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的諸多城池正在瘋狂運轉,各個城池都派遣出了相當數量的人前往新城。

洛杉磯還需要額外訓練五百守城軍去海渡要塞,和洛杉磯的守城軍每隔一個月就換防一次。

房長歌在炎陽城正在規劃這些東西,有士兵來報。

“城外有一隊使團,他們自稱來自胡國,求見大唐皇帝。”

“這隊使團倒是挺有禮貌的,他們竟然還知道大唐!”

這倒是讓房長歌吃了一驚,這小國家就是不一樣,情報係統要比之前這些大部落聯盟強得多。

房長歌讓人將他們帶到議事廳,然後派人通知李承洲他們來議事廳,看看這突然到訪的胡國有什麼話說。

議事廳裡李承洲也是很期待見到胡國,不知道這小國家和之前的部落聯盟有什麼區彆。

一隊使團十來人走進議事廳,隨他們一同進城的一百多名士兵也被安頓在了軍營裡,“招待”他們的是禦林軍。

得虧在修繕炎陽城的時候,順帶將議事廳用剩餘的土石擴建了一下,才能容納如今這二十多人。

“我們是來自胡國的使團,前來拜訪大唐皇帝。”

李承洲饒有興趣的看著他們:“你們是怎麼知道炎陽城如今被我們掌控的呢?”

“我們不僅知道炎陽城被你們掌握,火牛城,池澤城,鐵木城都被你們掌握,至少有四個城。”

“哈哈哈哈,差不多差不多!”

李承洲可不願意將所有的實力都暴露給眼前的這隊陌生人。

“那你們是怎麼知道的呢?”

“這也本來就不是什麼秘密,炎陽和胡國本來就離得近,有什麼變化,很容易就能打聽到。”

“那你們有什麼目的呢?我們還冇找你們,你們自己就找上門來了。”

“我們來這裡當然是希望能夠和大唐取得緊密聯絡,代表我們唐波王子。”

房長歌聽出門道來了。

“奧,是代表你們唐波王子,不是代表胡?”

“是的,唐波王子。”

房長歌看了一眼李承洲,李承洲立馬會意。

“你們都先下去吧,我和房老想和這位來使好好談談,使團的人也紛紛退去,就剩下使團的頭目。”

房長歌看著下麵的小頭目。

“我對你們胡國感興趣了,唐波公子,那麼請問另一位王子叫什麼名字呢?”

小頭目哈哈一笑:“您果然是聰明人。”

“胡國如今內部有些亂,老國王已經病入膏肓,剩下的兩位王子正在為繼承大統做準備。”

“但現在唐波王子勢力弱了些,對比另一位王子不占優勢,所以現在想要藉助你們的力量登上王位,事成之後必有重謝。”

李承洲這時候徹底明白了,原來來的人並不是胡國的人,而是唐波自己派人過來和唐軍聯絡的。

房長歌不緊不慢:“那事成之後有什麼好處呢?”

“我們願意奉上黃金珠寶還有美人奴隸。”

房長歌聽到這樣的回答,搖了搖頭。

“既然是來談生意的,那就打開天窗說亮話,我們不妨將話說開。”

“你們那點所謂的黃金珠寶我們確實看不上眼,要給就給實際的。”

“那你說要什麼?你們提出你們的想法,我可以做主的就可以答應,我做不了主的回去和唐波王子再商議。”

“這就得看我們皇帝的了。陛下,您想要什麼呢?”

房長歌看向李承洲,眨了眨眼,使了個眼色。

李承洲明白房長歌要他獅子大開口。

“我們要三座城池,還要你們全國的財富。”

房長歌聽到這樣的話,心中暗暗罵道,你這小子,真是獅子大開口,這樣的要求都能說出來,這對麵能答應就有鬼了。

使者就如踩了尾巴的貓一樣從椅子上跳起來。

“不可能!這樣的要求是不可能的!你們這是想直接吞併胡國。”

“稍安勿躁,稍安勿躁,我們可以慢慢談。這樣吧,我的底線就是兩座城,彆的東西我可以不要。”

李承洲堅定地看著使者,使者也堅定地看著李承洲。

“這我們地回去和唐波王子講,這樣的事情我們做不了主。”

李承洲點了點頭:“可以,你們回去可以慢慢商量。”

他也知道自己是獅子大開口,對麵答應的可能性很小,放他們回去慢慢商量,不管怎麼說,一個城自己一定是要拿到手的。

使者的心中大罵這些唐人不講道理,一開口就要三座城,現在甚至還要兩座城,太過分了

他來的時候,唐波王子說最多隻能給一座城。

李承洲頓了頓。

“既然你們做不了主,我們就說說下一件事。”

“你們處於劣勢,是怎樣的一種劣勢呢?”

這下輪到使者打哈哈了,甚至都不抬頭看李承洲

“這劣勢倒也不是很嚴重,胡總共加起來也就四座城,和你們唐差不多,隻要你們出手,我們王子繼承王位是肯定的,到時候少不了你們的好處。”

聽到這話,李承洲都能明白,這傢夥隱藏了東西,說不定唐波的勢力很弱小。

“你好好講,這唐波到底怎樣?你們的實力究竟如何?”

李承洲板起臉,咄咄逼問。

“你們要是不說,那我們之間的關係就這樣吧!你們可以走了。”

“我們好心好意幫助你們,你們卻藏著掖著,來人,送客!”

這下輪到使者慌張了:“等等等等,我講,我講。”

“胡國有三個王子,大王子唐伏,深得民心,現在占有兩城良渚和紅山,七千軍隊”

“小王子唐亥,在軍中多年,現在占有一城陶寺,兩萬軍隊。”

“二王子唐波,占有一城白鳥,三千軍隊”

“我家王子實在看不到戰勝另外兩位王子的希望,恰聞南邊變天了,這才趕緊第一時間來找你們。”

李承洲默默思付,這唐波倒也不是很弱,也可以努力爭取一下幫一下,到時候可以獲得一些利益。

剛想答應下來,但房長歌率先開口。

“你們的勢力很弱小,和你們一起對付他們也會使我們麵臨危險,你們回去好好商量一下,如果利益足夠大,我們願意和你們一起出擊。”

房長歌送走了唐波的人。

“陛下,隻有貶低他們,我們才能獲取更多的利益。”

“我們現在就等著,他們遲早會回來的。”

“全聽叔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