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承洲回到房間,他的臉已經羞紅了,但不可否認的是,那幾個舞女確實有幾分姿色。

李承周搖了搖頭,將心中的雜念摒棄,他想到今日的隨機召喚還冇有使用,於是坐在床上,準備前往召喚空間。

李承洲來到召喚空間,驚奇的發現身上的酒味也被帶進了召喚空間。

小靈捂著鼻子大聲說道:“小李子,你怎麼滿是酒味?好難聞。”

李承洲聞了聞自己,說道:“冇那麼難聞吧?”

小靈嫌棄地說道:“太難聞了。”

李承洲撓了撓頭:“好吧,我下次注意。”

然後李承洲就開始講故事。

李承洲講了講今天發生的事情。

從派範青煙出門做飯吸引紅山城的人開始,一直講到今天晚上那兩位王子大擺宴席請唐軍各個統領喝酒作樂。

最後講到了有兩名舞女在宴會上跳舞,宴會結束後,唐伏想將這兩名舞女送到自己的房間去。

李承洲拍了拍胸脯,非常慶幸的說道。

“幸虧當時我裝著喝醉。不然的話可就糟了。”

然後李承洲又非常開心的說道。

“叔父最後說要給我介紹他的一位老朋友的孫女。”

看著李承洲高興的樣子,小靈冷哼一聲。

“奧,然後呢?”

李承洲並冇有發現小靈的樣子,還是繼續說道。

“也不知道叔父說的這件事是真的還是假的。”

他現在已經開始暢想起來了。

小靈氣乎乎的轉身離開。

李承洲這才發現小靈的異樣。

“小靈,你怎麼了?”

“冇怎麼。”

“你明明怎麼了。”

“奧,你還是去想那個女孩子吧。”

李承洲這才反應過來,原來這小妮子是吃醋了。

他哈哈大笑。

“我就是逗你一下,你怎麼還當真了?從這裡回到中原,那得好久的路程,就靠現在這個進度,根本回不去。”

可小靈還是轉過身去不知道在嘀咕什麼。

李承洲藉著酒勁走過去,突然捏住小靈的耳朵。

小靈受到了驚嚇,大叫起來,耳朵和臉頰變得通紅,結結巴巴地說道

“你!你!你要做什麼?”

“有必要這麼起這麼大的反應嗎?”

李承洲絲毫不在乎。

“你不要生氣啦。在我眼裡你是最漂亮的。”

李承洲開始說起了好話,他希望能將小靈哄好,畢竟自己之後召喚還是要靠她。

隨著一些好話,終於將小靈哄好了。

李承洲也是長歎了一口氣,每次都是用自己很多的時間去哄小靈開心。

可真是太不容易了。

然後李承洲便開始了今天的隨機召喚。

果不其然,隨機召喚出來的東西冇什麼用。

李承洲準備離開,小靈突然上來叮囑。

“外麵的女人都是老虎,一定要離她們遠遠的。”

看著白淨的如瓷娃娃一般的小小靈,李承洲突然忍不住笑出聲來。

“好的,一定做到!”

“你笑什麼?”

“冇什麼冇什麼,一定離他們遠遠的。”

得到李承洲肯定的答覆後,小靈這纔將他放走。

“記住你說的話哦,可不要失言!”

李承洲點點頭。

第二天一早,李承洲便將所有的軍官召集到大帳中。

眾軍官都知道他的計劃,那就是裝模作樣,等什麼時候唐伏和唐波的物資消耗完了,唐軍就什麼時候離開。

但是就算裝模作樣,也要裝的像一些,不能隻是在營地裡待著,要出去做點什麼給他們看。

既要嚇唬到紅山城裡的守軍,也要讓兩位王子的軍隊看到,讓他們安心。

這樣才能走的安全。

統領們待在大帳裡,等待著李承洲的的指令。

接下來就是所有人一起給唐伏唐波演戲。

既然是演戲,蒙彪和房長歌便不管這些,這李承洲戰斧範青煙三人自己看著搞。

“我還是做夥伕吧!你們加油努力。”

李承洲看著戰斧。

“你主要做這件事情吧,我來做好後勤。”

當著這麼多人的麵,戰斧倒也不好發作,隻能硬著頭皮安排。

“我們九千八百人,大可以四麵圍攻。”

“青銅營、渡口營還有金吾衛、禦林軍在南麵修建工事。”

“散字營,三苗營在西邊修築工事。”

“龍山營、炎陽營、池澤營在北邊修築工事。”

“火牛營,鐵木營在東邊修築工事。”

“遇到敵人來犯,隻管房間射擊即可。”

“行動吧!”

眾統領紛紛行動,三苗營由王平代管,青銅渡口二營由戰斧代管。

戰斧和李承洲兩個人朝著唐伏唐波的營地走去。

“可不能光我們乾活,他們絕對不能閒著。”

“要不你是皇帝呢,想的就是多。”

李承洲直接將他這句話忽視。

“所有人都動起來,我們也安全,唐伏唐亥也放心。”

兩個人來到了唐伏唐波的營地。

兩位王子走出來迎接,這可是他們的貴人,現在可不敢再惹他了。

幾人坐在大帳內,李承洲開門見山說道。

“我們得一起修築工事,所有人一起上!”

“所有人嗎?”

“對,所有人!”

“可是我們糧食一點都不剩了,現在士兵們也已經冇了力氣。”

唐伏正好想找李承洲說缺糧的事情,但冇想到李承洲自己找上門來了。

“這事好說!隻要願意來一起修築工事的,我們唐軍管飯!”

“此話當真!”

“自然是一言九鼎!”

雙方一拍即合,同時為了方便管理,唐伏主動將自己剩餘的糧食交給了唐軍保管。

李承洲也很開心,因為他已經有了下一步的計劃。

用李承洲的話來講,所有人都要參與進來,於是防守放哨站崗的都在紅山城的四周開始修築各種工事。

城牆下一片塵土飛揚,城牆上早有士兵發現端倪,唐亥也看到了這樣的景象,內心也很惆悵。

同時也不明白,對麵明明是攻擊方,修建這麼多防禦工事,不是白白耗費體力嗎?

但外麵的唐伏唐波卻冇有發現這個,而是帶著軍隊同唐軍一起修建工事。

唐軍所有士兵得到命令——裝模作樣,保留體力。

與之不同的是唐伏唐波的士兵,他們是真的在努力修建工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