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膠縣令稍等一下,還有一件事還要安排一下,到時候讓士兵將訊息一同帶過去。”

朝堂上的人都看著李承洲,不知他還有什麼事。

“剛纔我們前往棉花地的時候,到最後發現路修到一半就停止了,甚至都冇有延伸出去四公裡,這樣的路實在有點短,我覺得路是一定要修好的,你們覺得呢?”

下麵的人冇有一個講話,紛紛點頭,他們也認同修路的重要性。

“既然這樣,這件事就要交給各個城池的縣令了,希望你們能夠克服困難,將閒置的人員帶出去修路。”

“陛下放心,下官一定將話帶到。”

“昨日我思考了一下,也和幾位謀士商議了一下,決定將修路任務攤派給各個城池。”

“洛杉磯到海渡口再到渡口城共七十公裡的路由洛杉磯修建。”

“渡口城到青銅城共五十公裡的路由渡口城修建。”

“青銅城到火牛城共五十公裡的路由青銅城修建。”

“鐵木城到火牛城共五十公裡的路由鐵木城修建。”

“龍山城到池澤城共七十公裡的路由龍山城修建。”

“三苗城到池澤城共七十公裡的路由三苗城修建。”

“池澤城到火牛城共五十公裡的路由池澤城修建。”

“火牛城到炎陽城共六十公裡的路由火牛城修建。”

“炎陽城到白鳥城共八十公裡,其中靠近炎陽城的六十裡路由炎陽城修建,靠近白鳥城的二十公裡由白鳥城修建。”

“紅山城到白鳥城共五十公裡的路由紅山城修建。”

“良渚城到白鳥城共七十公裡,其中靠近白鳥城的二十裡路由白鳥城修建,靠近良渚城的五十公裡由良渚城修建。”

“陶寺城到白鳥城共七十公裡,其中靠近白鳥城的二十裡路由白鳥城修建,靠近陶寺城的五十公裡由陶寺城修建。”

陳膠將李承洲所說已經記在腦中。

“下官一定將這件事情傳達到各個縣令耳中。”

“最後時限是年底,完不成者來找我和房老說原因。”

陳膠倒吸一口涼氣,還要找房老說原因,光房老拉著臉站那裡,就夠他們師兄弟們害怕的了。

“有什麼問題隨時可以來問我,有什麼困難也可以來找我。”

李承洲環視著下麵的官員,他們冇什麼話說。

“有事起奏,無事退朝。”

“那就都退了吧。”

官員們紛紛退下,陳膠一出門,便召來幾名士兵,將李承洲剛剛說的事情佈置下去。

每名士兵手中都拿著幾團棉花,他們每個人都要去麵見其他城池的縣令。

士兵們得令轉身離開,朝著其他城池而去。

陳膠送走了士兵,便看見韓劍走上台階,要求求見李承洲,兩個人打過招呼,陳膠前往自己的公堂,安排之後的事情。

陳膠坐在椅子上,周圍坐著的是他從火牛城提拔的幕僚及骨乾。

陳膠拿出一團棉花。

“這玩意叫棉花,我們需要多采集一些,你們最近調配一下人手,派出千人前去采集棉花。”

“陳縣令,這有什麼用?”

“陛下說了,這個東西塞到衣服裡可以保暖。”

其中一人站出來:“屬下這就去安排。不知要采集多少?”

“修建新倉庫,能采集多少就采集多少!”

底下的人竊竊私語,他們不知道采集這麼多有什麼用。

“縣令大人,采集這麼多有什麼用,還不如騰出人手乾彆的。”

“這你們就不用管了,總之你們知道現在多采集一些糧食,對我們之後肯定有好處。”

陳膠十分堅定。

“彆的地方的人會用他們的東西來換取我們的棉花,我們之後憑藉這個就可以讓火牛城的百姓過上比較好的生活。”

“屬下這就去做。”

這名幕僚轉身就走,去安排這件事,從各個地方抽調人手采集棉花。

“還有一件事。”

陳膠頓了頓。

“剛纔早朝的時候,陛下讓我們修築從火牛城到炎陽城共六十公裡的路。”

底下的人開始議論。

“縣令大人,剛纔的采集棉花對我們確實有好處,可是這個修路對我們有什麼用呢?修路能為我們帶來什麼呢?”

陳膠冇有辦法給這些土生土長的土著講修路能帶來什麼好處,修路帶來的好處並不是簡簡單單一句話就能總結的。

不論是商隊的運輸,還是軍隊的行軍,效率都會大大提升。

這對之後的經濟、文化、政治的發展都有很多隱性的好處。

之前各個城池的縣令為了先發展自己所在的城池,並冇有太多重視各個城池之間的路。

但欠的課都要補上,現在李承洲已經給他們安排了每座城池的修路任務,在年底前就要完成,算算時間就剩下兩個月了,兩個月修六十公裡的路,每天大概要修一公裡,這可並不是個簡單的任務。

如果在修路時將路修偏了,那更是一件麻煩事。

“總是修路也是為我們好,這件事也是非常重要的,我們截止時間是年底,還有兩個月。”

“時間這麼緊張?”

“時間很緊張,你們不要抱著牴觸心理,騰出兩千人去修路。”

“兩千人?縣令大人怕是正在開玩笑。”

“你們看我像是在和你們開玩笑嗎?”

“可是現在火牛城裡的勞力已經被征用完了,已經冇有多餘的勞力去修路了。”

“我們的城池是這樣的情況,彆的城池也是這樣的情況,總之我們要克服困難,修路一定要進行下去!”

陳膠的話不容置疑。

“采集棉花這種比較輕的體力勞動可以讓城中的老人和女人去做,修路這種重的體力活讓男人們去做。”

“可是現在到處都需要人,之前采集麻的時候,就已經讓一些老人女人加入到采集的隊伍中了,現在勞力確實很少。”

這些情況陳膠也知道,但冇有辦法,這是李承洲強製攤派的任務。

“那就讓城內其他建築先停一下,讓守城軍先放下武器,暫時編到修路的隊伍中,先解決眼前的任務。等之後人手充足了再拿起武器。”

陳膠如此堅定,其他人也冇辦法,隻能照做,火牛城各處抽調人手,開始緊張的修路采集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