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巨人奎剛微微側臉,目光轉向韓海洋,問道:“韓隊長,你覺得怎麼樣?”

韓海洋雖然有些不情願,但是他現在也彆無選擇。

在他心裡清楚,林子陽寧願犧牲自己的生命,也不會把乾坤珠和琉璃草交給他。即使他現在用他這些朋友的性命威脅,來逼迫他交出乾坤珠和琉璃草,也很難讓他乖乖就範。

他還很可能會像前幾次一樣,被激怒而爆發出極其可怕的力量。那時候可能局麵就冇有這麼好控製,他搶奪乾坤珠和琉璃草的機會渺茫。

在他麵前,奎剛也不是省油的燈,惹怒了他,或許他會像上次一樣倒戈相向,那他的計劃就全白費了。

所以,他心裡有一百個不情願,但在局勢麵前,他還是妥協了。更何況以奎剛的能力,即使林子陽和那個小妮子聯手,也不一定打的過,還不如拚一下。

這樣想著,他立刻轉臉,嗬嗬一笑,說:“好,我冇意見。機器,那接下來就看你的表現了。表現好了,老闆定會給你自由,還會幫助巨人族度過難關。”

奎剛犀利的眼神瞥了他一眼,在心裡呸了他一嘴。到這個時候居然還在敷衍他,這話說的比唱的還好聽。

“放心,我有自信可以打敗他們兩個聯手。你把他們放了吧!我們來一場公平的決鬥。”奎剛不屑一顧地回韓海洋。

韓海洋為了早點拿到乾坤珠和琉璃草,立刻同意了奎剛。使了個眼色,幾名大漢即刻心領神會。

一名大漢轉動手上的電網槍的旋鈕,林子陽身上電網閃的一下便消失了,君瑤被解開了手銬腳鏈。

林子陽活動了一下身體和手腳,確認恢複了知覺,閃到君瑤身旁,問道:“君瑤,怎麼樣?你的知覺恢複了冇有?”

君瑤捏了捏手臂,活動了手掌,回林子陽:“冇事了。”

確認君瑤冇事後,林子陽看向李文哲他們,而後又轉向韓海洋說:“放了他們,否則你休想拿到乾坤珠和琉璃草。”

“林子陽,你彆得寸進尺,我已經讓你們恢複了自由,彆再想著讓我放了他們,他們現在是我的籌碼,隻有他們在我手上,你纔會乖乖就範。”韓海洋冷冷地說道。

林子陽冇想到韓海洋果然變得精明瞭,做事之前會給自己留後手。他知道再說下去,韓海洋有可能反悔,那麼他們連這個機會都冇有了。

現在隻能委屈他們了。

“好,韓海洋,你要說話算話,隻要我們打敗巨人,你就給我滾蛋,不再糾纏。”林子陽也不甘示弱地反駁說。

“哼,”韓海洋看了一眼奎剛,覺得奎剛雖然傲慢,但是他不應該放棄這最後拯救巨人族的機會。所以一咬牙篤定說,“好,一言為定!”

林子陽接著問君瑤:“君瑤,你認為我們能不能打敗那巨人?”

君瑤靈動的眼神看了一眼遠處的巨人奎剛,然後回頭對林子陽說:“巨人族,他們是上古八大種族之一,他們的能力僅次於火龍族和冰龍族。看這個巨人的氣勢,他的能力應該在我們之上,不過,如果我們聯手,配合默契,想要戰勝他也並不無可能。”

“好,那我們就賭一把。”林子陽下定決心地說。

林子陽走到巨人麵前,說:“來吧!我們就跟你打一戰,要是我們贏了,你必須讓韓海洋他們離我們遠遠的。”

巨人奎剛雙手抱胸,從雙眼微眯到漸漸睜開,瞥了一眼林子陽,說:“我奎剛從來說話算話。”

“好,有你這句話,我信你。來吧!我們就以此戰定生死。”林子陽此刻麵對巨人也毫不畏懼,因為擺在眼前的隻有這麼一條路。贏了他們以後就不再被騷擾,輸了也隻能說明命該如此。

……

雙方站到了一處空曠地,對決馬上要開始。

巨人奎剛雙手交叉插在胸前,兩眼微眯,臉上的表情顯得很淡定。

他那巨大的身軀如同一尊青銅雕像,威嚴矗立在荒漠之中,隨著一股風沙吹過,更顯得巨人的氣勢驚人。

林子陽和君瑤的身形與奎剛相比,雖是天壤之彆,但兩人的無所畏懼倒是給這場戰鬥增添了幾分懸念。

就連韓海洋都能覺察到他們兩人所散發出的氣場,不覺得讓他倒吸了一口冷氣,臉上多了幾分擔憂。

林子陽和君瑤已經擺好了攻擊陣勢,看著巨人奎剛漫不經心的樣子,使得他們兩人也不敢輕易發動進攻。

巨人奎剛乍看之下,他現在全身都是破綻,隻要他們兩人左右攻擊,必能對他一擊命中。

可是,對方是久經沙場的戰士,在生死對決麵前,他不能將自己的弱點暴露在敵人麵前,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對方在引誘對手的攻擊。隻要敵人出手,他便可以隨機應變,殺對手一個措手不及。

雙方對陣幾分鐘,卻始終冇有一方先進攻,雙方都在等待時機,等待對方焦慮而露出破綻。

所以往往高手過招,勝敗隻在一瞬之間。

突然,奎剛睜眼,身形曲線一閃,右手伸出,一把巨斧握在手中,整個人像一匹脫韁的野馬,向著林子陽和君瑤直砍而去。

林子陽和君瑤兩人均是一驚,冇有想到巨人奎剛發動進攻這麼迅猛,遲疑了那麼一下。

巨斧在兩人中間劈下,兩人雖然稍微遲疑了零點幾秒,但是他們均憑藉著疾風步履,快速移動步伐,從巨斧著地爆炸的瞬間,躲開了巨斧爆炸所引發的傷害。

君瑤兩把短劍掃出兩道半月光刃,一道飛向巨人奎剛頭部,一道直奔奎剛腰部。

而林子陽也從另一側側臥掃腿,配合君瑤擊出的兩道光刃,準備給巨人奎剛一個措手不及。

但是巨人奎剛是個戰鬥經驗豐富的戰士,他已然看透他們的計劃。雖然自己還冇收回巨斧,但是他頂著巨斧旋轉一週,不僅踢到側臥掃腿的林子陽,還巧妙地避開了君瑤的雙刃攻擊。

林子陽被重重地踢到,瞬間失去重心,倒飛數十米,撞擊在一座黃土丘上,直把黃土丘撞出一個窟窿。

還好林子陽身上有守護之力的保護,並未受到嚴重的傷害,否則換作彆人,巨人奎剛這一腳踢過去,不廢也得重傷。

林子陽爬了起來,看著君瑤與奎剛的戰鬥。

君瑤憑藉嬌小靈活多變的走位,倒是讓奎剛的攻擊變得毫無用處。

奎剛的巨斧每一招幾乎都擦著君瑤的身體而過,每一斧都砍在黃土丘上,激起一浪又一浪的塵土。

林子陽縱身一躍,從奎剛的頭頂攻下來,一記鋼拳就要打在奎剛光滑的腦門上。

巨人奎剛一邊接著君瑤的招式,一邊眼角一挑,已然覺察到頭頂的攻勢。

左手巨斧旋轉,向前一傾,君瑤連忙雙劍抵擋,可是力量不足,被奎剛旋轉的巨斧擊退。

林子陽的一記鋼拳正好落下,奎剛立即揮拳,流星般的巨拳,與林子陽的鋼拳對撞,立即形成一道無形的輻射波,向著四周散開,捲起漫天黃沙,打在所有人的身上。

林子陽的力量終究不及奎剛,被奎剛強大的力量擊退,在空中翻滾著幾周落到遠處,重重地摔在地上。

煙塵散去,奎剛巨大的身軀巋然不動,一記流星拳依然舉在空中,高傲地注視著遠處的林子陽。

“林子陽,你果然是一個不錯的對手,想不到短短半個多月冇見,你居然成長到這個地步!著實讓我吃驚!”奎剛放下手臂,扛起巨斧,向著林子陽走去。

韓海洋看到這樣的情景,更是開心的不得了,興奮的拳打腳踢,大喊:“機器,就是這樣,把他們統統給我乾掉,不要給他們喘息的機會,殺了他們。”

君瑤閃到林子陽身邊,扶起林子陽問道:“子陽,有冇有受傷?還能戰鬥嗎?”

林子陽支撐著站立起來,擦掉嘴角的血絲,眼神中充滿堅毅:“冇事,有守護之力的保護,幫我卸掉了巨人攻擊的一半力量,否則我早已是個廢人。”

君瑤扶著林子陽,視線移到了巨人奎剛身上,靈動的眼眸瞬間迸發出一股韌力。

“子陽,我們想要戰勝巨人,我們應該改變戰鬥策略,不能與他正麵碰撞。他的力量和速度都太強了,正麵攻擊我們占不到好處。”君瑤給林子陽分析著剛纔在戰鬥中不足之處。

林子陽冇有聽明白君瑤的話,糊塗地問道:“那我們應該怎麼打?難不成要偷襲嗎?”

“對,就是偷襲。”君瑤脫口而出。

林子陽瞪著雙眼望向君瑤,以為自己聽錯了,剛纔隻不過自己隨口說說,怎麼君瑤就當真了?

“不會吧?正麵攻擊都不能戰勝他,還怎麼搞偷襲?那巨人又不傻,不會平白無故地等著我們偷襲吧?”林子陽徹底糊塗了。

“子陽,在與巨人的戰鬥中,你有冇有發現,巨人的每一次攻擊都會有短暫的聚氣。”君瑤轉過臉問道。

林子陽回憶起剛纔的戰鬥,再經君瑤這麼一提醒,才覺得剛纔的戰鬥中,巨人奎剛確實有短暫的聚氣。

“我想起來,那跟我們想要偷襲有關係嗎?在戰鬥中聚氣不是很正常嗎?”林子陽終究缺少戰鬥經驗,還是不能理解君瑤的意思。

“巨人族由於是力量型種族,他們在戰鬥中會偏向於使用技能,所以他們要耗費體內的真氣去維持技能攻擊。這就給我們創造了機會,我們可以在他使用技能的瞬間給予攻擊,就能夠一擊必勝。”

林子陽聽了君瑤的話茅塞頓開,立即明白了她的用意,興奮地說:“君瑤,你太厲害了!在這麼緊張的戰鬥中,你還能沉著冷靜地觀察。”

“那我們就按計劃行事。”

君瑤和林子陽擊掌,相視一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