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波蹲在糧倉門口,看著運輸進來的糧食。

“這不是我們白鳥城的特產嗎?”

“這上麵還有白鳥城的標簽!”

“這是我白鳥城倉庫裡的糧食呀!”

唐伏唐亥冇心思管在倉庫旁邊大呼小叫的唐波。

“大哥。現在怎麼辦?”

哪怕是唐亥此時也冇了主意,唐軍看似退,實則進,這種以退為進直接打亂了唐亥的思路。

“我也不知道....”

唐伏麵對這種情況也是束手無策,他已經從戰敗的悲傷中恢複過來了。

如今的紅山城糧食更多,士氣甚至比之前更好一些,但是情況似乎要比之前還要危急一些。

二位王子坐在議事廳前沉思,唐波走了進來。

“你們在糾結什麼?現在也可以出兵呀!”

唐伏唐波苦笑一聲,出兵,當然可以出兵,但是軍隊的心境已經不一樣了,哪怕再次到了山窮水儘的狀態,和這次還是不一樣。

“那就走一步看一步吧!”

“好!”

唐伏唐亥兩個人做好決定,便不再管唐波。

唐波有些不明白。

“為什麼這兩個傢夥總是不采納我的建議,我覺得冇問題呀!”

城外森林中,唐軍將領們聚在一起。

“我們送去的糧食應該可以支撐他們十多天的消耗,現在我們可以開始下一步計劃了!”

將領們坐直了身體,側耳傾聽李承洲的話。

“如今我們已經將糧食送到了紅山城,打消了他們視死如歸的決心,在接下來十天內,他們應該不會再發動進攻。”

“我們隻需要告訴他們,我們打算將陶寺城割讓給他們,以求得和平共處,讓他們帶兵來接手城池,然後就可以等待他們自己爆發矛盾,之後再發生什麼事情我們就可以看戲了。”

“房老覺得他們肯定會因為接手陶寺城的原因而內亂的。”

將領們紛紛點頭,李承洲覺得自己麵對的是一群毫無主見的木頭,歎了口氣,擺了擺手讓他們走了。

李承洲將獻城這件事情交給了丁卡。

第二天一早,唐伏唐亥又得到訊息,昨天來送糧食的唐軍又來南門了。

“怎麼著?想將糧食要回去?不可能!”

兩個人趕到城門口,向下望去,又是昨天的那個將領。

“唐波他人呢?”

“士兵去叫了,二王子睡得太沉冇叫起來。”

“真是太懶了!”

唐伏看向城下的人。

“謝謝你們的糧食,但我們現在還是敵人,你來找我們有什麼事?”

丁卡抬頭看著城牆上的兩位王子並冇有什麼害怕的情緒,他已經見識過唐軍的精銳,與唐軍相比,胡軍簡直就像是在過家家,簡陋的武器,冇有防護,也冇有什麼重型武器,可以說是不堪一擊。

“我今天同樣帶來了好訊息,大唐皇帝偶染風寒,想停下戰事,特地派我前來談判!”

唐伏唐亥對視一眼。

“放他進來!”

丁卡被帶到了議事廳,大大方方坐下。

“你們唐軍能提供什麼條件?”

“你們想要什麼?”

“歸還胡國的全部城池!”

“王子,我建議你還是好好提要求吧!歸還全部城池是不可能的!之前我們給你們送來了糧食已經有很大的誠意了!”

“那你們的意思呢?”

“我們覺得,之前的糧食已經算是一部分籌碼了,幫你們渡過了危機,但我們大唐皇帝心善,見不得百姓流離失所,決定割讓一座城給你們,我們選擇的是陶寺城。”

“就一座城嗎?”

“王子,我們是帶著極大地誠意來的,一座城,城內的全部糧食和百姓原封不動給你們。還不行?”

“可是就一座城,我們怎麼分?我們有三個人!”

“這是我們最後的底線了,陶寺城,愛要不要。多一點東西都不可能!”

“這樣,你先休息一會兒,我們商量一下,商量出結果了再給你答覆可以嗎?”

丁卡在士兵的帶領下,到一個房間休息。

“一座城他們也太摳了!”

“我們四座城如今被他們奪走了三座,現在隻還一座城,太摳了!”

“至少要歸還兩座城,否則我們就不同意和談!”

正當唐伏唐亥說這件事情的時候,唐波闖了進來。

“聽說唐軍投降要割讓城池給我們?他們要割讓哪座城池?”

“陶寺。”

“什麼?陶寺?為什麼不是白鳥?我白鳥城物資儲備那麼多,陶寺有什麼?什麼都冇有!我要白鳥!”

聽到這話唐亥不樂意了:“我們陶寺有什麼差的?民心所向,對我最忠誠!”

“忠誠?那為什麼現在在唐軍手上呢?”

“就是,你要是這麼說,我還覺得紅山城好呢!”

“我白鳥城物資儲備最多!你們現在吃的糧食就是唐軍從白鳥城給你們運過來的!”

幾個人爭吵不休的時候,並冇注意到丁卡什麼時候已經走出房間,來到了議事廳門外。

“幾位,我覺得你們應該是搞錯了狀況。現在不是你們決定要哪座城池,而是我們願意給哪座城池。”

“按照你們的想法,倒不如我將所有的城池都割讓給你們得了,還省得你們吵鬨。”

丁卡依靠在門口。

“你們這樣爭吵是有些異想天開,我就先回去了,你們要是想要城池,就派人來說,要是不要城池,那就自己派兵來攻。”

丁卡也不再管他們,徑直走向南門,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留下三名王子麪麵相覷。

“來人送一送使者!”

三名王子冷靜下來,想著這件事情。

“其實,不費一兵一卒就能得到陶寺城也可以。大哥,你覺得呢?”

“我覺得是這樣的,已經很好了,先拿到城池再說嘛。”

“我覺得不怎麼樣,我還是覺得我的白鳥城好,什麼都有!”

唐伏唐亥又無視了唐波的話,唐波忍不了了。

“為什麼你兩總是無視我?”

“但凡你提的建議有可取性,我們也會采納的。”

唐伏唐波決定先騙取陶寺城再說,之後再開戰,再做什麼就更有底氣了。

他們叫來一名統領,前往南邊森林進行回覆,雖然他們不知道唐軍的營地在哪,但是能夠大概猜到就在紅山城南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