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曆山,他們找到山神孑禺。

“你們找到打敗水魔獸的辦法了嗎?”山神孑禺問道。

“是的,鐘山之神指引我們去無啟國,我們找到了不死骨,不死骨可以封印水魔獸。”林子陽從揹包裡拿出一根發著微弱金光的骨頭遞到山神孑禺麵前。

山神孑禺漂浮著蛇身,向林子陽移了幾步,盯著不死骨驚訝地看了一會,說:“這就是不死族的不死骨?傳說不死骨可以讓人還老還童。……你們太厲害了!居然可以從死神亞康手裡拿到不死骨!”

“我們冇有遇到亞康,亞康已經逃出地宮封印了。這不死骨是亞康留下的,我們隻是機緣巧合得到它。”君瑤指著林子陽手上的不死骨說。

“是這樣啊!那真是萬幸!”山神孑禺掃了一眼他們三人,說,“那你們計劃怎麼打敗水魔獸?它可要比你們想象的要強許多。”

林子陽回頭分彆看了看君瑤和蒙麵大俠,然後向山神孑禺行禮說:“山神大人,我們希望您能幫助我們打敗水魔獸。”

“你們要我幫忙?”山神孑禺有些糊塗,即刻又明白了林子陽的意思,慚愧地說,“我已經被你們打的元神受損,現在修為還未恢複,恐怕幫不了你們。”

三人互看了一眼,山神孑禺的回答與他們預期的一樣,這未免讓他們有些失望。

林子陽想要再說什麼,卻是吞吞吐吐了半天,也冇表達明白。

君瑤站在一旁揹著雙手,柳眉一挑,便知道林子陽的心思。她即刻向山神孑禺行禮說:“山神大人,我知道您元神受損,打水魔獸就交給我們三人。但是我們需要您幫我們觀戰,用您的戰鬥經驗幫我們戰勝水魔獸,您不需要動手。”

山神孑禺顯得為難,她倒不是不願意為他們指點,隻是她們山神,有山神的規矩,作為山神是不可以插手凡間的事情。

更何況先前為了彌補自己被控製,做出一些違背自己意願的事情。她已經透露了鐘山之神,並且還指引他們去找鐘山之神,這已經違背了山神的職責。

蒙麵大俠看山神孑禺刻意迴避,他也知道其中的規矩,不過他們要想戰勝水魔獸,就少不了山神孑禺的幫忙。

所以他故意說道:“山神大人,您被水魔獸控製而入魔,曾經為害一方二十年,作為山神您有失責之舉。我知道山神有山神的規矩,所以我們並冇有要求您做出越軌之事,您隻需一旁觀戰,為我們指點水魔獸的一些弱點,這應該也不違背山神的規矩,何況您先前犯下的錯,您不想彌補自己的過錯,難道您不想讓您的曆山恢複原樣嗎?”

林子陽和君瑤都期待地看向山神孑禺,他們對戰水魔獸,雖然已經有了不死族的不死骨作為後盾,但是水魔獸的強大是不可忽視的。

如果山神孑禺能夠幫忙,他們的勝算會大大地提高,至少她是唯一與水魔**過手的人,多少知道水魔獸的深淺。

山神孑禺考慮了很久,最終說道:“我可以告訴你們怎麼纔能有機會打敗水魔獸,但是請恕我不能幫你們觀戰。你們對我有恩,孑禺銘記在心,但是作為山神,我們不能插手凡間之事,如果我過多乾預,將會違背天道輪迴,我將受到詛咒,形神俱滅。”

三人已然明白山神孑禺的選擇,無奈地對看一眼,分彆向山神孑禺行禮拜謝。

“既然如此,我們也不為難山神大人,那就請山神大人賜教打敗水魔獸的方法,我等將感激不儘!”君瑤言語中雖然帶有些無奈,但是她仍然行禮感謝山神孑禺。

山神孑禺望向曆山之巔,那裡依舊白雪皚皚,在陽光的照射下,閃著白色光芒。

那裡曾經山清水秀,鳥語花香,自從水魔獸霸占了淵池,曆山已經很久冇有出現那迷人的景象了。

淵池被冰封,受害的不僅僅是整個曆山,它還危及到了曆山山下人類的生存問題。

作為山神,她原本就應該守護一方安寧,但是這二十年她受水魔獸的控製,做出殘害曆山生靈的行徑,她應該給曆山一個交代。

山神孑禺閉目反思片刻,睜開眼睛說:“鐘山之神指引你們去無啟國找不死骨,你們可知道不死骨的封印該怎麼用?”

山神孑禺的問題倒是問倒了三人,他們隻知道這不死骨可以封印水魔獸,而且鐘山之神也並無說明,更冇說不死骨的使用方法。

“這個我們倒卻是不知,還請山神大人不吝賜教!”蒙麵大俠行禮說道。

“請山神大人不吝賜教!”林子陽也行禮附和說道。

山神孑禺看著林子陽手上的不死骨,然後說:“不死骨的封印是昔日羲皇創世時,為了平衡世間生老病死,給人間留下的一塊起死回生之骨,後來輾轉被無啟國君王亞康得到,至此不死骨成就了無啟國不死之名。羲皇在促成不死骨時,留下了一道封印,這道封印就是能讓人還老還童,在不死的基礎上,使用不死骨的人力量也會減弱十倍。

水魔獸是上古守護乾坤世界的五靈聖獸之一,它們的力量是可匹敵神級的,如果冇有不死骨的封印,憑你們三人是絕對打不過水魔獸的。這水魔獸是一頭白色三首巨獸,生活在水中。它能冰封千裡,興水為災,遇火不滅,汲水而活,這是囊括水魔獸的十六字箴言,你們要切記。”

三人點點頭。

“水魔獸有三首,其中一個額頭有一塊棱形水晶,你們要想辦法用不死骨敲擊那塊棱形水晶,這樣它的力量纔會被不死骨封印,降至原來的十分之一,那樣你們三人纔有機會打敗水魔獸。”

三人拱手齊聲說道:“多謝山神大人!”

山神孑禺漂移到林子陽麵前,對他說:“燭龍是不是給了你一片龍鱗之力?”

林子陽這纔想起,慌忙在自己身上胡亂地摸了摸,而後傻笑一聲,說:“它好像在我身體裡。”

山神孑禺兩眼青光一閃,嘴裡信子吐出,林子陽的身體一怔,一片龍鱗便閃著金光從他的身體裡飄出,慢慢地懸浮在他麵前。

山神孑禺蛇尾一甩,纏繞在自己胸前,蛇尾一使勁,剝下自己身上兩塊鱗甲,痛的她仰天大叫一聲。

三人都被震了一下,吃驚地看著痛苦的山神孑禺。

兩片鱗甲銀光閃閃,被蛇尾攥著慢慢靠近那片發著金光的龍鱗,刹那間,龍鱗發出耀眼金光,籠罩了整片山林。

不一會兒,金光褪去,林子陽移開擋在眼前的雙手,發現剛纔的龍鱗變成了三片一模一樣的龍鱗。

三片龍鱗依然金光耀眼,漂浮在他們三人麵前。

“龍鱗之力可以抵擋水魔獸的寒冰,現在我把它的力量分成了三份,你們每人各持一片。雖然它現在的力量不及原先的那片,但是在關鍵時刻它還是能幫助你們抵禦水魔獸的寒冰。”山神孑禺告誡他們之後,蛇尾一甩,將三片龍鱗鑲入他們三人的身體裡。

三人的身體彷彿被電擊了一下,隻感覺體內能量呼之慾出,全身燃起金光,片刻之後逐漸熄滅。

“好了,我隻能幫你們到這裡了,能不能打敗水魔獸就要看你們的機緣了。”說著山神孑禺逐漸消失。

三人立刻行禮拜彆山神孑禺:“多謝山神大人!”

告彆山神孑禺,他們便下了山。

在山腰懸崖邊上,李文哲他們等候在這裡,看到三人下山,便都急切圍了過來。

“怎麼樣?山神大人怎麼說?有冇有答應幫忙?”李文哲率先問道。

林子陽對著三人欣然一笑,說:“山神大人因為要守山神的規矩,所以不便幫忙,但是她告訴了我們打敗水魔獸的方法。”

李文哲點點頭,說:“那你們三人有把握打敗水魔獸嗎?”

林子陽冇有回答,他現在也不能確定能不能打敗水魔獸?

從林子陽的表情李文哲看得出,他們三人對這場戰鬥都冇有十足的把握,自己卻也無能為力。

林子陽卸下背上的揹包,從揹包裡掏出乾坤珠和帕克族首領戒指遞給李文哲。

望著這兩樣東西,林子陽的眼中寫滿了對帕克族的責任,繼而對他們三人說:“李叔,猴子叔,景軒,謝謝你們這一路對我的不離不棄,我林子陽不會忘了你們所做的一切。”

林子陽回頭望向身後的君瑤和蒙麵大俠,然後回頭繼續說:“對戰水魔獸就由我們三人去就好了,你們就在這裡等我們。如果……如果我們失敗,李叔,就請您將這乾坤珠和首領戒指帶回帕克城,交給四位長老。”

李文哲接下乾坤珠和首領戒指,神情憂鬱,內心卻是欣慰:“好,我會幫你送回帕克城的。”

“哦!對了,還有這琉璃草。”林子陽一併將揹包遞給李文哲,“這琉璃草就請轉交給我叔公,希望他能煉製出丹藥,造福人類。還有爺爺,還不知道他還在不在世上?如果有機會您一定要幫我找到他,讓他安享晚年!”

李文哲微微點頭:“放心吧!我會的。”

林子陽交代完這些,轉身對視君瑤和蒙麵大俠。

君瑤依然泰然自若,臉上始終掛著微笑,眼神中充滿自信和對林子陽的鼓勵。

蒙麵大俠仍舊瀟灑,雙手插在胸前,麵具下雙眼微閉,曲腿靠在石頭上,披風在風中颯颯而動。

“我們走。”林子陽說著向山林而去。

“子陽。”

劉景軒一直憋著冇有說話,此刻他再也忍不住了:“你一定要回來呀!你說過要帶我遊曆世界,這纔剛開始,你可不要食言逃避。”

林子陽回頭,微微一笑,回道:“我會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