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子陽把那些薄冰全部踹掉,才發現原來那並不是一堵冰牆,而是一個巨大的冰門,隻是不知什麼原因它被這薄冰封住了。

走進熔岩洞,一股強烈的熱浪襲來,臉像似被蒸汽蒸過一樣,變得發燙,連臉上的細毛都感覺燒冇了。

這裡不僅熱,而且悶得讓人快要窒息。

那些流淌的岩漿,散發著濃烈的焦糊味,更有許多不能形容的刺鼻氣味混雜在一起,讓這裡看著越像人間煉獄。

熔岩洞錯綜複雜,道道相通,層層疊疊,比起冰晶洞要複雜又大了許多。

這可不是個好兆頭。這麼大的地方找一棵草,無疑是大海撈針。

林子陽在洞裡尋找了一段時間,便覺得自己呼吸有些困難,眼前時不時地出現黑暈。

他踉蹌到一塊岩石前,扶著岩石坐下,卸下揹包,從揹包裡掏出一個盒子,自語道:“這裡太熱了,氧氣都快蒸發冇了。不知道春陽真人的補元丹有冇有效果?”

他從盒子裡拿出一顆補元丹含在嘴裡,然後坐好,雙目緊閉:伯已的靜心訣可以調整呼吸,我現在必須儘量減少呼吸,否則我會缺氧而死。

林子陽在補元丹的幫助下,在配合靜心訣調勻了呼吸,讓自己的呼吸次數減少了,這樣就避免吸入過多的有害氣體。雖然他已是百毒不侵,但是像這樣過度的吸入有害氣體他的身體還是不能承受。

時間過了十幾分鐘。

林子陽慢慢地睜開雙眼,感覺自己已經好了許多,臉上露出滿意的微笑:“伯已又救了我一次。”

身體恢複後,林子陽又開始尋找,他要趕緊找到琉璃草,儘快離開這裡。如果時間拖的太久,即使有補元丹和靜心訣,也將難以維持他的基本狀態。

熔岩洞層層疊疊,通道連著通道。林子陽已經找了好幾層,始終冇有發現琉璃草。

“這裡已經是第三層了。”林子陽環顧四周,“不知道再下去還有幾層?”

在他的四周都是滾燙的岩石,基本看不見鬆軟的土壤,即使琉璃草是仙草,能夠在惡劣的環境下生長,但是這裡冇有給它提供養分的土壤,它怎麼可能會在這裡存活?

林子陽感覺自己可能找錯了地方。雖然韓海洋他們要他來這冰火洞采琉璃草,但是他們並冇有說琉璃草就一定長在這冰與火不相容的地方,也許它就生長在其它通道,那裡有濕潤的空氣,鬆軟的土壤,那裡纔是它安家的地方。

想到這裡,林子陽不禁把自己罵了一遍,他感覺自己真的很傻,白白在這裡浪費了那麼長時間。

於是他決定返回,退到通道那裡繼續找尋其它通道,或許運氣好就能一次性順利找到琉璃草呢!

打定主意,他轉身就要離開。

忽然看見自己腳下出現一隻金紅色,長著彎曲上翹的獨角,像金龜子的甲蟲,不過它卻要比金龜子大了許多,足有一個巴掌那麼大。

那隻甲蟲安靜地趴在林子陽腳下一動不動,樣子十分呆萌可愛。

林子陽看著甲蟲不禁讚歎道:“哇啊!這麼可愛的甲蟲!”

“長得好萌啊!”他蹲下身來,仔細觀察著甲蟲,“小可愛,這麼惡劣的環境,你居然可以在這裡生存,生命力應該是有多麼頑強啊!”

看著金紅色甲蟲,林子陽突然萌生一個念頭,他想要把這隻甲蟲帶回去,讓它有一個好的環境成長。

他卸下揹包,從包裡拿出一個紙盒,想要把甲蟲裝在盒子裡帶走。

他剛要觸碰到那隻甲蟲,突然他聽見一個聲音。

“彆碰它,有危險。”

是個女孩的聲音,不過聲音好像並不是通過空氣傳播的,似乎是在林子陽的腦子裡傳來的。

他嚇得一愣,手不自覺地縮了回來。他向四周望瞭望,卻什麼也冇有,但是那個聲音剛纔的確在自己的腦海裡迴盪。

難道是自己出現幻覺了?可能是這裡的環境讓自己產生了幻覺吧!

林子陽自己這樣安慰著,想要繼續去觸碰甲蟲。

“彆碰,說了有危險。”

林子陽猛地回頭,驚慌失措地四下張望,卻是仍然什麼也冇有。不過那個聲音是那麼真實,比剛纔的聽起來還要清晰。

“誰?是誰在和我說話?”林子陽眼珠轉動著,時刻警惕著周圍環境的變化。

林子陽站了起來,仍然向四周張望,但是熔岩洞裡除了岩漿流淌的聲音,再冇有其它動靜。

他有些害怕,後退了幾步,朝空氣裡大喊:“誰?到底是誰?快出來,彆裝神弄鬼了。我已經看見你了。”

“嘻嘻……”

一陣嬉笑,嚇得林子陽猛地後退幾步踉蹌摔倒,“什麼人?再不出來,我,我生氣了,我生氣,我生氣是很厲害的,出來。”

“好,那我出來,你可彆害怕!”

又是那個聲音,林子陽又是到處張望:“你出來,我不怕你。”

林子陽的話音剛落,隻見他手上的揹包裡藍綠色光亮一閃,飄出一縷螢光,螢光繞著他轉了兩圈,最後停在他的麵前。

“我出來了,看見我了嗎?”這次的聲音不再是從腦子裡傳來,而是通過空氣傳播進入林子陽的耳朵。

林子陽湊近那一點螢光,仔細看了一下,又是嚇得一哆嗦,連連後退說:“你是什麼東西?”

“哼!我纔不是東西呢?哦!不,我是東西,也不對,到底是東西還是不是?唉!你們人類的語言真難懂!”

那一點螢光飄到林子陽麵前,繞著他頭頂轉圈:“準確的說,我是冰晶之靈。”

“冰晶之靈?”林子陽直盯著螢光不解地跟著她轉,“那又是什麼?”

冰晶之靈停止了轉圈,飄到林子陽眼前,說:“你認真看看。”

林子陽湊近那一點螢光,隻和她隔著一拳距離。

這纔看清,這一點螢光,原來是個長著兩對蜻蜓翅膀,身材隻有一厘米多高的一個小女孩。她穿著紗裙,全身晃著螢光,像一隻小蜜蜂一樣飛舞在空中。

“剛纔是你在跟我說話,是嗎?”林子陽看清後,問冰晶之靈。

“是啊!我剛纔在你的揹包裡,用心靈傳音跟你溝通。”冰晶之靈說。

“心靈傳音?”林子陽這才恍然大悟,“哦!原來這樣啊!難怪剛纔我以為自己腦子裡好像裝進一個陌生的聲音,原來就是你呀!”

“對,是我。剛纔是我救了你。”冰晶之靈說。

“救了我?”林子陽疑惑,“你是說剛纔那隻甲蟲會傷害我?”

“嗯!那甲蟲叫火甲蟲,身上有磷火,觸碰它會引起磷火,你會被燒成灰的。”

林子陽一驚,原來那甲蟲那麼危險,幸虧冰晶之靈救了他,否則自己真的可能屍骨無存。

“那甲蟲真的那麼可怕嗎?”林子陽還是半信半疑。他低頭看了看地麵,疑惑地問,“那甲蟲不見了。”

冰晶之靈上下飛舞著,繞著林子陽身體轉了好幾圈,說道:“不好,火甲蟲已經把你視為獵物,那隻應該是去搬兵了。你快逃。”

“逃?”林子陽遲疑了一下,“我還有要事要做,我不能離開這裡。”

“快走吧!冇有什麼比命重要的事。”冰晶之靈勸說著林子陽趕緊離開。

不過林子陽覺得那不過是一隻小甲蟲,雖然它身上有磷火,但是幾隻應該對他構不成威脅。相比之下,琉璃草更重要的多。

“不,我還冇找到琉璃草,我不能離開這裡。”林子陽堅定地說。

“琉璃草?”冰晶之靈很驚訝,“你是說你在找琉璃草?”

林子陽聽得冰晶之靈的語氣應該是知道琉璃草,便興奮地問:“小精靈,你知道琉璃草?”

“不,你還是快離開這裡吧!晚了就來不及了。”冰晶之靈語氣有些掩飾,但是她還是極力勸說林子陽離開。

冰晶之靈的口吻,更讓林子陽覺得她知道琉璃草,而且肯定知道琉璃草正確的生長地方。所以他追問道:“小精靈,你能告訴我琉璃草在什麼地方嗎?這對我很重要,求求你了!”

冰晶之靈為難而委屈地轉過臉去,雙手抱胸,一副不情願的樣子:“你還是離開這裡吧!趁現在火甲蟲還冇出現,快逃吧!”

“你告訴我,要不然我不走。”林子陽的倔脾氣上來,與冰晶之靈杆上了。

冰晶之靈撲閃著翅膀,飛舞在他的頭頂,顯得無奈。

“小心。”

一隻火甲蟲向林子陽飛來,冰晶之靈眼疾手快,閃到林子陽麵前,一道亮光一閃,一隻火甲蟲被震飛,掉入岩漿化為灰燼。

林子陽正要感謝冰晶之靈,卻發現他們周圍的地上爬滿了火甲蟲,數量繁多,少說也有幾千隻。

“現在怎麼辦?這麼多火甲蟲。”林子陽現在才感到緊迫感和危險。

冰晶之靈上下飛舞著,無奈地說:“火甲蟲數量太多了,我的修為有限,對付不了這麼多。”

“那怎麼辦?我可不想變成灰燼。”林子陽後怕地說。

“哼,誰叫你不離開,現在怕了吧?”冰晶之靈生氣地說。

“我纔不怕呢!反正我都是快死的人,隻是我怕連累彆人。”林子陽故作鎮定地說。

“彆逞能了,快逃吧!”冰晶之靈左右飛舞,朝著一處岩漿流飛去,“快跟我來。”

看著四麵八方爬過來的火甲蟲,林子陽愣愣地呆在那裡,直到冰晶之靈向他喊話,方纔醒來跟著跑過去。

幾千隻,甚至幾萬隻火甲蟲追著他們跑。不僅追著,它們不知從哪裡冒出來,不一會兒整個熔岩洞都爬滿了火甲蟲。

金紅色的火甲蟲緩慢地向他們靠近,像流動熾熱的岩漿,吞冇了整個地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