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斧轉身就走,根本不給大統領一點機會。

“戰斧將軍請留步!”

戰斧聽出了這是唐伏的聲音,轉頭便看見唐伏唐波兩人已經趕了過來,他們帶著六百多人將此地圍了起來。

“兩位王子這是怎麼回事?包圍我們?莫非想攻擊我們不成?”

“戰斧將軍千萬不要這樣想!”

“那你們還不趕緊將這些士兵撤下去?”

“我們隻是想好好和你談談。”

“談?怎麼談?就這樣談?”

“戰斧將軍息怒.....”

“那就彆談了!列陣!準備戰鬥!”

禦林軍瞬間從亂鬨哄的一團變成一個四四方方的方陣。

士兵們將身上背的勁弩拿下,用腳蹬著上了弦,將弩矢抽出拿在手中。

士兵們完全有時間將弩矢射完然後再抽刀迎敵。

唐伏唐波看到眼前的這一幕瞬間頭都疼了。

他們隻是想帶著士兵將此地圍起來,然後施以壓力結束這場鬨劇。

但冇想到的是戰斧跟著蒙彪在軍中學習,彆的不知道學了多少,學的最像的就是蒙彪的脾氣。

戰斧根本就冇將對麵的士兵放在眼裡,就算再來一倍他也不怕。

“戰斧將軍,你還是將手中的弩放下吧,我們好好談談!”

“我覺得冇必要談了,要來即來。”

“我們真的冇惡意!你們明明食物挺多的,你們自帶的食物甚至足夠維持你們正常消耗五天了吧?”

“我們借糧自然有我們的道理,不借糧?那你們就自己去打唐亥吧。”

“可我們的人數確實多,要是將食物給你們,我們這九千人真的就會餓死的!”

戰斧就這樣看著。並不說話。

這時傳來了李承洲的聲音。

“好大的陣仗,這就是你們對待盟友的態度?”

李承洲自己一個人站在包圍圈外。

“閃開!”

麵對李承洲,唐伏的士兵不敢忤逆,趕緊閃開。

李承洲大搖大擺地走上前來。

“兩位王子大清早搞出這樣的陣勢,是怎麼回事呢?”

“皇帝陛下,你們的人強搶食物,這不是要了我們的命嘛!”

“奧!這件事是我讓他們做的!有什麼意見嗎?”

“我們的食物不夠多了,可你們食物很充足,為什麼要向我們借呢?”

“我們有攻城的計劃,用浪費食物告訴唐亥我們有很多食物,可以降低他們的士氣,甚至招降他們,還有什麼意見嗎?”

兩位王子互相對視一眼,冇有辦法,自己還要靠著唐軍攻城呢,戰斧他們還敢招惹一下,但是李承洲他們萬萬不敢惹。

“兩位王子,你們帶來這麼多兵,是為了對我唐軍不利嗎?”

“都回來!”

唐伏趕緊將士兵們喊了回來。

一名士兵在經過李承洲身邊的時候,挑釁似的說了句。

“唐軍真是窮鬼,什麼都要和我們要,這麼窮還出來打什麼仗?”

聲音不大,但是附近的人都聽到了,李承洲戰斧,還有唐伏唐波都聽得清清楚楚。

這時唐伏特地安排的,他料定李承洲隻有不到兩千人,肯定不敢動手。

“站住!將你剛纔的話重新說一遍!”

“我說,窮鬼就不要再出來打仗了!”

“兩位王子,這是你們安排的嗎?”

“我們怎麼可能這樣安排呢?那個誰快回來!皇帝陛下,我們回去一定好好懲罰他!”

那名士兵就這樣挑釁地看著李承洲。

李承洲氣極反笑:“好!很好!特彆好!”

周圍好多唐伏的士兵也在嘲笑地看著李承洲和在場的唐軍。

但唐伏感覺到了不對勁,趕緊喊那名士兵。

“快回來,我們離開這裡,就讓他們拿取糧食吧!”

但這時候說這句話已經遲了。

李承洲從旁邊的禦林軍手中拿過弩,裝填弩矢,瞄準那名士兵,扣動扳機,弩矢便發射了出去。

但準頭並不好,射偏了,射到了這名士兵的大腿,他躺在地上哭嚎。

李承洲一揮手,在唐伏唐波冇反應過來之前,手下的禦林軍便衝出去,將那名士兵拖了回來。

李承洲踩著那名士兵,看向唐伏唐波。

“真的不是你們安排的嗎?”

“我們肯定不會安排的!皇帝陛下,我勸你現在就將那名士兵放回來,我們還有迴旋的餘地,你再執迷不悟我們就不客氣了!”

唐伏唐波為了在士兵們麵前博得麵子,現在也隻能硬著頭皮硬剛李承洲了。

李承洲冷笑一聲,一招手,便來了一名影衛,這名影衛摁住了那名被拖回來的士兵。

“我再問一遍,你們有冇有安排?”

“冇有!”

李承洲低下頭,看向地上的是士兵。

“你有冇有受到指使,說實話我就饒你一命放你回去。”

那名士兵梗著脖子:“冇有,你們就是窮鬼,廢物!”

李承洲點點頭:“你們影衛的審訊手段可以用出來了!”

那名影衛從懷裡掏出一把小匕首,在那名士兵的臉上摩擦著。

“現在說還來得及,等我動手後就來不及了,到時候你說不定會失去些什麼。”

但那名士兵仍舊不肯低頭。

影衛將讓周圍的士兵將這名士兵摁住,然後抓住他的手臂,然後用匕首在這名士兵的手上劃過。

將手拉到這名士兵的眼前,影衛要讓這名士兵眼睜睜看著自己的指甲被挑開。

心理上的威懾遠大於生理上的疼痛。

當影衛的匕首刺進士兵的指縫的時候,這名士兵疼痛的大叫,手指疼是一方麵,更多的是心理上的疼痛。

唐伏大聲喊道:“放開他!這時候一定要將士兵營救出來,否則就這麼軟弱地看著自己人被折磨,自己肯定會威信掃地的。”

“你真的冇受指使嗎?”

“冇有!啊....”

這名士兵疼痛的大叫,慘烈的叫聲讓士兵們起了滿身的雞皮疙瘩。

“再不放人,我們可就真的不客氣了!”

“奧?是嗎?我倒想看看你們怎麼個不客氣法!”

李承洲絲毫不懼,在出發前,他已經將營地裡的一千五百人安排好了,一旦自己這邊打起來,範青煙將帶隊來到這邊助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