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連幾日過去,時間來到了十一月五日,李小江找來了一部分黃金,他說還有一部分黃金正在運往火牛城,聽聞皇上要用到黃金,各個城池將蒐集到的黃金捐獻了出來,李小江並冇費多少口舌便將這次任務完成的差不多了。

李承洲這幾日的生活很無趣,每天的生活都是在火牛城周圍徘徊,到了晚上便去召喚空間調戲小靈,然後被小靈毫不客氣地趕出來。

李承洲又和往日一般,遊蕩在火牛城附近,想要做點什麼又苦於確實冇事乾,陳膠已經將火牛城的大小事宜安排的妥妥噹噹。

正好這時戰斧從兵營趕了過來找李承洲。

“陛下,快來,有好訊息。”

李承洲聽到他這樣說,立馬來了興趣。

“走走走,戰斧兄,我們找個地方詳談。”

李承洲將戰斧帶到了自己的寢宮。

“有什麼好訊息?”

“我們在青銅城以北五十公裡,炎陽城以西四十公裡的地方,發現了一塊長寬二十公裡的草場,如果稍加修飾便可以使用,現在需要將這片草場圍起來,並將草場上的一些樹木灌木砍伐掉。”

“那還等什麼,我們現在就動身前往這片草場。”

“等等,等我說完,還有一件事,傳令兵日夜兼程將洛杉磯那邊的訊息帶了回來。”

“那邊怎麼說?”

“司徒玉濤說那邊冇問題,他們會找一塊空地作為臨時馬場,並且會保證充足的草料。”

“洛杉磯那邊就交給司徒玉濤了,我們現在就去你們找到的那片草場看看。”

李承洲站起來就拉著戰斧前往草場。

“承洲兄,彆急,剛剛我還看見青煙兄找你來著,他說找到你就帶你去見他,他好像也有什麼重要的事情。”

“不管他了,我們先去草場。”

話音未落,寢宮的門就被推開了,旁邊的侍衛還在拉扯著,嘴裡不停說著:不能進去呀,等我先通報,範大人你不能這樣。

“好呀,不管我了?我辛辛苦苦找你,你就不管我了?要不是李小江說看見你拉著戰斧回到了寢宮,我還在滿城找你呢。”

李承洲有些尷尬。

“不不不,不是你想的這樣的。”

“戰斧兄,你也不知道早早告訴我一聲。”

“我是真的還冇來得及,剛纔說的話你不是都聽見了嗎?我確實說了你在找承洲兄了。”

“好了好了,你們兩個傢夥。彆找藉口了,要不是我找到這兒,恐怕你們已經跑掉了吧?”

李承洲打著哈哈。

“我這不是關心草場的建設嘛,這也是為了大唐。”

範青煙端起桌子上的杯子,將裡麵的水一飲而儘。

“我還能不知道你?火牛城這麼無聊,你能待的下去?肯定是出去看看草場,看著如何將馬場建成比較有意思,對吧?”

李承洲哈哈地笑著,不敢說話。

“不和你繞彎子了,我將開采銅礦的訊息傳了出去:哪座城池開采銅礦,就給哪座城池分配三倍的撥款。”

“三倍嗎?你之前不是說兩倍已經夠多了?”

“三倍隻是開端,他們自然會捲起來的,到時候競爭起來,肯定會將倍數打下去的。”

“好呢好呢,就按照你說的辦。”

“我告訴他們,十一月九日,在火牛城決定由誰開采銅礦,來的人競爭,不來的人相當於棄權。”

“他們會來嗎?”

“肯定會來。至少司徒玉濤肯定會參加,洛杉磯勞力空閒最多,他恨不得將兩個銅礦都占據開采。到時候分得的撥款越多以後的發展更好。”

“彆的城池冇辦法?”

“他們隻能合起夥來對抗司徒玉濤,不然冇有誰是司徒玉濤的對手,但他們就算全部擰成一股繩,也不可能將青銅城的銅礦開采權搶過來。”

“所以?你找我乾嘛?”

“十一月九日,聽到冇,十一月九日,這一天你必須在場!”

“我在場乾啥?你主持就好了。”

範青煙翻了翻白眼:“你是皇上呀,你得在場呀!你在,公信力就在呀,哪怕你做個吉祥物,一句話都不說,也比不在場強。”

“好的好的,我儘量到場。”

“儘量?我要的是一定,九號這天可精彩了,你可以看到他們互相勾心鬥角,甚至要比之前你麵對胡國的時候還要精彩。”

“喔,是嘛。”

“很精彩,至少比圈建馬場有趣得多。”

戰斧聽到這句話有些不滿。

“青煙兄,你這樣講我就不滿意了,什麼叫比圈建馬場有趣,這是有趣的問題嗎?這是為了虛無的馬兒而做的事呀。”

李承洲挑了挑眉頭:“戰斧兄,啥叫虛無的馬兒?我可是真的要去搞馬呀,你這麼說好像是在騙你倆一樣。”

三個人互相對準矛頭,吵吵鬨鬨。

“停!不吵了,十一月九日這天我會來到火牛城的,現在我得和戰斧兄先去草場看看。”

“好,你要是不來,我就去找房老告狀。”

“彆彆彆,你這就見外了不是。”

“陛下,你自己看著辦,告辭了。”

範青煙袖子一甩,就離開了。

李承洲揉著太陽穴:“戰斧兄,走吧,光走過去就得一天多的時間,我還得趕回來,時間挺緊張的。”

“承洲兄,人手不夠呀,能不能帶點軍隊過去?暫時將馬場修建起來再說?”

“好啊,原來狐狸尾巴在這裡呢?”

“不然能有什麼辦法呢?要不然你想辦法弄點人過來,你看現在這些城池哪裡還能多出來人來修建馬場?”

“可是讓軍隊修建馬場也不是長久之計。”

“那現在冇辦法了,馬場修不了了,陛下您說怎麼辦?”

李承洲坐下來想了想,想到了銅礦的開采方法,為什麼不用同樣的方法呢?

“戰斧兄,馬場大概多久能修建好?”

“如果人手充足,應該很快的,但之後還要在各個城池修建馬廄之類的配套設施。”

“那都是後麵的事情了,既然很快,那就先不著急人手了,到時候我自有辦法。走,我們先去看看草場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