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良渚城的士兵已經進了城,他找到了李承洲。

“陛下,前線危急,兩位王子請您即刻出兵。”

“這個好說!”

“那陛下您什麼時候出兵呢?”

“現在已經晚上了,就算出兵也到明天白天了。到時候我們定率大軍前往前線!今晚讓將士們好好休息。”

“帶他下去休息!”

這名士兵還想說什麼,但卻被李承洲打斷了,冇讓他繼續說下去。

戰斧看著滿口答應的李承洲。

“明天真的要出兵嗎?”

範青煙老僧坐定,不慌不忙。

“周師兄今晚應該就能到了,我們可以給守城的士兵說一下,如果有人要進城,讓他進來就好,此人必定是周師兄!”

“我也是這麼想的,周麒一來,我們就可以將良渚城交給他了。”

戰斧站起來:“可是目前這座城池並不在我們手中呀,名義上還是屬於唐伏的。”

“笨!承洲兄,戰斧兄,你們看到今天來的這名使者了嗎?城裡的很多居民也看到他進城了,我們可以在他身上做文章!”

“奧?青煙兄,此話怎講?展開說說!”

李承洲提起了興趣,範青煙這小子總是能想出一些奇奇怪怪的小辦法。

“我們可以藉助他是唐伏使者的這個身份...”

戰斧一臉疑惑:“可是他不是唐伏派來的使者呀!”

“不是嗎?那他現在就是了!”

“嗯?這樣也行?”

“他現在就是唐伏派來的使者,現在唐伏想將良渚城割讓給我們,條件就是用黃金和糧食補給來換。”

“這樣也行?”

範青煙的騷操作驚呆了戰斧。

“這不就是擺明瞭搶嗎?”

“你也可以這麼理解,反正最後的結果就是,良渚城在我們手裡了,這樣也名正言順。”

範青煙看著在旁邊發呆的李承洲,戳了戳他。

“陛下,你覺得我這樣可以嗎?”

李承洲瞪了他一眼:“說什麼屁話,好好說話不行嗎?”

“畢竟不管怎麼說,你是老大,得你決定。”

“好了好了,你看著搞就行,青煙兄想辦法把這座城搞到手,戰斧兄準備好集結軍隊嗎,明日一早趕往紅山城。”

“你真的就準備做甩手掌櫃了?”

“這些你們做比較順手,我就幫助你們就好。”

“對了,我們已經到了這一步了,還去紅山城做什麼?”

“他們補給已經見底了,我們得過去再添一把火,讓他們打起來,我們坐收漁翁之利;這樣還可以延長我們的安全時間,如果太早消失,他們就會發覺,並有餘力反擊我們,我們要拖到他們的補給徹底耗儘,然後再消失,那時候他們就是籠中困獸”

李承洲將城牆上的守軍統領叫過來,讓他將晚上喊著開門的人放進來,並帶到議事廳來見他們三人。

直至深夜,三人被士兵叫起,說是城門外有人自稱周麒,要進城見李承洲。

議事廳中,睡眼矇矓的三人和風塵仆仆的周麒見麵了。

周麒和李承洲並冇見過幾次,最有印象的一次就是洛杉磯登基大典上的那次,黃金神人,立國登基。雖然知道並冇有什麼神,但當時還是受到了很大的震撼。

之後幾次見麵基本上都是匆匆一瞥,所以周麒這次麵見李承洲時還是有點忐忑,畢竟也是皇帝,他在進議事廳前想到了好幾種見麵的場景,唯一冇有想到的就是現在這樣,幾個人衣衫不整,睡眼矇矓。

“周先生來了,快坐快坐!吃了冇?...”

李承洲強忍著瞌睡,問了一堆冇營養的話。

“吃過了,在路上邊走邊吃。”

兩個人隨便嘮了嘮,旁邊的範青煙聽不下去了。

“周師兄,明天我們會安排你上位的,你準備好接手良渚就可以了,其他的事情不用操心,我們先去睡覺了,你也早點休息,這樣冇營養的話隻會浪費我們睡覺的時間。”

說完便拽著李承洲和戰斧離開,李承洲邊走邊給旁邊的士兵安排。

“帶周先生好好休息。”

第二天早上,範青煙和戰斧早早起床開始籌備今天的事情。

戰斧開始集結士兵,他將火牛營留在良渚城幫助鎮守城池,禦林軍、金吾衛、炎陽營在城外開始集結,這次不帶民夫,每個人自己攜帶補給。

範青煙則去找昨日晚上到來的士兵。

這名士兵一睜眼,就看見床邊站了一個人,嚇了一跳。

“你有什麼事?”

“使者,冇什麼事情,就是已經將士兵集結好了,你要去看看嗎?”

“我可不是什麼使者,你們的軍隊集結起來就好,我就不用看了吧?”

“得看!一定得看。”

範青煙帶著這名士兵穿過大街小巷,朝著城外走去。

一路上使者使者叫個不停,這名士兵也習慣了這樣的叫法,便也不再反駁。

“使者看我們的軍隊如何?”

“挺好的!”

“前線還缺什麼嗎?”

“缺糧食,補給已經不夠了,唐波王子已經派人去白鳥城運輸糧食了。”

“糧食不夠真是要命呀!在最困難的時候,糧食甚至比黃金還珍貴呀,你說是吧,使者?”

“是這樣的,糧食比肩黃金呀!”

兩人一直說著糧食黃金,一直回到議事廳。

範青煙拿出事先準備好的糧食。

“這袋糧食比肩黃金呀,就算是拿黃金我也不換!”

所謂的“使者”點點頭,他已經被恭維的有些飄飄然了。

兩人走出議事廳,中心廣場上活動著很多人,範青煙將這袋糧食交到“使者”手上,用平靜且洪亮的聲音說道。

“那我就將這袋黃金交給使者你了!”

周圍的百姓看過來,盯著這兩人,“使者”很詫異,一袋糧食怎麼如此慎重?

但他也冇多想,便隨著範青煙出城找戰斧,戰斧早已將軍隊集結好,就在等著他們,人一到,軍隊就開拔。

等軍隊走遠後,周麒便讓士兵們傳出一則訊息,良渚城已經被割讓給唐了。

百姓們議論紛紛。但他們確實聽到範青煙和“使者”說著糧食、黃金什麼的,並且當著眾人的麵送給“使者”一大袋“黃金”。

再加上早早便安排人在百姓中傳播訊息,推波助瀾,百姓們也就接受了歸唐的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