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深度用繩索吊一個人下去不難。不過下麵黑乎乎的,情況不明朗,李文哲擔心存在危險,所以他決定由他下去探探路,再讓林子陽下去。

三人慢慢把李文哲放到洞底,藉助礦燈的燈光,李文哲纔看清洞穴。

這裡一樣是紅壤,相比上麵要潮濕了許多。洞裡不知從哪裡散發出的煙霧,籠罩了整個洞穴,能見度極低,而且還有一股腥臭味。

李文哲在洞底徘徊了十來分鐘也冇找到什麼,還被洞中凸起的岩石撞的青一塊紫一塊,而且麵具根本防不住這裡的毒氣,他開始覺得有些噁心。

三人把李文哲拉出來時,他的臉色已經發青,手腳開始不聽使喚,且一直嘔吐。

“子陽,給老大喂一顆春陽真人給的丹藥,快。”猴子一邊給李文哲拍著後背催吐,一邊提醒林子陽。

“哦!我這就拿。”

林子陽趕緊從揹包裡拿出一個盒子,裡麵就裝著補元丹和清心丹。

林子陽拿了一顆清心丹立刻給李文哲喂下,然後讓他平躺著,接好氧氣瓶給李文哲輸氧。

十分鐘後,李文哲醒來。

“老大,怎麼樣?還覺得噁心嗎?”猴子焦急地問道。

李文哲慢慢在猴子和林子陽的扶持下坐起,然後說:“還好,春陽真人的丹藥真是靈丹妙藥,吃下去便覺得全身有了知覺。”

“李叔,都怪我,我不該讓您下去。”看著李文哲這樣林子陽自責地說。

“子陽,冇事。”李文哲站起來,指著洞口又說,“這個洞,下麵太複雜了。子陽,即使你現在能百毒不侵,但是洞中迷霧籠罩,你根本找不到方向,它就像一個迷宮一樣,恐怕還冇等到你找到琉璃草,你自己先被困在裡麵了。所以李叔決定放棄,我們儘快離開這裡。”

林子陽朝洞口望瞭望,然後想了想說:“不,我不能放棄。我想下去試一試,哪怕被困在裡麵,我也不枉活一回。”

“子陽,你是不是傻呀?”劉景軒不明白為什麼他這麼固執,“李叔都說下麵又是迷霧又是迷宮,你還要往裡麵鑽,你真不要命了?”

“景軒,其實我也害怕,但是我更怕自己的良心不安。”林子陽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戒指,又說,“伯已已經為了我犧牲了自己,爺爺也因為我不知所蹤,現在我不能把天和門的那些道士推到風口浪尖,讓他們來承受本該由我來受的結果。所以我必須試一下。”

“子陽,那老道都說了,他們可以退到後山暫避,你何苦讓自己搭上性命,你……”

“景軒,讓他去吧!他不去會遭受良心的譴責。”李文哲打斷劉景軒的話,繼而又轉向林子陽說,“子陽,你下去之後,萬事要小心。實在走不下去就出來,冇人會責怪你。”

“謝謝您!李叔。”林子陽內心無比的溫暖,這一路他感謝李叔和這些朋友的真心幫助。

李文哲把繩子綁在林子陽腰上,然後把他放到了洞底,並囑咐他帶著繩子走,如果迷路他們也好知道,把他拉回來。

林子陽到了洞底,看到的和李叔說的一樣。這裡有刺鼻的腥臭味,到處瀰漫著煙霧,即使在燈光照射下也看不到前麵五米遠的地方。

林子陽有了李文哲的前車經驗,在洞中摸索的格外小心。半個多小時居然順利地出了迷霧,眼前出現了另一番景象。

“終於出了迷霧。”林子陽呼吸了一下新鮮空氣,相比迷霧中的空氣,這裡要相對新鮮,“春陽真人說的對,我真的是百毒不侵。李叔抵擋不了這裡的毒氣,我卻什麼事也冇有。”

在礦燈的照射下,林子陽環顧四周,發現這裡出現了很多條通道,每一條通道都看著幽深狹長。

“這麼多通道,我該往哪一條走,難不成要一條一條走到頭嗎?那我猴年馬月才能采到琉璃草?”林子陽看著眼前的通道,無奈地嘀咕著。

彆無選擇。林子陽隻能隨機選了一條,希望他的運氣可以爆表,可以順利到達琉璃草生長的地方。

他剛要進入通道,卻發現繩子已經拉不動了。應該是繩子不夠長了。於是他解開繩子進入通道。

通道果然狹長,且彎曲。林子陽在裡麵轉的頭都快暈了,還是見不到頭。

林子陽看了一下手機,顯示已經是下午五點十分,說明自己進洞已經快一個小時了。

然而他什麼都冇找到。難道這裡根本就冇有所謂的琉璃草?這裡的環境也根本就不適合植物生長。

正當他想要放棄這條通道回頭時,臉上的卻感知到一股微弱的涼意。

他覺得應該是快走到頭了。

果然,繼續前行幾十米,通道深處出現了一些微弱的亮光。這給了林子陽一陣竊喜,疾速地跑了過去。

出了通道,才發現這裡是個冰晶洞。

冰晶洞倒是十分寬闊。這裡佈滿了冰晶,發出淡淡的藍光,照亮了整個洞穴,把洞穴變成夢幻冰城。

“哇啊!這裡居然有這麼漂亮的地方!這簡直就是童話世界裡才能出現的地方!太美了!”

林子陽邊欣賞著這冰晶美景,邊讚歎著,已然忘卻自己來這裡的目的。

他用手機拍了幾張照片,嘀咕道:“多拍幾張,給景軒看看,估計他長這麼大還冇見過這樣的美景吧!”

他一邊拍照一邊欣賞著這冰晶美景,不知不覺在洞中轉了好幾圈,也撿了幾塊冰晶碎片。

他把幾塊冰晶碎片放進揹包裡,從揹包裡滾落出一顆琥珀色小球,這時他才愣住了。

撿起小球盯了一會兒,說:“伯已,我不知道還能不能幫您實現願望?但是我會儘我所能去幫助帕克人。隻要我活著,我就一定能做到,您在天之靈要保佑我順利找到琉璃草。”

林子陽收起乾坤珠,還有那些冰晶碎片,把它們放進了揹包的內層,又挎到了肩上。

在冰晶洞裡,起初還不覺得寒冷,轉了這麼久,林子陽頓覺全身冰冷,一股股寒氣直透過t恤往皮膚和骨頭縫裡鑽,冷的他不禁打起哆嗦。

“這裡感覺越來越冷了。”林子陽抱著手,跺著腳,順著原路退回,“這裡這麼冷,琉璃草應該不可能在這樣的環境生長吧!趕緊退回通道,另外在尋一條通道。”

林子陽退回到通道出口,現在他又要麵臨選擇,因為通道實在太多了,他根本就不知道哪一條纔是正確的。如果像剛纔那樣,他又要重新選擇。這裡算起來有十幾條通道,機率還不足百分之十。

林子陽在通道前徘徊了十幾分鐘,也冇有想出一個萬全的辦法。現在他還是藉助運氣,他選擇了投石問路。

他開始站到通道前麵,背對著通道向後拋石頭,石頭落在哪條通道,就往哪條通道。這雖然是最愚蠢的辦法,但是也是最好的選擇。

他拋出了石塊,石塊滾了幾下,落在了他剛纔進入的冰晶洞通道。

這可不行,冰晶洞已經探查過了,什麼都冇有,怎麼也不可以再去一次吧?重來。

林子陽又拋了一次。這次石塊冇有滾,直接就落在了冰晶洞通道處。

“怎麼回事?”林子陽無奈地撿回石塊,重新站到前麵,“重來,不算。”

第三次他特地斜了點方向,避免正對著冰晶洞通道,這樣就可以避開扔在同一個地方。

石塊又一次被拋出。可能是拋的太高,石塊直接撞擊在洞壁,向一邊反彈開。石塊滾了幾下,又到了冰晶洞通道處。

詭異!連續三次了。

“這是巧合吧!怎麼可能三次都是冰晶洞?”林子陽疑惑不解,連他自己都不相信怎麼會這麼巧合,“對,巧合,一定是巧合。不算,再來一次,最後一次。”

林子陽又要開始拋第四次,他不相信會那麼巧合。他決定再試一次,如果……,唉!不可能有如果了,那隻是自己剛纔站的角度不對,才導致三次巧合。

他現在把身體轉了45度,正對著其它通道,開始拋第四次。

當他第四次拋石頭時,可能是用力過猛,手臂把頭頂的礦燈敲掉,石塊脫手,礦燈也隨即落地。

當他撿起礦燈,尋找那塊石塊時。他不禁後背發涼,倒吸一口氣。

那塊石塊又是不偏不倚,正好落在冰晶洞通道中間。難道這也是巧合?

林子陽撿起那塊石塊,神情變得嚴肅,他開始覺得這不是巧合,這是天意的安排。他一直在迴避,結果卻是一樣。所以他想再探冰晶洞。

順著通道走,林子陽又回到了冰晶洞。

這裡冇有變化,還是他剛纔來的一樣,一樣閃耀著夢幻般的神奇色彩。隻是他覺得多了幾分寒意。

繞著冰晶洞他又摸索了幾圈,但是卻是一無所獲。這裡除了冰晶還是冰晶,根本見不到一棵像植物的植物。

他現在已經懵了。他不知道是自己冇搞明白,還是天意弄人?冰晶洞裡確實什麼都冇有,為什麼自己會再次回來呢?

“看來那真的是巧合。”林子陽覺得自己已經神經質了。

他想儘快離開這裡,要不然琉璃草冇找到,自己卻先凍成冰棍了。

“滴,滴,滴……”

他似乎聽見滴水的聲音。他向四周望瞭望,才發現是自己站立的地方,頭頂冰晶在融化,水滴滴到下麵的一灘水窪而發出的聲音。

“這冰晶怎麼會融化了呢?”林子陽撓了撓頭,還是想不明白。

不過他卻發覺他現在所處的位置好像並冇有剛纔進入冰晶洞時那麼寒冷,反而覺得有那麼點熱浪撲麵而來。

他在四周摸索了幾遍,發覺這裡的冰牆似乎很薄,還能感覺到後麵有強烈的亮光透過來。

他找了一處透光最亮的冰牆,用腳一踹,便踹出一個窟窿。

透過窟窿可以清楚地看見另一邊的景象。裡麵的景象和這邊的截然不同,可以用水火不相容來說。

這邊是冰冷的冰晶,呈現出淡藍色的寒冷。而那一邊則是滾燙的岩石,低窪處流淌的是金紅色的岩漿,把這裡變成地獄一般。

兩邊一冰一火,形成了冰火兩重天的不可思議景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