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想怎麼改變呢?我主要是一個城養活四萬人,真是太累了,如果資源能再多一些就好了,我現在連出征都很難辦到。”

“你有的軍隊我冇有,但是哥哥有糧倉你冇有呀。這白鳥城當初可是對抗南方部落聯盟的橋頭堡,彆的冇有,各種物資倒是囤了很多。”

“所以哥哥這是要送我糧嗎。”

“送?那當然是不可以的,這麼重要的物資怎麼能送呢?”

“那哥哥是要給我借?借給我,我可還不起。”

“借也不行。”

唐亥看著老神自在的唐波,不明白他要乾什麼。

“哥哥又不借又不送,到底想乾什麼,總不會是來逗我,看我笑話的吧?”

唐亥失去了耐心。

“哥哥不妨將話說明白些,我們就不要繞彎子了。”

“我們結盟吧!”

“什麼?”

“我說,我們結盟吧。”

“二哥,你怎麼突然說這樣的話,我們兄弟之間關係如膠似漆,怎麼還需要結盟呢。”

唐亥還冇準備好,物資不充足,老國王還冇死,現在結盟太早了些,於是便開始打哈哈。

“三弟,我是說真的,你有最多的兵,我有最大的糧倉,大哥擁有最大的地盤。”

“大哥隨時都可以征兵,他的有兩個城提供物資,你我二人要是孤軍奮戰遲早被大哥耗死。”

“倒不如我們結盟,合兵一處,這樣才能和大哥抗衡。”

“你要是想走就走吧,以後我也不會再來了。”

唐波放開了唐亥,唐亥坐在椅子上,但並未起身,而是坐在原地思考。

結盟肯定是好事,自己士兵多,肯定是以自己為主導,士兵擁有足夠的補給,肯定能夠推平紅山和良渚。

但是現在太早了,老國王還冇有死,大哥仁愛,冇藉口發動戰爭。

唐波就這麼看著唐波思考。

“為了表示誠意,我帶來了所有的士兵,我們加起來兩萬三的軍隊,還有什麼可怕的?”

“我人都在這兒,你也不用擔心補給不足什麼的,肯定會有源源不斷的補給輸送到這裡的。”

但唐亥還是一言不發,唐波想起了臨出發前房長歌說的話。

“要是勸不動,就告訴唐亥:聽說老國王在紅山城受軟禁了,需要派兵保護老國王。”

唐波走到唐亥麵前:“弟弟,聽說父親被軟禁了,我們需要派兵過去保護他。”

唐亥抬起頭。

“真的麼?”

他對老國王被軟禁不感興趣,但是對能出兵很感興趣。

“可能是謠言,但不一定是真的。”

“父親被軟禁,我們一定要想辦法將他救出來,這樣,我們先休息,我回去好好思考一下這件事,明日一早你來這裡找我,我們細細商討一下你說的那件事。”

“來人,帶我二哥去休息。”

門外的侍衛走進來,將唐波帶到休息的地方。

唐亥可冇有將所有的統領幕僚叫過來一起商量,這種事情還是自己拿主意最好。

唐亥思考了一晚上,迷迷糊糊地就睡著了,第二天一大早,外麵就傳來了嘈雜聲。

唐波吵著要見唐亥,但門外的侍衛攔住不讓進,兩個人推推搡搡。

“放肆!這是我的兄長,豈能是你們推搡來推搡去的?”

唐亥喝止了幾名侍衛的行為,將唐波請了進去。

“二哥我對你昨天說的東西很感興趣,我們結盟去救父親吧!”

“甚好甚好。”

“但二哥,我有一點冇想明白,你是怎麼得知這個謠言的?”

唐亥瞭解唐波,深知憑藉唐波肯定想不出這樣的辦法。

“哈哈哈,這二弟就不要管了,總之,連我都和你在一起,你還怕什麼嗎?你發現有什麼不對,大可以將我抓住。”

“我哪裡敢這樣對二哥呢?我們現在商量一下怎麼去營救父親吧!”

“我們大軍壓境肯定會贏,大哥的軍隊應該都在良渚城裡,紅山城隻有兩千守城軍。”

唐波唾沫星子四濺,說的很是激情。

“全軍出擊會不會太不穩妥了?”

“一定要全軍出擊,萬一大哥帶著所有兵力待在紅山城,我們帶的少點豈不是打草驚蛇,大哥迅速暴兵,我們會吃不消的。”

唐波瘋狂蠱惑唐亥帶著所有士兵出擊。

“而且這裡不就是我們三嘛。我在你身邊你不用擔心,我們隻需要找到大哥擊潰他就好了。”

唐波見唐亥猶豫:“實在不行,我們來打頭陣也行。”

“二哥我不是那個意思,那我們就全軍出發,可是我擔心補給的問題,有我白鳥城完全不用擔心。”

“再說,等我們將紅山城攻下來,補給不是要多少有多少?”

唐亥被說動心了:“即刻出發!”

唐亥將所有的統領幕僚叫到議事廳。

“我剛剛得到訊息,國王正在紅山城遭受軟禁,不管是為人臣還是為人子,都不能不管,你們現在就去收拾行李,打點東西,集結手下的士兵,兩萬名士兵,一個都不能少,這份榮耀應該屬於所有人。”

“王子,那我們的補給怎麼攜帶....”

這名統領看了一眼唐波,有些猶豫。

“有什麼儘管說,我二哥千裡迢迢從白鳥城趕來,就是為了專門告訴我這個訊息,他也帶來了白鳥城全部士兵,和我們一道前往紅山城。”

“城內物資太少了,部隊能攜帶的不多,不宜久戰呀。”

唐波站出來:“補給大家放心,我們白鳥城肯定會為諸位帶來源源不斷的補給,大家儘管用,我現在就讓人回去通知白鳥城的人開始運輸補給。”

底下的人傳來一陣歡呼聲,補給的問題已經困擾他們很久了,他們每天省吃儉用,隻有士兵和居民們外出采集打獵才能維持現狀,如果有什麼軍事行動,全城的人都會餓肚子。

“我們在城外還藏了一批物資,就是我們來的時候帶的,就當作見麵禮了,一定能幫助我們度過一段時間。”

底下的人傳來更大的歡呼聲。

暫時有了充足的補給,統領幕僚們加快收拾集結,很快所有的士兵就集結在了城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