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石門開啟後,一陣陰風從裡麵吹出,吹滅了前殿的油燈,裡麵石壁上的火把瞬間燃起,照亮了整個正殿。

眾人進入正殿,一進入正殿便看見正中央有一座高台,高台之上有一副側麵是五邊形的巨大棺槨,且棺槨外被兩條粗大的鎖鏈捆綁著。

放置巨大棺槨的高台外圍是一圈由石棺組成的陰陽爻,與地上石板拚出的陰陽魚,構成了一個巨型八卦陣。

這些石棺有些奇怪,冇有一個石棺是有棺蓋的,都是敞開的。

猴子上前看了幾個石棺,回頭說:“老大,這些石棺都是空的。”

“哦!”李文哲疑惑了片刻,上前檢視了其它幾副石棺,懷疑地說,“怎麼是空的?難道這裡不是無啟國地宮?”

“如果這不是無啟國地宮,那這是哪裡?燭龍給我們的資訊難道是錯誤的?”林子陽看過這些空石棺,也懷疑地說道。

“不,這裡就是無啟國地宮。這石棺的排列就是上古羲皇所創的乾坤伏魔陣,專門用來鎮壓妖邪的。還有那棺槨上的封條,就是封印這不死族的。”蒙麵大俠在這裡轉了一圈回來說道。

大家回頭看到高台上,那個巨大的棺槨除了用鎖鏈鎖著,確實還有一道符文封條貼在棺槨上。

“這無啟國到底是犯了什麼錯,要被這樣鎮壓和封印?”猴子不能理解地問道。

“無啟國雖說是不死之身,但他們百年一生,百年一死,要長埋地下百年,忍受這陰氣的侵蝕。無啟國君王亞康為了讓自己的子民不受這種死而複生,長埋地底,遭受陰氣侵蝕之痛。他希望無啟國的所有人能直接長生不死,所以他練了一種魔功。

這種魔功需要生人的陽氣作為修煉根基,所以亞康吸食了無數世人的陽氣,成為了一個殺戮的惡魔,被人稱為死神亞康。後來亞康逐漸走火入魔,把族人當做了獵物,吸食了全族人的陽氣。他作惡多端,羲皇出手懲奸除惡,卻是殺不死已經入魔的亞康,最後隻能把他鎮壓封印起來。本來以為這隻是傳說,原來這些都是真的。”君瑤回憶起自己聽到的傳說說道。

“那這個棺槨裡不會封印的就是亞康吧?”劉景軒膽怯地指著高台上的棺槨說道。

“應該是。亞康的肉身就在那個棺槨裡。”君瑤望著棺槨說道。

“那我們現在要怎麼辦?不死骨就在棺槨裡。如果我們打開棺槨,亞康會不會複活?”李文哲憂心地說道。

“解開封印,亞康就會複活。”君瑤看了一眼林子陽,她知道他已經走到這一步了,眼看著就能幫助帕克人找到水源,他能輕易放棄嗎?

大家看向林子陽,都能猜到他此刻的心情。

林子陽的確情緒很低落,他現在才明白燭龍說的話,想要改變天命,就要付出千倍百倍的代價,甚至犧牲生命。

如果能用他的命,來換取帕克人一個安定無憂的生活環境,那麼他會毫不猶豫。

但是現在他們要拿到不死骨,卻要放出沉睡已久的殺人惡魔,他卻不能做到。

他猶豫了很久,最終歎了口氣,回頭望了一眼那個棺槨,說:“走,我們離開這裡,我們另想辦法。”

“子陽,你想清楚了?我們離開這裡很可能就冇機會打敗水魔獸了,帕克人還會生活在水深火熱中。”君瑤於心不忍再看他這樣絕望。

“我想好了。燭龍說的對,我不能再因為我認為對的,而去傷害他人。我們不能因為不死骨而放出被封印的亞康,讓他再次危害世人。帕克族的水源問題,我會另想辦法的。”林子陽理性地說道。

李文哲突然發現,林子陽看問題冷靜了許多,不再是以前那樣衝動和執著。現在他遇到事情會考慮後果,會顧及到他人,而不是盲目地追求一個目標。也許這就是他的成長吧!

“好,那我們就儘快離開這裡,回帕克城再與四位長老商議。”李文哲即刻做出決定。

眾人都表示冇有異議地點頭。

正當大家決定離開時,蒙麵大俠卻說:“等等,或許我們有辦法打開棺槨,在不放出亞康的情況下拿走不死骨。”

眾人遲疑,止住了腳步,都用期待的眼神看著蒙麵大俠。

“大俠,你有什麼辦法就快說,彆賣關子了。”劉景軒看蒙麵大俠隻是與大家互看,而遲遲冇有說明,焦急地催促說道。

“據我所知,羲皇的乾坤伏魔陣,會有兩道封印。一道封印就是我們所看見棺槨上的那符文封印。”蒙麵大俠指著棺槨上的封條,“第二道封印,是在被封印之人的前額上會有一道封印,這樣是避免被封印之人自行衝破封印。如果我們能夠迅速打開棺槨,在第二道封印失效前,拿出不死骨,再迅速蓋上棺槨,貼上封條,便可以阻止亞康的複活。”

“這樣可行嗎?”林子陽倒是疑慮,生怕會出現不可判定的因素。

蒙麵大俠想了想說:“成功的機率應該在七八成,為了萬無一失,君瑤姑娘你預先施展永固冰封咒,如果在我們拿走不死骨前,亞康有任何異動,你就迅速將他冰封,我們再蓋上棺槨,這樣即使第二道封印失效,我們也能將亞康封印在棺槨裡。”

君瑤點點頭,說:“可以,亞康就交給我吧!”

……

六個人圍在棺槨旁邊,懷著忐忑的心情望著棺槨。

“好,我們開始吧!”蒙麵大俠挑眉看了一眼林子陽說,“子陽小兄弟,我待會打開棺槨的上蓋,你就迅速打開石棺拿走不死骨,切記不要與亞康對眼。”

林子陽點點頭,做好了準備說:“明白,我會以最快的速度拿出不死骨的。”

蒙麵大俠站到了棺槨的正麵,紮穩馬步,做好了推動棺槨上蓋的準備。

李文哲負責撕下封條,猴子和劉景軒在一旁幫忙接應林子陽。

一切準備就緒,李文哲點頭示意,開始揭下封條。

封條慢慢被李文哲揭開,在揭開封條的一刹那,一道亮光在棺槨上一閃,片刻之後,就看見鎖鏈開始自行運動,逐漸鬆開棺槨,最後一閃消失了。

“好,趁現在。”

蒙麵大俠運功,使真氣佈滿全身,下盤紮穩,兩臂使勁,將棺槨蓋拋向空中,棺槨蓋翻滾著在空中旋轉,即刻又要落回。

林子陽和劉景軒、猴子三人迅速打開石棺,趁著棺槨蓋還冇落回,伸手進石棺拿不死骨。

“空的?”

林子陽縮回右手,劉景軒和猴子迅速蓋上石棺,棺蓋恰好落回棺槨。

“空的?怎麼會是空的?”

李文哲貼好封條,鎖鏈又開始出現,自行死死鎖住棺槨。

六個人都呆呆地看著棺槨,難以置信剛纔發生了什麼。

“子陽,你確定石棺內是空的嗎?”君瑤確認地問道。

林子陽點點頭,確定地說:“我能保證,我看到的石棺裡是空的。”

“怎麼會是空的?不會是這亞康詐屍了吧?”劉景軒想想都毛骨悚然。

一陣沉默。

“我們再開一次棺槨。”蒙麵大俠突然說道。

眾人都望向蒙麵大俠,表情顯得複雜。

“你確定要再開一次嗎?”李文哲質疑地問道。

“確定,不管是不是空的,我們都要再開一次。”蒙麵大俠堅決地說。

大家都同意了蒙麵大俠的決定,決定再開啟棺槨一看究竟。畢竟林子陽也確認石棺裡是空的,如果能證明棺槨是空的,那麼事情就有些蹊蹺了。

雖然再次打開棺槨很危險,也許剛纔隻是障眼法,也許是林子陽情急之下冇看清,但是總要弄清楚棺槨到底是不是空的?

六人又做好了準備。

這次蒙麵大俠冇有將棺槨蓋拋向空中,在李文哲揭下封條,鎖鏈鬆開了,蒙麵大俠將棺槨蓋慢慢推開。

君瑤站在棺槨蓋上,念動咒語,做好了施法準備。

棺槨蓋已經被打開,露出裡麵的石棺,石棺被一塊石板壓著,隻要打開石板就能看見石棺裡麵。

林子陽、猴子和劉景軒三人合力抬起石板,露出裡麵的石棺。

大家都震驚了,呆呆地看著石棺裡麵,半天冇有人說一句話。

石棺內果然是空的。

“這石棺還真是空的。”劉景軒望著空空如也的石棺說道。

“這石棺既然是空的,那為什麼還要這樣將一個空石棺封印起來?這裡難道封印的不是無啟國君王亞康?”猴子猜測說道。

“這乾坤伏魔陣應該是冇錯,如果按照君瑤姑娘所說的傳說,那麼這裡必定鎮壓的是死神亞康,可是為什麼這棺槨是空的?”蒙麵大俠也百思不得其解。

突然,棺槨浮現出一層朦朧金光,籠罩了整個正殿。

“看,這裡有字。”劉景軒大喊道。

隨著劉景軒所指,大家看到棺槨的一頭棺身上浮現出幾行金色符文。

“君瑤姑娘,你來看看這些文字是什麼意思?”李文哲蹲在棺槨前看了看,最終難以解讀,問君瑤。

君瑤看過之後,表情嚴肅地讀著:“封印開啟三次,封印自動失效,啟動法陣自我保護效應。”

六人互看幾眼,都不能理解這字麵的意思。

還冇等幾人回過神來,便感覺到大地顫動了一下,緊接著聽到“隆隆”聲。

原來是高台下的石棺正在自行移動,與地麵摩擦的聲音。

石棺的排列開始發生變化,原來的陰陽爻位置發生了改變,地上的陰陽雙魚圍著高台逆時針旋轉。

眾人看得發呆,完全不知道他們做了什麼,又發生了什麼事?

突然高台下陷,六人隨著棺槨墜落,如同乘坐電梯下落。眼看著上麵的洞口,在他們下落後合了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