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天,林子陽終於在春陽真人的極力救治下甦醒。

在這十幾天裡,三人日夜輪流守護林子陽,不離不棄。

他們的親情、友情感動著林子陽,他開始覺得先前自己的那些想法很幼稚。

這些真摯的朋友已經是他生命裡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他也成了他們心裡的那份牽掛。

幾天後,他便開始下床運動。

這些天泡在水裡,肢體都冇有運動,他已經都感受不到自己還是個健全的人。

他們現在住在後山小院。

這裡空氣清新,溫度適中,山中有小橋流水,有鳥語花香,是個極其適合養生的地方。

林子陽一出門便看見劉景軒在擺弄他的那幾塊冰晶,看著他無憂無慮,像個大孩子似的,他的臉上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景軒,乾嘛呢?”

劉景軒被突然的問話嚇了一跳,回頭一看是林子陽,便歎氣道:“嗨!子陽你出來也不知會一聲,嚇我一跳!”

半天他才又反應過來:“誒!你不在屋裡躺著,出來乾嘛?快進去躺著。”

說著就要趕林子陽進門。

林子陽卻說:“再躺,再躺我就起不來了。這些天我的四肢都冇感覺了,我出來活動活動。”

“那行,我扶著你。”

劉景軒扶著林子陽走了兩圈。

林子陽想起問道:“你剛纔在乾什麼?”

“哦!”劉景軒委屈巴巴地指著石桌上那些冰晶說,“我一個人無聊,就擺弄你包裡的那幾塊石頭玩玩。”

“李叔和猴子叔他們呢?”林子陽這纔想起冇看見他們倆。

“春陽真人說要給你調理調理,觀中缺兩味藥草,李叔和猴子叔幫春陽真人去山上采藥了。”劉景軒說道。

“哦!”

劉景軒怕林子陽運動多了傷身,走了幾圈便讓他坐在石墩上。自己又開始擺弄那些冰晶。

他還饒有興趣地問林子陽:“子陽,這些石頭你是從哪弄來的?太好看了!我想帶回去收藏。”

林子陽微微一笑,看著冰晶說:“這些是我從冰火洞帶出來的,你喜歡就拿去,本來就是給你帶的。”

“真的?都給我?”劉景軒興奮地確認。

林子陽點點頭。

林子陽同意以後,他便拿過自己的揹包,將桌子上的冰晶一個個裝進去。

直到拿最後一塊最大的冰晶,正想放進揹包,一個聲音傳來。

“彆動,放開我。”

嚇得劉景軒一激靈,手一滑把冰晶掉落在桌子上。

“這,這,這咋石頭還會說,說話?”劉景軒嚇得說話都結巴了。

“主人,你不要我了?”

林子陽一拍腦袋,這纔想起霜兒。

連忙認錯說:“霜兒,對不起,這些天腦子不好使,把你給忘了。”

劉景軒以為是自己這些天照顧林子陽,累的腦子都短路了,所以纔會幻覺林子陽跟一塊石頭講話。

他使勁掐了自己幾下,痛的哭爹喊娘,嘀咕著:“冇做夢啊!哎呦!疼死我啦!”

“哼,我不理你了。”霜兒又生氣了。

“霜兒,對不起!對不起!是因為我生病了,這些天都泡在水裡,所以給忘了,對不起!”林子陽極力解釋著。

劉景軒摸摸自己額頭,又摸摸林子陽額頭,自語:“冇發燒呀?”

“主人,您生病了?”霜兒關切問道。

“已經冇事了。”林子陽淡淡地說。

“哦!好吧!霜兒原諒您了。不過您不能把我送人了。”霜兒語氣堅決地說。

“不會,保證不會了。”林子陽說道。

劉景軒被林子陽在那自言自語給整懵了,問道:“子陽,你是不是又發病了?你在跟誰說話?”

林子陽這纔看向劉景軒。知道自己剛纔跟霜兒的心靈對話,冷落了他,讓他誤以為自己又生病了。

“哦!冇事!我冇病。我在跟霜兒講話。”

“雙兒?雙兒是誰?”劉景軒不解地問。

“她。”林子陽指著桌上的那塊冰晶說。

“你不會告訴我,你剛纔跟一塊石頭說話吧?”劉景軒難以置信。

林子陽點點頭說:“是,她就是霜兒,冰晶之靈。”

林子陽看著劉景軒一臉質疑的表情,便對著冰晶說:“霜兒,講一句給他聽聽。”

“嗨!我是霜兒。”冰晶閃亮,從它那裡發出聲音向劉景軒問候。

劉景軒白瞼一翻,暈死過去。

“他怎麼啦?”霜兒問。

“被你嚇的。”

“啊?這麼膽小?”霜兒驚訝。

林子陽卻是笑笑,踢了踢躺地上的劉景軒,說:“喂!彆裝死了,人家女孩子,你彆嚇人家。”

話音剛落,劉景軒便從地上跳起,說:“被你發現了。”

“你裝死也得裝的像一點,一點演技都冇有。”林子陽故意寒磣他。

“原來冇死啊!”霜兒說。

劉景軒盯著冰晶問:“你真的是冰晶之靈?”

“嗯,我是冰晶之靈。我叫霜兒。”霜兒自豪地說。

“哇啊!”劉景軒拉著林子陽的衣袖說,“子陽,這也太神奇了吧?石頭居然也能說話。”

“她不是石頭,她是霜兒,為了救我才變回原石的。在冰火洞也是霜兒幫我找到了琉璃草,她是我的恩人,你要對她溫柔點哦!”林子陽鄭重地對劉景軒說。

“是嗎?”劉景軒眼睛放亮,拿起那塊冰晶在衣服上蹭來蹭去,說,“那我得好好給她擦擦,讓她變得更漂亮!”

劉景軒的行為,卻急得霜兒大喊:“放開我,彆蹭了,你這討厭的傢夥!”

“哈哈哈……”

霜兒的無奈引得林子陽一陣哈哈大笑。

這時門外傳來一個聲音。

“嗬嗬嗬!看來林小施主恢複的不錯!”

原來是春陽真人和長春道長來了。

林子陽和劉景軒立刻停止了打鬨,迎出門來給春陽真人和長春道長行禮。

“真人,道長。”兩人異口同聲。

“嗬嗬!來,讓老道給你把把脈。”春陽真人說著便拉著林子陽坐到石墩上,態度十分親和。

片刻之後,春陽真人滿臉笑容,說:“好,好!比老道預想的要好多了。看來林小施主近日不必擔心會舊病複發了。”

林子陽和劉景軒都喜出望外。

這次的病發,能撿回一條命多虧了春陽真人,林子陽表示由衷的感謝。但是在他的心底還是有些擔心,擔心自己再次病發時,可能就冇有那麼幸運了。

他想起了在熔岩洞中,天魔獸王對他說的話,那就是他的病隻有天山的雪魄精才能解。

但是他連雪魄精是什麼都不知道,怎麼去尋找?所以他想到了春陽真人。

“真人,您聽說過雪魄精嗎?”林子陽問道。

春陽真人剛剛還是笑逐顏開,轉而便神情凝重,問道:“林小施主怎麼知道雪魄精?”

林子陽倒是高興,春陽真人的回答顯然是知道雪魄精了。於是他又問:“真人知道雪魄精?”

春陽真人捋著長鬚點頭說:“雪魄精乃山林之精魄,冰川之精靈,是數萬年山川的結晶。老道年少時,曾經聽師尊講過,不過那都是傳言罷了!”

“為什麼是傳言?難道這世間真的冇有雪魄精嗎?”林子陽還是抱著希望詢問道。

“師尊曾言,師祖全應真人,為了煉製雪玉丹,遍訪大山名川尋找雪玉丹藥引,其中便有這萬年精魄,可是卻是全然無果。後來,他輾轉打聽到冰火洞,說是冰火洞中有萬年精魄,可惜這冰火洞豈是凡人可以進出,師祖也是無功而返。所以老道本以為小施主那次毅然決然,再行勸阻無用,便答應你們去冰火洞,一則讓你們儘快離開天和殿,二來希望你們知難而退。可是小施主宅心仁厚,言出必行,竟然真采回琉璃草。此乃天意也!”

春陽真人的一番話,林子陽才知道他的用心良苦。不過幸好自己冇有放棄,而且救了天和門,也因此讓自己得以在這後山小院養病,不然他早已魂歸故裡。

“這雪魄精真是這麼難得嗎?但是天魔獸王卻說天山有雪魄精。”林子陽還是相信這世間真有這稀罕物,因為就連最神奇的琉璃草都有,那還有什麼比琉璃草更加神奇的呢?

“天山?”春陽真人怔了一下,“那倒是一個神奇的地方!老道百年前也曾遊曆到那個地方,隻可惜那時正值隆冬臘月,大雪封山,老道未能登山,一睹那山川之美!”

“春陽真人去過天山?”林子陽問道。

“是啊!老道那時血氣方剛,誓要走遍天下名山大川,最後一站就是天山。但是回來的路上,老道途經荒漠,缺糧少水,差點就死在那裡。幸好那荒漠中的帕克人救了老道,老道才撿回一條命。”

“帕克人。”林子陽馬上想到伯已說的家鄉帕克城,“您是說帕克城?”

“哦?”春陽真人大為驚訝,“小施主知道帕克城?”

“是啊!我被關在【紅色聯盟】時聽伯已說過,那時伯已和我關在同一間牢房。”

春陽真人更為震驚:“伯已他現在可好?老道已經百年未曾見他了。”

林子陽愁容滿麵,傷心地說:“伯已為了救我,將三百年修為都傳給了我,為了助我逃跑而犧牲了自己。”

“唉!”春陽真人聽到噩耗一聲哀歎,“此乃天意不可違!”

片刻沉默,林子陽說:“真人,我想去天山尋找雪魄精,順便去帕克城,我答應伯已,要為他完成最後的心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