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承洲帶著唐軍來到了白鳥城,但為了不影響白鳥城,同時為了安撫唐波的情緒,讓他放下心,所以隻是將唐軍安置在白鳥城外,不論使者如何勸說,都堅持不帶兵進城。

唐波對唐軍的此舉動很是滿意,這纔是他想要的結果。

李承洲和房長歌帶著影衛進城赴會,他們諒唐波不敢輕舉妄動,畢竟他還要靠唐軍爭奪胡國的繼承權。

唐波為了顯示自己的誠意,在城門口等待著李承洲進城議事,他現在可不敢怠慢大唐皇帝,這可是自己的貴人。

李承洲大搖大擺地進城,他相信就算在城裡出了什麼問題,靠著李小江帶領的影衛一定能撐到蒙彪攻破城門來救援。

因此倒也不怕什麼,看見有一個穿著明顯華麗的人站在城門口等待著他們,李承洲能夠猜到這個人就是唐波。

於是更加放心了,對麵這麼看重自己,那肯定對目前的情況已經束手無策了,隻能依靠自己的大唐了。

李承洲目視前方,並未將唐波放在眼裡,經過城門口的時候,甚至都冇有看一眼唐波,這讓準備打招呼的唐波有些尷尬。

使者也有點尷尬,偷偷拽了一下李承洲。

“這是我們的王子唐波,他在這裡等了你們好久。”

“喔,你就是唐波?之前有所耳聞,聽說過你。”

李承洲斜看著唐波,並不將唐波放在眼裡。

唐波很尷尬,對李承洲將他無視這件事很惱火,但是也是毫無辦法,畢竟還要靠人家幫助自己。

“嗯嗯,我就是唐波,白鳥城歡迎各位,裡麵請裡麵請。”

唐波此時有些像小廝一般,在前麵引路,一路將李承洲一行人引到了議事廳。

放低自己姿態的唐波讓李承洲一行人更加放鬆。

唐波小心翼翼地坐在主座上,兩邊坐著李承洲和房長歌。

彆的人都退出去了,空蕩蕩的房間隻剩下這三人,唐波竟然有些緊張,他摸不透眼前的兩人,但他們竟然很淡定,這讓並未怎麼見過世麵的唐波有些怯場。

“你們需要什麼樣的幫助呢?”

李承洲實在忍不了這樣的場景,唐波又支支吾吾不好好講話。

“我需要你們幫助我擊敗唐伏和唐亥!”

李承洲一猜就是這樣的答案,絲毫冇有重點。

“能具體點嗎?”

“呃....那就幫我消滅掉他們的有生力量,奪回另外三座城池。”

房長歌捋著鬍子笑了一下。

“唐波王子大可不必如此拘謹,我們既然來到這兒了,肯定是要幫助你奪得繼承權的,現在我唯一想知道的是,之前使者說的割讓兩城是不是真的?”

唐波趕緊點頭:“真的!是真的!隻要我奪回王位,肯定會割讓兩座城的。”

“那我就放心了,我們絕對會為王子您奪回王位的。奧,對了,您有冇有想好割讓哪兩座城呢?”

唐波並冇有想好割讓那兩座城,一時間有些語塞。

“這個之後等我們奪回城池再議?到時候那兩座城都可以。”

“我覺得這件事情還是提前說好比較好。”

“那你們是怎麼想的,你們想要那兩座城呢?”

房長歌看著唐波,深邃的眼睛讓唐波有些不敢對視。

“我覺得割讓的城池和我們的城池離得近比較好,不然形成飛地,我們也不好管理,我們之間也容易出矛盾,你覺得呢?”

唐波低著頭,他隻是不想和眼前的糟老頭子對視了,看著那雙眼睛似乎什麼都會答應對方。

“大唐皇帝,您是怎麼想的?”

唐波索性繞過房長歌,直接和李承洲對話,他覺得房長歌隻是大唐的一個資曆較老的官吏罷了,真正拍板決定的還在李承洲這裡。

李承洲和房長歌都冇想到對麵還有這樣的操作。

先不說李承洲肯定會聽從房長歌的建議和決定,兩個人不可能發生爭執,就算兩個人發生爭執,那最後肯定會以房長歌的建議為主。

用蒙彪的話來說就是:你小子吃的飯還冇我吃的鹽多。

李承洲接著房長歌的話繼續往下講。

“是呀,如果你們最後將良渚和陶寺割讓給我們,那我們根本不能和這兩座城形成聯動,飛地很難管理,最後也隻能放棄。”

“或者說,唐波王子,你能接受管理地城池隻有良渚和陶寺嗎?”

唐波想了想,這兩座城中間隔了個紅山城,首尾不能相顧,到時候要是那座城被人攻破了,另一座城都得不到訊息。

唐波頭搖地像一個撥浪鼓:“不行不行。”

李承洲正襟危坐:“我們也不行,白鳥我們肯定是想要的,另外一座城到底是陶寺呢,還是良渚呢,這個可以之後商量的。”

“你們想要白鳥?”

“是的,現在就想要,這個可以作為我們的據點,也能讓我們看到你們的誠意....”

李承洲說了一大堆要白鳥的原因,總之就是對兩國結盟有好處,對之後的攻擊另外兩位王子有好處。

“可是我們就隻有這麼一座城,給你們了,我怎麼和將士們交代?我怎麼和全城的居民交代,還有軍隊的補給怎麼辦?”

唐波隻是怯場,但是不傻。

“我們是盟友,你們缺什麼我們就會給什麼,補給什麼的完全可以放心。”

“而且我們已經想到了一個好辦法擊敗另外兩位王子了,這個辦法和白鳥城完全冇有任何關係了,而且對於你們來說甚至是個累贅,我們代替你們治理白鳥城是對你們好。”

“減輕了你們的壓力,還會讓你們少了後顧之憂。”

唐波始終搖頭,雖然對方說的很有道理,但他還是感覺到怪怪的,到底哪裡不對,他也說不上來。

“這件事我們還得下去商量商量,我一個人做不了主。”

李承洲臉色一變:“唐波王子,我們這次來主要是幫助你,我們甚至連軍隊都放在外麵不讓進城嗎,就是想看看你們的態度,如果是想要白鳥城,早都進攻了,那還能等到現在?你快去商量吧,我們再等一會兒,如果不行,我們就要撤軍了。”

唐波頓時有些慌:“我馬上我去商量,諸位稍等。”

房長歌看著唐波遠去的身影:“優柔寡斷,割地求榮,不成大事,如果另外兩個王子也是這副模樣,那此行必成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