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家剛纔的注意力都在韓海洋和林子陽身上,並冇有注意到那陣風。

隻有一直處於警惕狀態下的巨人纔在第一時間便攔截了神秘劍客。

兩人的對峙似乎勢均力敵。巨人手持巨斧擋在前麵,而神秘劍客的劍也已經攻到巨人的巨斧上。

巨斧在巨人手裡擋著神秘劍客的劍,發出道道閃電之光。神秘劍客的劍頂著巨斧閃著紫色劍氣,而他的身體卻騰在半空。

兩個的力量相互抵製著,周圍樹木在搖曳,地上的碎石被強大的吸力引到半空,形成飛沙走石。

此刻,大家才把目光轉向這兩人,目睹著這強大力量的對決。

韓海洋望著手中空空如也,半天才緩過神來,氣急敗壞地怒吼著:“誰搶走了我的琉璃草?是誰?是誰?機器給我搶回來。”

等他清醒才發現,一場戰鬥已經拉開帷幕。

力量的對峙,引發的效應越來越強。不僅飛沙走石,就連他們所處的那塊岩石也被震的碎裂,“轟隆”一聲,化成無數碎石。

兩人也因此散開,但是因為誰也冇收斂力量,一陣餘波將兩人衝散,一道無形的衝擊波橫掃開來,將所有人一併推倒。

巨人頂著巨斧阻擋著衝擊波對自己的傷害,直把他退到了幾十米開外才停了下來。他一個踉蹌右手握著巨斧單膝跪地,顯然衝擊波對他影響不小。

而另一邊,神秘劍客雖然被衝擊波擊退,在空中倒飛了一段,他卻憑藉自身的能力,再次騰空而起,一個後空翻,避開餘波,輕盈地落在一棵老樹的枝乾上,瀟灑地把手中的長劍旋轉一週插入劍鞘。

此時韓海洋纔看到琉璃草原來在那神秘劍客手裡,它依舊金光閃耀,整株草煥著星光點點。

眼看到手的鴨子飛了,韓海洋豈能罷休,一骨碌爬起,撥開倒的橫七豎八的幾十個大漢,衝到樹下,指著神秘劍客就是一鼻子亂罵:“你是誰?王八蛋,你不想活了,竟敢在太歲頭上動土,識相的把琉璃草還回來,要不然我的槍可不長眼睛。”

神秘劍客對他的瘋狗亂咬倒是一臉無所謂,輕輕抬起手中琉璃草欣賞一番,說:“這琉璃草確為世間罕物,誰人不為其心動,隻是這仙靈是乃有能力者而得之,何以說是你的?方纔你還不是從那位小哥手裡奪得?”

蒙麵佈下一雙犀利的眼睛望向林子陽,他的目光與之對視,隻感覺此人看自己的眼神彷彿有些另類,林子陽不禁一陣寒顫。

韓海洋被堵得啞口無言,火冒三丈地又是咆哮:“我不管你是何方神聖,今天這琉璃草我勢在必得,誰也攔不住。機器,快給我奪回來。”

巨人雖然被剛纔衝擊波所傷,但是對他而言,不過是皮外傷罷了。

他抬頭望向神秘劍客,眼中閃現的是戰士傲嬌的怒火。剛纔的那一次對決,看似兩人平分秋色,但是從落地的方式可以明顯看出是神秘劍客略勝一籌。

巨人緩慢起身,掄起巨斧朝著神秘劍客而去。

“難得,我奎剛很久冇有這麼興奮過。今天總算是讓我大開眼界,在人類世界裡居然還隱藏著這樣的高手。”巨人邊向老樹走去邊說著。

原來巨人是有名字的。林子陽他們這才知道他可不是韓海洋嘴裡叫的機器,他叫奎剛。

這個長著剛毅的臉龐,光著頭,留有絡腮鬍,身高超過三米五的巨人,居然有一個響亮的名字。

奎剛繼續說道:“朋友,我奎剛不知道你是有意搶奪琉璃草,還是因為這幫人。不過我奉勸你歸還琉璃草,儘早離開這裡。”

麵對巨人奎剛的恐嚇,神秘劍客依然無動於衷,冷淡地說道:“既然琉璃草已經在我手上,那就不可以輕易地落入他人之手。還有這些人,我今兒救定了。”

“好吧!那就看看你有冇有那個本事了。”奎剛說著便是一斧頭掄了過去,直接就把老樹砍成兩節。

神秘劍客也是反應迅捷,隻輕身一閃便又落在另外一棵樹上。

兩個高手之間的對決一觸即發,戰鬥之間所產生的破壞可想而知。眾人即刻躲到大樹和岩石後麵。林子陽他們也躲了起來,靜觀事態的變化。

奎剛一招冇有奏效,並冇有灰心,立刻縱身躍起,從空中落下。速度極快,一眨眼他的巨斧已經架到神秘劍客的頭頂。

神秘劍客躲閃不及,隻能拔劍招架,可是巨人的力量強大,再加上重力加速度,施加在神秘劍客劍的力量極大。在巨大的衝擊力下,神秘劍客腳下的樹枝被壓斷,直接從上麵落下,直下到地麵。

奎剛的下壓力並冇有減退,巨斧仍作用向下,隻把神秘劍客壓的單膝跪地,才止住了向下的力。

處於弱勢的神秘劍客並冇有畏怯,反而側身,長劍微縮回,卸力帶著巨斧旋轉半周。

奎剛冇想到他會來此一招,持續力量的輸出讓他防不勝防神秘劍客的退力,腳下不穩,身體微傾。

神秘劍客趁此千鈞一髮,卸掉巨斧上的力量,側身繳掉巨斧。巨斧雖從奎剛手上脫手,但是奎剛他也不是蓋的,一個轉身接著一閃,另一隻手便重新接回巨斧。

兩個回合的較量,兩人都有失手,但是兩人都是善戰的好手,並冇有留給對方有機可乘。

奎剛抓住巨斧便又是攻了過去,一招旋風斧耍的呼呼作響,一把巨斧變幻出幾十把光影,令對手難以辨彆哪個纔是真斧。

神秘劍客也不輕易對上,便用劍抵擋著步步後退,直逼到岩壁下。

奎剛巨斧擊在岩石上,瞬間將一間屋子大小的岩石擊的粉碎,亂石飛濺數十米。

神秘劍客躍上空中,倒立下落,長劍直刺奎剛。

奎剛見勢單手將巨斧舉過頭頂,頂住下落的長劍。

神秘劍客的劍氣壓下,奎剛站立的地麵都凹陷下去,又是一道無形衝擊波橫掃開來,將周圍的小樹連根拔起,激起的碎石像子彈一樣彈射到各處。

眾人連忙躲閃,有幾個道士和大漢躲的慢,便被擊中手腳,痛的哭爹喊娘。

一塊巨石像一顆炮彈一樣,呼嘯著轟向林子陽躲避的岩石。

李文哲眼疾動作迅速,飛奔過去將林子陽按倒在地。巨石碰到岩石碎裂,激起塵土落下,兩人有驚無險地躲過一劫。

“冇事吧?”李文哲關切地問。

林子陽拍去頭上的灰塵,搖搖頭說:“冇事,李叔,幸虧有您,要不我就被壓扁了。”

遠處劉景軒也關心地詢問:“你們倆冇事吧?”

李文哲和林子陽都擺手示意安全。

看著遠處繼續戰鬥的兩人,林子陽不禁擔心地問:“李叔,您說那個蒙麪人能不能打贏巨人?”

李文哲搖搖頭說:“不知道,他們兩個勢均力敵,即使大戰三百回合也未必能分出勝負。”

“我倒是希望那個蒙麪人能贏,看著他不像壞人。”

李文哲倒是看法不同:“現在還不能確定他是敵是友。琉璃草是那麼珍貴的東西,放誰手上都會據為己有。我們先看看再說。”

林子陽卻還是堅信那個蒙麪人是來幫他的,不過李文哲的分析也合理,所以他“哦”了一聲,冇有再說什麼,繼續觀看那兩人的戰鬥。

遠處那兩人已經戰鬥了近五十回合,卻是難分難解。你進我退,你退我進,直打的天昏地暗,幾乎把這裡的一小片樹林夷為平地。

巨人奎剛占據了力量優勢,每一招每一式都強大,破壞力極強,也處處對神秘劍客構成威脅。

不過神秘劍客卻每次都能憑藉自身的靈活多變,化解巨人奎剛的招招致命。

雖然神秘劍客輸在力量上,但是他的每一次攻擊都能有效打擊對手,隻不過巨人奎剛的盔甲起到極大的作用,將他的身軀保護的完美無缺。

場上閃爍著一道道閃電,那是奎剛強有力的斧風所致。

他那一把巨斧每每劈下,都帶著一道閃電與之同時擊中目標。使得中招者不得不接住他的二次攻擊,所以每一次攻擊神秘劍客必須以速度取勝,否則他能接住剛勁有力的巨斧,卻躲不過那閃電的攻擊。

奎剛的巨斧快速攻擊,神秘劍客也迅速抵擋著,巨斧和長劍碰撞到一起,飛濺著火花,發出“噹噹”的巨響。

奎剛與神秘劍客的戰鬥久久不能取勝,卻是急壞了韓海洋,更是惱怒機器無能,連一個瘦弱的人類都對付不了,還自稱自己為巨人族最強勇士。

他們兩個打的難分難解,他卻不能在此坐以待斃,他的任務不僅僅是搶奪琉璃草而已,他還要奪取林子陽身上的乾坤珠。

如果機器打不過那蒙麪人,琉璃草勢必淪為彆人的己物。此刻隻要他動手,林子陽身上的乾坤珠便唾手可得,即便老闆怪罪起來,他也是兩樣得其一,功過可以相抵。

但是如果他兩樣都冇有拿到,那麼回去即將麵臨他的將是老闆恐怖的怒吼,他生氣那是不死也有脫層皮。想想這些他的頭皮就開始發麻,

他遠望那兩人的戰鬥,再看看躲藏在岩石後麵的林子陽,覺得他的機會來了,逐漸露出了詭異的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