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人細膩柔和,不會因為倭亂四起而亂了分寸,那是一種浸到骨子裡的印跡,任何外來野蠻物種都不能將其打亂;這也是一種文化自信,雖身陷囹圄也要保持高雅,不是那些豬狗不如的侏儒民族所能理解的,更不是那些血液中流淌著貪婪獸性的西方文化所能汲取認同的。

不過,繁花似錦隻是表象,所謂‘鼎盛世道’猶如水中撈月,可觸而不可得。

張明遠幾人在金碧輝煌酒樓中任性消費一次後,這種感覺愈發強烈了。

華夏古代‘一日兩餐’製度一直保持到元朝,自洪武大帝建國才變成‘一日三餐’,由於明朝食物原材料越來越豐富,加上各種烹飪技術大幅度提高,菜係、食物的多樣性空前絕後,豐富程度堪比前世大飯店,用料手法、製作講究又不是前世所能比的。

就拿眼前這些‘金陵名菜’,鬆鼠魚、鳳尾蝦來講,注重鮮活製作,刀工精細,菜品細緻精美,格調高雅,同時兼取四方特色,適應八方之味。其講究七滋七味,‘鮮、爛、酥、嫩、脆、濃、肥,酸、甜、苦、辣、鹹、香、臭。’以鹹為主,鹹甜適宜、酸而不澀、苦而清香、辣而不烈、脆而不生、濃而香醇、肥而不膩、淡而不薄,代表了名貴、典雅、華美、大氣的古都風範,這些當然絕非前世那些徒有虛名的神馬行政大廚所能比擬的。

張明遠不由陷入沉思,剛穿越到慈溪時,沈大叔一家以及慈溪縣城百姓的生活慘狀曆曆在目,食不果腹,常為一日三餐能吃上米飯而幸福半天。如今,就在此倭賊亂世,天下尚不太平,尤其剛經曆‘徽州事件’,幾十名矮種倭寇橫行南京城而大明軍隊束手無策之時,留都市民彷彿好了傷疤忘了疼似的,有選擇性地遺忘了過去,繼續沉醉在紙醉金迷之中不可自拔,果然是: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台煙雨中。

暖風熏得遊人醉,直把

杭州作汴州。

..........

沉思被一陣喧嘩打斷,張明遠抬頭望去.......

酒樓二層上來幾個公子哥模樣打扮的年輕人,個個油頭粉麵,裝飾華麗,言談舉止中透著紈絝小混蛋式的囂張,揚著頭,高傲得如一隻隻頸椎病發作的芭蕾黑天鵝,鼻孔衝著天,濃且密的鼻毛向外使勁翻著,旁人看得久了,能生出作嘔感那種。上樓梯時,完全不看道,若不是酒店小夥計一臉諂媚加無奈地在前麵小心翼翼指引著,估計用不了多久,這幫小紈絝們便因‘盲行’非摔個四仰八叉,狗啃泥不可。

張明遠眼尖,分明看見小夥計不時拿眼瞄瞄小紈絝的鼻毛,睫毛眨啊眨,一臉悲催無語,繼而喉頭快速蠕動.......嗯嗯,噴薄欲出之勢愈加顯眼。

小紈絝們明顯不受待見,所過之處,食客們紛紛由愉悅愜意迅速換上嫌棄憎惡表情,然後齊刷刷背向對方,偌大酒樓二層,瞬間陷入無儘沉默,不時有食客抬頭望天,臉上露出懊喪表情,忽然輕輕一拍腦門......

張明遠耳尖,分明聽見他們拿天色和灶台說事,說著什麼天色不早了、家中灶上還燉著雞湯、回去晚了恐怕吃不上飯之類的蹩腳藉口,然後特務接頭說暗語似的站起身,又做賊似的左右小心瞅瞅,確定小紈絝紛紛坐下,這才眼神一狠.......躡手躡腳走下樓,腳步輕的讓人懷疑他們是不是林妹妹轉世,又或是武林輕功高手-----‘動若疾風,靜若處子’。

小紈絝們神色坦然,絲毫不覺得自己的囂張生猛與這個靜謐時刻有什麼不匹配之處,旁若無人地放肆吵鬨著,要酒要肉。

“酒要紹興女兒紅,冇有?快馬買去;菜要名廚燒製,不對胃口,砸了你的店......”

“幾位公子,女兒紅...”

小夥計誠惶誠恐,剛感歎一下‘女

兒紅’需要到西市購買,小紈絝臉色一變,劈手就是一記耳光,甭看他酒色之徒,小身板羸弱不堪,發起瘋來,照樣扇的小夥計原地轉了三圈,笑話,老子是權貴人家,來你這吃吃喝喝是看得起你,敢說NO,性質就變了,再有一個不字,信不信砸了你的店?考慮到砸店費時費力,需要耗費很多力氣,不介意一把火燒了,經濟又實惠。

《基因大時代》

人都有自尊心,小夥計雖是勞苦大眾階級,也有一顆倔強之心,這一記耳光打在臉上,卻疼在心上,放飛心靈之際,臉上不能露出任何猶豫憎恨之意,依舊掛著嬉皮笑臉,唯唯諾諾連聲應和後,小心翼翼倒退下樓。剛到安全區範圍,小夥計就不淡定了,臉上狠厲之色一閃,揉著吃痛的臉,多囊著嘴喃喃自語......

張明遠耳又尖,分明聽見了阿Q式的精神勝利法。

“兒子打老子,哎!我總算被兒子打了,現在這世道真變樣了......哼!一會給你菜裡加點鼻屎、口水、老鼠尿,嘿嘿,打老子需要付出點代價哈!”

張明遠無語,歎息一聲,朝小紈絝們隱秘地翻了幾個白眼,嗬嗬!不長記性的東西,這就是得罪了服務員的下場啊!跟人家鬥,你還嫩著點.....繼而臉忽然黑了,盯著眼前的菜品死活吃不下去了,貌似剛纔落座時,罕皮與這傢夥發生過小小衝突,不知........

張明遠欲作嘔,端起所有菜,狠狠朝罕皮麵前一放,嚴令他必須吃完,罕皮大喜,乾脆端起盤子往嘴裡扒拉,一會功夫全進肚子了,還吧唧吧唧嘴表示意猶未儘的最美模樣,張明遠才鬆了一口氣,看向罕皮的眼神更嫌棄了.......瞧這貨那模樣,把鼻屎當鹹鹽似乎很好吃哈!

喀.....噦......

------喉頭一股欲噴薄而出的乾嘔感覺是腫麼回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