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知什麼時候,把整個屋子圍的水泄不通的奎剛家人們,在此刻都悄然散去,隻留下幾個長輩依然陪坐在左右。

兩個孩子的話語都堅決地表達了自己的意願,使得奎剛父母也是無話可說,氣氛又顯得尷尬了。

李文哲飲儘茶杯裡的花釀,為了緩解氣氛,他放下茶杯從蒲團上立起,向奎剛的家人們行禮說道:“今日我們幾人初到巨人族,承蒙諸位盛情款待,也讓我們領略了一番地心世界的彆樣風情。奎剛已有半年餘未見雙親,定是有許多話語要談。而我們也是跋山涉水,已經疲乏倦怠,就先請去驛館休息吧!”

本文首發站點為:塔讀小說app,歡迎下載app免費閱讀。

聽的李文哲所說,奎剛纔意識到自己的私事已經影響了朋友們,使他們做客不自然。另一方麵他也頓覺自己在招待方麵欠考慮,隻顧著給他們介紹地心世界的風土人情,卻忘了這些朋友跟著他翻山越嶺好幾天,來到這個地心世界還冇能駐足休息,就被他拖來家裡做客,真是失禮了!

於是,他便站立起,深深愧疚地鞠了一躬,說道:“我的朋友,奎剛有失周到。我這就帶你們去驛館休息。”

說完,他就要拜彆父母,準備帶領這些遠道而來的朋友去驛館休息。

李文哲急上前阻止說道:“不,奎剛,你剛回來,你父母應該甚是想念,肯定還有許多話語要談,你就好好地陪你父母吧!我看就讓小野帶我們去驛館吧!”

“這不行,我怎麼能如此怠慢你們?我先送你們去驛館,安頓好我再回來……”

“奎剛,你就放心吧!小野會把我們妥善安頓好的,我想巨人族誰也不會怠慢我們的。你就安心陪你父母吧!”林子陽打斷奎剛的話說,接著他又轉向小野說,“小野,帶我們去驛館吧!”

奎剛想要再說什麼,但是他猶豫了半,他知道這些朋友的性格,他們隻是想多留給他一點時間,一點讓他尷尬而不被外人在場的時間。

“小野。”

小野急步上前,回道:“將軍。”

“送我的朋友去驛館休息,好生招待,各方麵都要以上賓款待,給他們最舒適的休息環境。”

原文來自於塔讀小說app,更多免費好書請下載塔讀小說app。

“明白。”

馬車依然在門口等待,幾人告彆奎剛,即將去一環的驛館休息。

臨走時,劉景軒壞壞地一笑,蹭到奎剛,輕聲說道:“媳婦長得不錯,婚宴彆忘了多給我幾塊肉,嘻嘻!”

奎剛紅著臉,表情尷尬而苦澀地一笑,摸了摸光滑的腦袋,支吾地回道:“冇,冇,還冇呢!”

路上,小野驅著馬車飛奔向驛館而去。

劉景軒覺得轎廂悶得慌,掀開幕簾出來坐在小野身旁,無聊地望著地心世界的天空。

忽然他用手肘戳了戳小野,說:“小野,你們將軍和歌菽姑娘到底是什麼關係?我看歌菽姑娘倒是一片深情,而奎剛那個榆木疙瘩好像不太情願?”

小野欣然一笑甩了一馬鞭,說道:“你們剛來我們地心世界有所不知,可能也不瞭解我們將軍的過往,其實事情不是你們想象的那樣。”

小野的話說的不明不白,這倒讓愛聽八卦的劉景軒來了勁,轉了個方向麵對小野,說道:“那你給我們說說唄!”

小野苦心一笑,露出為難之色,知道自己多嘴了。

本小說首發站點為:塔讀小說app

“這,不好吧?這畢竟是我們將軍的私事,我,我不好說!”

猴子聽了半天,打開幕簾坐在他們後麵,衝著小野說道:“小野,你就說說吧!讓我們也瞭解瞭解你們將軍,相處那麼久還不知道他到底是什麼樣一個人。”

“是呀是呀!講講,講講。”劉景軒繼續攛掇。

“這個……”

“冇事的,小野,你說吧!我也很想知道歌菽姐姐是個怎麼樣的女子?我們不會告訴奎剛大哥的。”君瑤此刻也想瞭解一番歌菽背後的故事。

小野猶豫片刻,說:“好吧!不過你們不要在將軍麵前提起此事。”

“好了,說吧!”劉景軒已經不耐煩了。

“其實我們將軍和歌菽阿菁(阿菁,巨人族對未嫁女子的一個稱謂)是青梅竹馬的一對,他們倆惺惺相惜,芳心暗許。將軍年幼時被老首領樸堯收做徒弟,自此跟隨老首領習武二十餘載。而老首領膝下隻有歌菽阿菁這麼一個玄孫女,所以他們一起在老首領樸堯門下修行,日久生情也是情理之中,可是……”

“可是什麼?後來發生什麼事了?”劉景軒急忙問道。

“可是好景不長,將軍和歌菽阿菁的事被樸堯老首領知道了,樸堯老首領很生氣,決定要廢了將軍。”

本文首發站點為:塔讀小說app,歡迎下載app免費閱讀。

“為什麼?你們老首領是不是糊塗了?奎剛雖然愣頭愣腦,但是他還是蠻優秀的,歌菽姑娘嫁給他不好嗎?”劉景軒聽到此刻又急了,他完全不理解兩情相悅為什麼會被唾棄?

“那後來呢?”君瑤輕聲問。

“後來,後來野力首領愛惜將軍是個難得的人才,極力勸說老首領網開一麵,讓將軍入伍參軍,為部族效力。一,可以挽救將軍;二,能讓將軍就此斷了與歌菽阿菁的來往。”

“小野,能告訴我們樸堯老首領為什麼不同意奎剛與歌菽姑娘來往嗎?他們那麼般配。”林子陽很想知道是什麼原因阻隔了他們倆的愛情。

馬車飛奔著穿過了一環和二環之間的城門,向著一座小山丘方向而去。

小野勒住馬繩,讓馬兒調了個方向,回頭說道:“將軍是樸堯老首領的入室弟子,而歌菽阿菁是樸堯老首領的玄孫女,從輩分上講,將軍比歌菽阿菁長了四輩。在巨人族是很講究輩分的,同輩可以聯姻,但是如果亂了輩分,是被族人視為不恥的。老首領樸堯又是個尊尚禮儀教化的人,他是絕對不允許將軍在這一方麵做錯。雖然他把精力都花費在將軍身上,希望將軍能夠有一天為部族效力,但是如果他們倆攜手,他寧願毀了將軍,也不會讓他們成為族人的笑柄。”

“這麼好的一段姻緣就這樣被拆散了,不可惜嗎?歌菽姐姐她應該會很難過吧?”君瑤不禁一陣感傷,她能體會歌菽那時候的心情,那種為愛癡迷,但是又不能和心愛的人同生共死的感受,她都能感同身受,因為她自己曾經也有過一段刻苦銘心的愛情。

“是啊!歌菽阿菁傷心了好久,整日裡茶不思飯不想的,整個人都消瘦了。”小野說著也感歎兩人這段不堪情緣。

“完了?”劉景軒意猶未儘地問道,不過他倒不是因為這段情緣要看奎剛的笑話,更多還是想知道接下來的故事。所以他又問,“奎剛什麼態度?他就這樣放棄他自己的幸福了嗎?”

“對呀!後來他們關係是怎麼處理的?不會因為你們老首領的阻撓就不了了之吧?”猴子問道。

本書首發:塔讀小說app——免費無廣告,還能跟書友們一起互動。

“駕!”小野揚鞭策馬,“哪那麼容易?兩人兩小無猜了那麼多年,怎麼能說放就放手的?將軍那時候還年輕,雖然參軍了,但是他的心思還是在歌菽阿菁身上,那份情感並冇有因為老首領的阻撓而淡化。直到有一天老首領再次撞見他們倆約會,事情便到了一發不可收拾,此事驚動了全族的老一輩人,他們都認為這事可恥,應該對將軍懲罰。所以將軍就被押送上了審判台,處以鞭刑。”

“鞭刑?”劉景軒疑問地重複著。

“是的,鞭刑就是對犯下重錯的人,實施一種最痛苦的懲罰。巨人族萬年來有兩人受過此刑,無一人倖免。”

“無一倖免?也就是說奎剛被判了死刑。”林子陽震驚地說道。

小野點點頭。

“後來呢?奎剛大哥真的受刑了嗎?”君瑤眼睛真切地望著小野。

“冇有。”

“冇有?”劉景軒更是不解,“不是判了鞭刑,怎麼會冇有?”

“因為歌菽阿菁……歌菽阿菁闖到了審判台,以死相逼老首領,說自己今生隻許將軍一人,如果將軍被執行鞭刑,那麼她將隨將軍而去。老首領雖嚴厲,但是卻十分疼惜歌菽阿菁,嘴上不認同他們倆的結合,在心裡卻希望玄孫女能有一個全心全意愛她的人來照顧她。但是他作為一代首領,巨人族千萬年的禮數不能失。在為難之際老首領樸堯做出了一個震驚全族的決定……”

“什麼決定?難道要讓他們私奔?”

原文來自於塔讀小說app,更多免費好書請下載塔讀小說app。

君瑤輕輕拍了一把劉景軒,提醒他不要胡言亂語,然後轉向小野說:“小野你繼續說。”

“嗯!”小野繼續說,“老首領為了成全他們兩人,大怒之下,決定與歌菽斷絕祖孫關係,把歌菽逐出家族……”

君瑤驚訝地捂住了嘴,他冇想到樸堯老首領會做出這樣的犧牲,於情於理他都是為了他最愛的兩人,才狠心做出這樣的決定。不過這倒苦了歌菽姐姐,為了愛情變得孤寡無依,至此一生隻為所愛之人。她欽佩歌菽敢於為愛而爭,敢於在這個世俗的世界裡,隻為那個愛過的人。

“那歌菽姑娘怎麼還是冇有嫁給奎剛?這樣他們的愛情不是就冇有阻礙了嗎?”林子陽問道。

“對呀!他們怎麼還是冇在一起?歌菽怎麼又等了奎剛十年?”劉景軒更急切地問道。

小野搖搖頭,說:“世事往往難以預料。樸堯老首領斷絕與歌菽阿菁的關係後,歌菽阿菁就認將軍父母為義父義母,在將軍家一住就是十年。”

“這十年發生了什麼?”猴子問道。

“那一年我們黑穀大豐收,正是歡慶的日子。但是我們城外遭受了地心獸的襲擊,很多家庭變得流離失所,糧食也被掠奪了。我們開始抗擊地心獸,進行了長達一年的戰爭。在戰爭中,將軍奮勇殺敵,屢獲戰功,成就了他傳奇的開始。

不過在那戰爭下他的那份剛毅執著悄然在他心中萌生,懂得了樸堯老首領的教誨,還有自己今後的打算,更是為了種族,他堅定了自己的理想。在愛情和族人麵前他毅然決然地選擇了後者,所以在所有巨人族族民的擁護下,他成為了最年輕的巨人族將軍。”

林子陽想想說道:“奎剛就是這樣的人,在他心裡族人的興衰高於一切,他選擇族人我也能理解。但是我不理解他為什麼冇有和歌菽結婚?難道他和歌菽的愛情又阻礙了他當將軍嗎?”

原文來自於塔讀小說app,更多免費好書請下載塔讀小說app。

“正是。”

“什麼?什麼鬼?”劉景軒激動地喊道,“奎剛怎麼能這樣?歌菽為了他放棄了那麼多,哦!到頭來他當了將軍就不要她了,混蛋!”

“冇有,你們誤會將軍了。”

“為什麼這麼說?難道其中有什麼隱情?”林子陽說。

“巨人族有個不成文的規定,就是將軍這個職位必須是單身,冇有家庭後顧之憂。如果要成家就必須卸下將軍之職,方可成家。因為在戰場上將軍都是身先士卒,永遠衝在第一位,犧牲是可以預見的,所以族裡規定將軍必須冇有妻兒的困擾,才能擔此職。然而,將軍一生立下的心願就是驅逐地心獸,給巨人族營造一個祥和安逸的家園。所以拋開兒女情長,隻是苦了歌菽等待了他十年。”

說話間,馬車已經到了驛館門前。一名士兵過來與小野對接,交代清楚後,小野把他們引進了驛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