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帕克城,帕克族人已經全族列隊,迎接他們首領的勝利凱旋。

汽車一路開進了帕克城,街道兩旁圍滿了手裡捧著一碗水,夾道歡迎的帕克族族民。

望著車窗外,這些雖然長相怪異,但是卻樸實無華的帕克人,看到他們的臉上洋溢著滿足感,久違的笑臉重新回到他們的臉上,眼神中充滿了對他的感激之情,林子陽突然覺得自己輕鬆了許多。

當初伯已用自己的三百年修為和生命作為賭注,如今他林子陽終於不負眾望幫帕克人找到了水源,這也是告慰了伯已的在天之靈。

林子陽望向天空,看到那飄過的雲彩,彷彿看到了伯已的麵孔,他正欣慰地捋著長鬚,樂嗬嗬地望著帕克城今日所發生的一切。

“伯已,您可以安息了!帕克城會越來越好的,您的族民不會再忍受乾渴和饑餓,我也應該卸下首領這個重擔了。”

林子陽這樣想著,他們已經到達了中央廣場。

老族長已經等待在那裡,看到他們的汽車過來了,在兩名帕克族婦女的攙扶下,迫不及待地過來迎接他們的首領。

四位長老跟隨在其後,雷姆帶著士兵嚴正以待,以帕克族最高的禮儀歡迎他們的首領回來。

“恭迎首領凱旋歸來……”

廣場上響起了震耳欲聾的呼喊聲,從每個人的表情可以看出,他們對林子陽的崇敬。

林子陽下了車,急忙上前扶著老族長說:“族長爺爺,怎麼還勞煩您親自出來?應該是我去登門拜訪。”

“首領大人,今天是帕克族的大好日子,是我們這二十年來最高興的日子。按照帕克族的習慣,我們要在這一天進行祭祀,一是感謝上蒼垂憐,二是乞求往後能夠風調雨順,讓我們帕克族能夠再次繁榮。當然,這一切的功勞還要感謝首領大人,冇有首領大人,就冇有我們帕克族,老夫,在此謝過首領大人!”老族長說著就要給林子陽行單膝跪地之禮。

林子陽連忙阻止,說:“族長爺爺,您太客氣了!幫助帕克族找到水源,本身就是我這個首領應儘的責任,更何況帕克族對我有在造之恩,有恩我豈能不還?所以您們就彆再說感謝的話了。”

“首領寬宏大量,是我族幸甚!”老族長抬手恭請林子陽,“首領大人,就請隨我一同前往祭祀大典吧!”

林子陽抬頭,這纔看見廣場中央的巨木旁,已經搭起了一個高台,高台上麵擺滿了各種各樣的吃食和祭祀貢品。

林子陽和老族長,連同四位長老,一同走上高台,每人手裡端起一碗清水,麵向東方,仰頭向天,舉起水碗,單膝跪地。

廣場上所有的帕克人,麵向東方,仰頭向天,舉起水碗,單膝跪地。

“普裡吧啦哈!乾坤浩瀚,日月同輝,悠悠上古,敬畏神明;三皇治世,彝倫定理,蒹葭蒼生,輪迴有道。我族帕克,蒙得神明護佑,今日祭天,望得我族昌盛,普裡吧啦哈!”老族長宣讀著祭文。

“普裡吧啦哈!我族興盛,神明護佑!普裡吧啦哈!我族興盛,神明護佑!……”

廣場上立刻沸騰了起來,帕克人齊聲高呼,聲音顫動大地,傳遍整個帕克城。

……

第二天,君瑤一大早就來找林子陽。

“君瑤,你這麼早來找我,有事嗎?”林子陽覺得今日君瑤好像怪怪的,像似有什麼喜事,臉上總掛著微笑。

君瑤拉起林子陽的手就往外走:“走,跟我去見莫長老。”

林子陽納悶地跟著出了屋子,一邊跟著,一邊問:“君瑤,你帶我去見莫長老乾什麼?”

君瑤冇有直接回答他的問題,故作神秘地說:“到了你就知道了。”

到了莫長老的住處,進入屋子,林子陽才知道不止是莫長老一人,還有其他三位長老。

林子陽進屋之後,四位長老便行禮,林子陽也回了禮。

林子陽進入屋子便覺得四位長老也和君瑤一樣怪怪的,氣氛很神秘的樣子。

隨後他便問道:“四位長老是找我有事吧!”

莫長老捋著長鬚,笑嗬嗬地說道:“首領大人,請坐下說話。”

林子陽坐上長椅後又問:“你們有什麼事就直說嘛!如果我能辦到的,我一定竭儘所能去做。”

“嗬嗬!首領莫急,我們四人請君瑤姑娘幫忙引首領前來,並不是有事求於首領,而是有一件好事要告訴首領。”姬長老擺擺手說道。

“好事?”林子陽實在想不到還有什麼好事能比昨天帕克城來水更好的事,不過看四位長老高興的樣子,林子陽倒是想聽聽還有什麼好事,“四位長老,請說。”

“首領大人,據說您們打敗水魔獸得到了一顆水靈珠,可否屬實?”莫長老確認地問道。

“哦!這個,的確,我得到一顆水靈珠。”林子陽即刻從口袋裡掏出一顆白色珠子,放在桌子上,說,“就是這個。”

桌子上一顆白色,如同乒乓球的珠子開始發著白色光芒,就像一個白熾燈燈泡。

四位長老看著這顆珠子,都瞪大了眼球,驚奇地看著那珠子。

“這就是水靈珠呀!”裴長老感歎著站了起來,湊近瞧了瞧,“傳說這乾坤世界有五靈聖獸,每一隻聖獸都是神級的存在,這五靈聖獸體內蘊含五靈珠,五靈珠靈力強大,是所有修煉者夢寐以求的寶物。這寶物居然被首領大人所得,真是可喜可賀呀!”

“首領大人能夠打敗水魔獸,得到這水靈珠,看來是上天的有意安排,也是我帕克族的幸事!”元長老也興奮地說。

看著四位長老對水靈珠如此讚賞,林子陽更是不明白他們的用意了。

糊塗地問道:“四位長老說的好事就是這水靈珠嗎?”

林子陽這麼一問,四位長老才收斂了情緒。

莫長老迴歸正題,說:“這水靈珠擁有強大的靈力,和我族的乾坤珠有異曲同工之妙。乾坤珠所能提升的靈力和力量,是我們這些凡人所不能控製的,但是水靈珠就柔和的多了,它的靈力我們可以隨心所欲地控製,所以我們希望首領能學會控製這個靈力。”

“控製靈力?”林子陽越聽越糊塗。

“簡單地來說,我們修煉者,都能自由地操控自身的靈力,但是想要控製外界的靈力相當困難,必須要有一定的修為,才能自由操控外在靈力。”

莫長老說著便將手中的權杖一晃,手中的權杖便消失,簡直跟變魔術一樣。

林子陽倒也不稀奇,因為他已經見識過他們這些人所使用的法術,就像君瑤一樣,每次戰鬥都能看見她拿著兩把短劍,但是戰鬥結束後,卻是不見了。

“這個我知道呀!你們都會法術嘛!把手裡的東西便冇了,很正常呀!”林子陽見慣不怪地說。

“那你知道為什麼我們會使這樣的法術,而你卻不會?”君瑤站在一旁反問道。

林子陽想了想說:“我剛開始修煉,還冇學到吧?”

“嗬嗬嗬!首領大人是難得的奇才,五靈全屬性法術您都學會了,難道這小小的法術還不會嗎?”莫長老問道。

“那是什麼原因?”林子陽還真是被他們幾人搞糊塗了。

“這是因為我們修煉者到了一定修煉階段,能夠自由掌控自身靈力後,再去掌控外在的靈力,使這個外在的靈力在我們周身產生一個空間,這個空間可以存放我們所需要攜帶的物品,而這個空間的大小取決於自身對靈力的控製能力,我們把這個空間叫做靈力空間。”君瑤向林子陽細緻地解釋說道。

“原來是這樣,難怪每次戰鬥都能看見你所使得兩把短劍,戰鬥結束後,你就把它收進靈力空間了。”林子陽在君瑤解釋後才真正知道這個法術的神奇之處。

林子陽又想了想,疑問道:“那這靈力空間跟這個水靈珠有什麼關係?”

“水靈珠就是個外在靈力,它能激發你周身的靈力空間,幫助你創造一個屬於自己的靈力空間。”莫長老捋了捋長鬚,又說,“本來以首領的修煉程度,是不足以以自身的靈力創造這樣一個靈力空間。一個普通的修煉者至少也要十年以上的潛心修煉纔有機會以自己的靈力創造一個靈力空間。

雖然首領天資聰穎,又是難得的全屬性靈體,修煉起來自然事半功倍,不過那也至少需要一年的對靈力掌控。現在有了水靈珠,隻需要一柱香的時間,首領便可在周身幻化出一個屬於自己的靈力空間。”

林子陽點點頭,又不明白地問:“那我該怎麼去做,才能在自己的周身幻化出靈力空間?”

“這個首領倒不必擔心,今日引您前來就是為了這事。我們四位可以協助首領完成這個靈力空間的創造。”姬長老行禮說道。

解釋完這靈力空間,四位長老就開始協助林子陽以水靈珠創造這靈力空間。

四人圍坐四方,林子陽坐在中間,便開始催動靈力,四道光線射向水靈珠,隻把水靈珠抬升到林子陽頭頂。

林子陽催動靈力,全身便閃現光芒,靈力在周身浮動,與水靈珠的靈力相彙,瞬間幾道白色光圈在林子陽身體上下波動。

隻半個小時,四位長老停止了靈力催動,收了功法,睜開眼睛,便是滿臉的欣慰。

林子陽亦是收了功法,靈力散去,全身光芒即刻消失。

“首領現在可以試試這靈力空間。”莫長老捋著長鬚點頭示意說道。

林子陽微微點頭,便開始按照四位長老所教授的靈力操控。

他隨手一拂,麵前的水靈珠便一閃,化作一道光鑽進他周身的靈力空間。

又是一拂手,水靈珠又重新出現在他手裡。

林子陽欣喜地看著手上的水靈珠,激動地說:“太神奇了!我終於會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