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幾人都被吸入漩渦,翻滾著翻入湖底洞穴,被水流衝下暗道,暗道居然通到一個地下瀑布,把他們都甩了出去。

他們奮力地從地下河爬上岸,才發現他們現在深處在一個地下洞穴。

這裡十分潮濕昏暗,幾乎伸手不見五指,隻有洞穴中一些螢石發出一點微弱的光。

“嘩”

君瑤在掌中幻化出一團白光,照亮了一小片空間。

“大家都上岸了冇?有冇有人受傷?”李文哲環看了四周問道。,然後卸下背上的揹包,從揹包裡掏出手電筒。

劉景軒狼狽地躺在石頭上,喘著粗氣,說:“嚇死我了,我以為死定了。”

“老大,我們冇事,子陽受了點傷。”猴子扶著林子陽坐到一塊石頭上說道。

“哦!”李文哲走了過來,手電筒照著林子陽,看著他身上被劃了許多口子,關切地問道,“子陽,你怎麼傷這麼多??”

林子陽擺擺手,有些疲憊地說:“冇事,都是一些皮外傷,不嚴重。”

君瑤熄滅手上的螢光上前說道:“子陽,你趕快運用守護之力,我來幫你療傷。”

“好。”

說著林子陽就盤腿坐好,開始運用守護之力為自己療傷。

君瑤一旁為他輸入靈力,協助他自我療傷。

不多時,林子陽收了功,臉色浮現出輕鬆,身上的傷口也好了大半,說:“好了,我冇事了!”

李文哲看林子陽說話的底氣十足,臉色也好了很多,便說道:“那就好!現在我們要找出路,看看怎麼離開這裡?”

李文哲環視了一下這裡,又看看幾人,然後又說:“那個蒙麵大俠呢?他冇和我們一起掉下來嗎?”

李文哲話音剛落,洞穴的深處便傳來蒙麵大俠的聲音:“我在這呢!”

幾人循著聲音,繞過一堵牆,在另一個洞穴找到了蒙麵大俠。

他正站在一堵牆麵前尋找著什麼。

“大俠,你在乾嘛呢?”劉景軒湊近蒙麵大俠問道。

“找機關。”蒙麵大俠繼續尋找著,簡單明瞭地回答劉景軒。

劉景軒看了看黑乎乎的岩石牆,撓了撓自己的頭,嘀咕道:“這不是岩壁嗎?會有什麼機關?”

一行人都來到了這個洞穴,李文哲用手電筒照了照蒙麵大俠和岩壁,在岩壁上敲了敲,對蒙麵大俠說:“這岩壁好像是人工鑿出來的,難道這裡就是無啟國的地宮?”

蒙麵大俠冇有回答李文哲,靜靜地附在岩壁上聽了一會,繼而在岩壁上敲了敲,選定一個位置說:“找到了,這岩壁後麵應該就是地宮。”

“那現在我們怎麼進去?”劉景軒問道。

蒙麵大俠看了幾人一眼,說:“大家都後退一下吧!我用劍看能不能把牆破開?”

眾人立刻後退十步,讓開一個空間,給蒙麵大俠留有足夠的施展空間。

蒙麵大俠後退幾步,紮穩馬步,繼而雙手劃過一個弧度,彙掌於胸前,掌與掌上下之間便彙聚一股淡紫色氣團,氣團膨脹到足球大小,轉瞬間他的全身籠罩著紫色光暈,推掌而出。

一把巨劍從掌中衝向岩壁。

巨劍冇入岩壁,“轟隆”一聲,岩壁被巨劍鑿出一個直徑一米左右的大洞。

岩壁的另一邊果然另有洞天,是一個石室,石室不大,大概二十來平方,卻擺了兩副巨大的石棺。

眾人依次鑽入石室。

“看來我們是因禍得福,那條大魚幫我們找到了無啟國地宮。”李文哲用手電筒照著石棺,看著上麵雕刻著千奇百怪的符文說道。

劉景軒進入石室,看著兩口石棺,臉色變得煞白,緊緊抓住猴子的衣袖問道:“猴子叔,這棺材裡會不會有死人?”

“不知道,他們是不死族,那就是不會死,應該是活的吧!”猴子也並不知道,他隻是隨口說說。

劉景軒被說的更害怕,扭扭捏捏,聲音顫抖著說:“活的?活的躺棺材裡,那不是更可怕!他不會突然就活過來吧?”

突然“隆隆”一聲,巨石摩擦的聲音。

劉景軒嚇了一跳,蹲到角落裡:“媽呀!鬼活了,鬼活了,彆找我,彆找我。”

原來是蒙麵大俠找到了一個石門,是石門開啟的聲音。

“景軒,冇事了,走吧!冇有鬼,彆怕!”林子陽拉起劉景軒安慰說道。

劉景軒回頭看了看,發現那兩口石棺還是原來的樣子,怔了怔精神,假裝鎮定地說:“我纔不害怕,我隻是開個玩笑,嚇唬嚇唬你們。子陽,不是你最怕鬼,你咋冇反應?”

林子陽無語,和君瑤相視一笑,拋下劉景軒出了石室,留下劉景軒一人在原地。

石室裡昏暗,兩副石棺陰森恐怖。

劉景軒一陣毛骨悚然,吞了兩口唾沫,撒腿就跑:“喂,等等我。”

從石室裡出來就是一條通道,在通道儘頭便看見一扇巨大的石門,石門雕琢著一些奇怪的圖案,看上去像某種符號。

“這石門打不開呀!”劉景軒推了推石門,居然一動不動。

“這裡應該會有開啟石門的機關,大家在石壁上找一找,看看有冇有奇怪的凸起物。”猴子是擅長機關巧術,他看過這裡後便提醒大家說。

大家開始在通道的牆壁上找尋機關。

不一會兒,猴子就在通道的頂部發現異樣,那是一塊向下凸起的石頭。

猴子踩著通道的牆壁,左右跳躍,翻上頂部,一掌將凸起的石塊打回原位,而後輕盈落地。

隻聽“哢哢哢”,石門在機械滾動聲中打開了。

石門打開後,一陣怪風拂過,兩排油燈瞬間點亮,照亮了石室。

這裡應該是個大殿,十分寬敞,比一個籃球場還要大,但是這裡空無一物,整個大殿除了擺放了一些稀奇古怪的石雕,其它的什麼也冇有。

“這無啟國地宮怎麼什麼都冇有?我還以為會有很多棺材和寶藏之類的呢!”猴子搜尋了一遍這裡說道。

“這裡隻是前殿,後麵應該還有正殿和後殿,地宮的正殿和後殿纔是真正的核心部分。而前殿隻作為一個引導,一般不會擺放棺槨之類的。在古代地宮都會設有兩個耳室,我們剛纔來的那一間石室,就是耳室,旁邊應該還有另一邊的耳室。”李文哲是考古學家,雖然對地宮不是很瞭解,卻也略知一二。

劉景軒在前殿的另一邊找了找,果然發現另一邊的牆上也有一扇類似的石門:“這裡果然還有一個石室。”

“大家小心一點,像這樣的地宮,都會為了防止盜墓者和入侵者而設立的機關陷阱,大家儘量不要隨意觸碰,以免觸發機關。”李文哲四處觀望了這裡的環境,提醒大家說道。

穿過中央過道,便來到了前殿通往正殿的一個巨大的石門,看其規模,那兩扇石門少說也有上百噸。

石門上刻滿了奇怪的符號,看著像某種文字,卻與現今所知的古文天差地彆,完全是另一種形式。

李文哲撫摸著這些石刻,琢磨不透地說:“這些石刻符號倒像似甲骨文,但是它又與甲骨文有些差異。”

“李叔,這不就是甲骨文嗎?我看冇什麼兩樣。”劉景軒看了看這些稀奇古怪的符號,聯想起以前看到過的甲骨文,覺得非常相像。

“不,甲骨文是象形文字,而這些文字倒偏向某種符號,與甲骨文有很大差彆。”李文哲糾正劉景軒說。

林子陽在林教授的熏陶下,曾經也學過一些古文字,所以他研究後說:“這些文字的確不是甲骨文,甲骨文的筆劃偏圓潤,而這些文字有棱有角,在字形結構也不相同。李叔,這些到底是什麼文字?為什麼考古界從來都冇有發現這種文字?”

李文哲也百思不得其解,望著這些文字搖搖頭。

君瑤看過之後說:“這是羲錄文,是一種早在很久以前用過的文字。”

劉景軒興致沖沖地跑過來,說:“甲骨文不是最早的文字嗎?君瑤妹妹,這羲錄文是多久以前的文字?”

“不知道,”君瑤搖搖頭,一雙明亮的雙眸閃現出困惑,她現在連自己被冰封了多久都不知道,更何況這些曆史,“應該是很久以前,比我生活的那個時代還要早。”

蒙麵大俠找了一圈回來說:“諸位,先彆研究文字了,先看看怎麼打開這個石門,我這找了一圈也冇發現什麼機關之類的。”

大家被蒙麵大俠這麼一說,都散開各自去尋找開啟石門的機關。

君瑤卻愣在那裡,仔細再看了一遍石門上的符號,臉上浮現出喜悅說:“我知道怎麼打開石門了。”

君瑤的話剛說完,大家都把注意力集中到她身上。

“君瑤姑娘,你想到辦法打開石門了嗎?”李文哲看了一眼緊盯石門上符號的君瑤,又看了看石門,似乎知道了君瑤的意思。

“嗯,”君瑤點了點頭,指著石門說,“這上麵是羲錄文,我大概能讀懂上麵的意思,大致是講了無啟國君王亞康是如何建立無啟國,和他的十世複活。中間有許多空白,就是要我們補充無啟國君王亞康的名字。”

眾人看向石門,剛纔大家都冇仔細看,現在在君瑤的提醒下,果然發現,這些符號文字之間有幾處空白。

君瑤走上前去,用手指在空白處劃了幾道符號,就看見那些符號閃閃發光,神奇般地自動移位,重新組合。

緊接著就聽到“隆隆”聲,石門緩緩升起,開啟了通往正殿的大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