駕馭得了。”

“地心世界是個貧瘠的世界,大部分地區都籠罩在黑暗之中,植物冇有地上世界那麼高大挺拔,鬱鬱蔥蔥,但是卻有一種荊棘卻在這個世界長勢良好,遍佈地心世界的每一個角落。而祖馬就專食這種荊棘,再加上地心世界很少食肉動物,所以它們長的健碩高大。”奎剛解釋了一番祖馬長的高大的原因。

“奎剛,那這些植物怎麼長的這麼翠綠?而且還開著這麼鮮豔的花兒。”林子陽指著周圍的花壇不解地問奎剛。

“哦!這些植物都是一萬多年前,我們的祖先從地上世界帶來的。為了增加地心世界的氧氣含量,我們大量繁殖了這些花草樹木,現在已經遍佈整個城市。”奎剛又解釋說。

“奎剛大哥,你們巨人族在這個地獄般的世界裡,一定是經曆了諸多磨難,才建立起了今天的這個城鎮,現在看到你們安居樂業,總算是苦儘甘來了。”君瑤看著這個和平的世界,一陣感慨地說。

塔讀小說app更多優質免費小說,無廣告在線免費閱讀!

然而,奎剛卻冇有因此而高興起來,反而增添了許多憂愁。他仰望天空,指著那通天聖塔,說道:“看,那就是我們的‘太陽’,守護了我們巨人族萬年的聖光火石。但是如今它即將耗儘能量,在不久的將來就會熄滅,到時候我們的城鎮就會陷入一片黑暗。那時,在地心世界的西方,地心獸就會大舉進攻我們的城鎮,到那時可能就是我們巨人族的末日。”

望著“太陽”,幾人都陷入了惆悵,剛纔的好奇和興奮在此刻蕩然無存。他們都知道巨人族正在麵臨著什麼,但是他們想象不到,這樣一個祥和安逸的世界,在不久的將來將麵臨翻天覆地的钜變,不知道巨人族的命運將是如何?

“地心獸?它們到底長得什麼樣子?上次好像聽你提起過。”林子陽想象不來它們是什麼樣?疑惑地詢問奎剛。

“地心獸其實是這個地心世界的蜥蜴人,確切地說它們也是這個地心世界的居民,隻是它們一萬年來長期騷擾我族,再加上它們生性殘暴,所以我們把它們稱之為地心獸。”說到地心獸奎剛的言語中倒是顯露出了一番慚愧,但是眼神中卻充滿了敵意。

“蜥蜴人?它們是進化而來的一種人類嗎?”劉景軒糊塗地問。

“不是,他們是半人半獸,是一種近乎人類的獸人。”

“獸人?”林子陽和劉景軒不約而同地喊道。

“是,它們可能就是由一種蜥蜴進化而來的獸人。”

“曾經有傳言,在西歐地區有人發現蜥蜴人,難道它們就是這地心世界的蜥蜴人?”李文哲甚是不解地思索著。

“我不知道,我也不清楚那是不是地心世界的蜥蜴人,但是我可以肯定,它們要想離開地心世界就必須從這裡離開,不過它們是不可能踏足我們的城鎮的。”奎剛對自己鎮守的城鎮還是信心十足的。

本文首發站點為:塔讀小說app,歡迎下載app免費閱讀。

“奎剛大哥,你們的祖先來到這裡,地心獸是不是就已經存在了?”君瑤突然想起什麼,然後問奎剛。

“是,是這樣的。其實它們纔是地心世界的原住民。”

“原來是這樣!”君瑤似乎明白了什麼。

“君瑤妹妹,什麼是這樣的?你到底在說什麼?”劉景軒徹底糊塗了。

“君瑤姑孃的意思應該是說地心世界的入口不止巨人族城鎮上空的這個入口,一定還有其它的入口,而蜥蜴人就是從其它入口進入地心世界的第一批居民。”李文哲替君瑤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啊!”劉景軒撓著頭似懂非懂,又突然想起什麼,再問奎剛,“那他們為什麼要進攻巨人族?你們各自占據一方,互不影響,他們為什麼要千裡迢迢從西方來這裡進攻你們的城鎮?”

“因為食物。”奎剛聲音洪亮地說道。

“食物?”林子陽重複著。

“是的,就是食物。它們繁殖迅速,地心世界食物匱乏就是他們致命的因素,所以它們要搶奪巨人族的食物。”奎剛閉起雙眼說道。

“那你們可以給它們一些糧食呀!這樣不是避免了戰爭。”劉景軒說。

本文首發站點為:塔讀小說app,歡迎下載app免費閱讀。

奎剛睜開眼睛,指向城外的群山,說道:“那些山,以前聖光火石能夠照耀的到,我們把黑穀種到了山上,收穫了大量的黑穀。地心獸也曾多次派兵來討要,那時糧食充足,我們便欣然給予它們巨人族多餘的糧食,但是它們並不滿足,背道而行,搶奪了我們山上的所有黑穀,我們隻能反抗。

在戰爭中,我們也曾多次妥協,和它們達成協議,並願意提供多餘的糧食。但是現在我們的聖光火石已經照耀不到那些山了,那裡的黑穀冇有陽光的照耀,根本就長不出糧食,幾乎顆粒無收,我們巨人族都已經食不果腹了,哪有多餘的糧食給它們。所以……”

“所以它們就一而再,再而三地進攻你們的城鎮,向你們索要糧食。”君瑤說道。

“對,就是這樣,它們殘忍地殺害我們在城外的族民,掠奪了我們的糧食,而且揚言要進攻我們的城鎮,我們豈能坐以待斃?”奎剛憤然怒起,攥緊了拳頭。

“那你們打敗了它們了嗎?”林子陽輕聲地問道。

奎剛平複了情緒,繼續說道:“當然,每一次的戰爭,雖然都是我們巨人族勝利,但是我們也因此失去了眾多的同胞兄弟姐妹。”

“太可惡了,這些地心獸居然忘恩負義,你們給了它們那麼多糧食,它們還要搶奪你們僅有的餘糧。奎剛,你們就得這樣,狠狠地殺一殺它們的銳氣,叫他們以後不敢再來搶你們的糧食。”劉景軒聽到此刻憤然而怒,做了一個砍殺動作,替奎剛打抱不平。

“對了,奎剛,我會幫你驅逐這些野蠻的地心獸的,讓它們不再來騷擾你們平靜的生活。”林子陽滿懷信心地對奎剛說道。

“戰爭始終不是一個解決的辦法。”李文哲是個見多識廣的人,他的看法往往都是與眾不同,“更何況巨人族現在的處境危急,如果地心獸屢屢進攻城鎮,你們巨人族怕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正是這樣,所以我們幾次三番地與地心獸協商,但是都是無功而返。地心獸太貪得無厭了,居然要求八成的糧食作為和平協議,要不然等待我們的就是戰爭。”奎剛說到此處顯得很無奈。

塔讀小說app更多優質免費小說,無廣告在線免費閱讀!

“八成?那你們不就隻剩兩成的糧食,足夠養活你們巨人族嗎?”劉景軒驚訝地叫道。

“現如今食物匱乏,巨人族種的糧食僅僅維持自己的生活,八成給了它們,讓這十五萬巨人族族民怎麼活?所以這個協議不得不作廢。”奎剛不自覺地又攥緊了拳頭。

“那地心獸真的會大舉進攻你們的城鎮嗎?”君瑤憂心地問道。

“會,但是不是現在。”奎剛的眼中充滿無奈,“它們怕光、怕熱,所以它們在等,等待聖光火石熄滅的那一刻,黑暗中纔是它們發揮實力的時候,到那時巨人族將遭受前所未有的打擊,巨人族的命運堪憂。”

劉景軒再一次被氣到了,憤憤地說:“太可惡了!太可惡了!這些地心獸難道它們不知道,消滅了巨人族,就再也冇有人給它們提供糧食了?這不是自掘墳墓嗎?”

“饑餓是所有生命體不可抗拒的,在食物匱乏的當下,地心獸隻能選擇孤注一擲,要麼成就巨人族,要麼它們麵臨死亡,這就是爭奪生存權的殘酷現實。”李文哲感慨地說道。

“是生存環境逼迫它們變得如此野蠻,在大自然麵前生命顯得脆弱不堪,隻有適者才能生存。”君瑤晶瑩著淚花,深有感觸地想到了自己的族人。

“好了,不說了。上車吧!我家就在二環。”奎剛牽起馬繩,催促著他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