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承洲回到寢宮,覺得很累,成為萬人之上的感覺很好,但是也很容易迷失自我。

錦衣衛這樣的情報機構已經有雛形了,不知道這麼做有冇有什麼問題,如果各個城池的縣令知道自己的城池裡有自己的耳目,不知道他們作何感想。

軍事集團和文官集團,這兩個集團不說對立,但他們並冇有在一起共事過,如果有什麼事情他們肯定不容易達成一致。

雖然範青煙和戰斧合得來,房長歌和蒙彪合得來,但他們很難決定下麵官員的意見。

再加上軍事集團中的王平是個變數,雖然經驗很多,但至今自己也不知道這個人是什麼情況,什麼想法。

從秦來的官員士兵,從美洲挑選提拔的官員士兵,他們之間雖然冇有什麼大矛盾,但終究難以完全融到一起。

現在又冒出一個在自己不知情的情況下建立的情報機構,他們能夠得到全國各地的情報,相當於自己能夠監視文武官員的動向。

李承洲感到一陣頭疼,想要平衡這些關係簡直太頭疼了,隻能如履薄冰小心翼翼前行。

他想找房長歌訴說自己的煩惱,他不知道該怎麼做,如果就這樣放手去做,遲早會出問題的,就像在自己不知情情況下出現的情報機構一樣。

李承洲剛踏出房門,但又將腳收了回來,如果就這樣過去,房老肯定會問關於運輸馬的事情,先向小靈問清楚夢幻倒流的具體規則再過去。

他躺在床上,腦袋放空,下一秒便來到了召喚空間。

“小李子,今天怎麼這麼來的這麼早?大中午的你就來了。”

小靈飛到李承洲旁邊,她身後的翅膀愈加透明,變得更加寬大,李承洲暗暗想道,難道小靈在召喚空間裡能成長?

見李承洲不發話,臉色也很沉重。

“你今天怎麼了?這麼嚴肅?誰惹你了?”

李承洲向李靈講述了自己的困惑疑問。

小靈歎了口氣。

“怎麼你身上老是發生這麼多糟心的事?”

“我哪能知道,我打算一會兒就去找叔父說這件事,我實在想不明白。”

小靈搖了搖頭。

“你去問他吧,我也想不太明白,在你的描述中,感覺你叔父除了老了點,其他都是絕頂水平。”

“是呀,他老人家好像什麼都懂,有什麼都能解決,但最近老是躲著我。”

“這我明白!處在庇護下的雛鷹不可能擁抱到藍天!”

“就你懂的多!可是蒙將軍也最近躲著我!”

“他們可能嫌棄你了,哈哈哈!”

“彆鬨,我感覺冇了他倆,我都有點難以抉擇了。”

“加油,小李子,你是最棒的小汪汪!”

李承洲已經不想和小靈繼續糾纏下去了,她隻會插科打諢。

“小靈,我想問問之前說的那個夢幻倒流。”

“你問。”

“我要是將馬裝滿船隻,在運輸的路上會不會有些馬會病死。”

“不會。”

“馬在船上吃的東西是不是得提前準備好?”

“不用。”

“為啥?”

“你知道為什麼叫夢幻倒流嗎?”

“為啥?”

“這次旅程就像是一場夢境,每個環節的感覺都很真實,就像真的在現實中一樣。”

“啊?難道我將馬帶回來隻是一場夢境嗎?”

“不是啊!你聽我說完。就像是一場夢境,但不全是夢境,但也肯定不是完全真實。”

“不明白。”

“在一個深夜,你在龍舟上進入召喚空間,我會施法,將整個龍舟帶到產馬地區的海邊,你有最多三天半的時間在這片地區坑蒙拐騙,將你想要的馬,或者牛,甚至人都帶可以過來。”

“所以三天時間是虛幻的?”

“是的,這一切都是在夢中,等最後施法結束,一切都會回到原樣。”

“那我帶回來的馬呢?”

“在船上的東西受到施法保護,是可以帶回來的。但是你最好在返回現實前將馬帶到岸邊的臨時馬場裡,記得一定要建這麼一個馬場奧,不然回來後再處理船上的馬很難。”

“明白明白。”

“甚至你醒過來還會躺在船上,所有人都會在睡夢中,他們隻會在夢中經曆這一切,唯一有變化的就是你多了一群馬,而你去的地方憑空少了一群馬。”

“明白,明白。”

小靈一口氣說了一大堆,說完甚至開始喘氣。

“可把我累壞了。”

“可把你累壞了,我來給你擦擦汗。”

李承洲靠近小靈,伸手就要擦去小靈額頭上的汗。

小靈撲閃著翅膀,快速躲開。

“男女授受不親,自重昂。”

李承洲惺惺縮回了手:“太見外了!”

“講故事,講完出去。”

“你好絕情!”

“你要是再這樣我就算不聽故事,也要把你弄出去了。”

“彆彆彆。”

李承洲給小靈講完故事,便進行了隨機召喚,但並冇有召喚出什麼有用的東西。

“小靈,為啥每次隨機召喚什麼好東西都冇有。”

“這是你運氣的問題,不能怪到隨機召喚的頭上。”

“我當然要怪到隨機召喚的頭上呀。”

李承洲指了指角落裡的一堆黃金裝備。

“小靈,我隨機召喚出來最好的東西就是那堆奢華的裝備了,刀槍劍戟我都快集齊了!”

“這些東西還不好嗎?”

“好是好,可是那玩意不實用呀!我想要實用的,比如召喚出隻損壞了書皮的槍械大全。”

“你這是在想屁呢?哪有那麼好的事情。”

“你看你看,你這樣說,不就說明瞭這裡麵根本冇有什麼好東西,這隨機召喚的‘獎池’裡是不是根本冇有好東西?”

“這我哪能知道?”

“我之前有一次冇有隨機召喚,你得讓我補上!”

“不能補。”

“是你把我送出去了,不補下次就不給你講故事了。”

“要補也可以,用十個召喚點就可以補上。”

“有十個召喚點我還需要補隨機召喚?算了算了,我溜了。”

李承洲回到現實世界,他已經知道了夢幻倒流的全部規則,現在得去找房老說這件事,順便說一下自己的困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