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斤,隻能替代日產三百斤。”

聽到李承洲的話,陳膠也放下心來,這樣的結果完全能接受,就怕棉花完全不能替代,那就完蛋了。

周麒也愣住了,冇想到真的能代替,他想了想北方五城的特產,好像並冇有什麼東西可以拿出手。

周麒靈機一動,白鳥城的糧食很多。

“陛下。”

“嗯?”

“白鳥城的糧食很多,您看能不能抵扣銅產量....”

“停!你聽聽這說的是什麼話?白鳥城糧食全部送出來,要學唐亥餓死百姓、逼民造反嗎?”

“呃...我不是這個意思。”

“正常競爭吧。”

周麒並冇搭話,目前北方五城的籌碼比南方五城的籌碼還要多一些。

“我們南方五城日產一千五百斤,棉花產量百分之八十,要三倍撥款。”

現在南方五城的籌碼要比北方五城的籌碼多了三百斤的日產。

周麒的策略就是比陳膠多一百斤的日產量。

“北方五城日產一千九百斤,要三倍撥款。”

陳膠也不慣著周麒,直接就將日產量拉滿。

“南方五城日產量兩千斤,棉花產量上交百分之八十,要三倍撥款。”

周麒剛想說什麼,李承洲再度提醒。

“量力而行,北方之前屬於胡國的城池剛剛收複,現在百廢待興,能夠騰出來的人手肯定不是特彆多。”

“如果招標到了銅礦,但是產量並不能達到招標時的產量,之後撥款的時候,我們會酌情減少撥款。”

李承洲的話讓周麒冷靜了下來。

“北方五城日產量兩千五百斤,要三倍撥款。”

這時候基本是北方五城的極限了,他們經過推演,將空閒的人手派去開采冶鍊銅,日產量最多隻有這麼多。

陳膠並不在乎,南方五城的建設比較早,現在尚且還能餘處人手去開采銅礦,勒緊褲腰帶還能搞一搞。

“南方五城日產量兩千五百斤,棉花產量上交百分之八十,要三倍撥款。”

周麒像泄了氣的皮球一般,不再說話,北方五城的極限也就是兩千五百斤的產量,他們也冇有其他特產可以替代銅產量。

看來隻有動用最後的手段了。

範青煙都準備要恭喜陳膠了,但流程還是要走的。

“冇人競價了嗎?如果冇人競價,我宣佈紅山城銅礦的開采權歸....”

“慢著!”

開口的正是周麒,他剛剛已經下定決心使用最後的底牌了。

眾人將目光都投在周麒身上,不知道周麒想要做什麼。

陳膠有些疑惑:“周師弟,難道你還有什麼底牌嗎?”

周麒並不在乎周圍的質疑聲,現在就連李承洲也好奇周麒還能想出什麼招數。

“北方五城日產量兩千五百斤。”

“周師弟如果是這樣的話,是比不過我們的。”

“但我們隻要兩倍半的撥款。”

這下不僅南方五城的人震驚了,就連北方五城其他人也表示不滿。

北方五城的人之前商議的時候就在討論能不能將撥款倍數降低以獲得銅礦開采權。但當時並冇有得出一個確切的答案,也就不了了之,但周麒現在將這件事提出來,並冇有將經過眾人的同意,其他四人都有些不滿,但是事已至此,隻能繼續支援周麒。

而且兩倍半的撥款尚且能接受。

李承洲也愣住了,之前說的以棉代銅已經夠讓他頭疼的了,現在又出來一個減少撥款倍數的,這應該怎麼轉化?

無奈隻能再度暫停朝會,帶著戰斧範青煙商議一下。

“冇想到周師弟還能想到這樣的招數,真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

周麒無奈搖了搖頭:“我們北方城池正在發展,需要大量的錢,還希望陳師兄能成人之美,將紅山銅礦讓給我們。”

“周師弟,這話可不能這麼說,正是因為你們需要發展,纔要將勞力用到正確的地方,開采銅礦太費人了,會擠壓你們其他地方的勞力,所以你應該主動放棄,這樣對你我都好。”

“陳師兄說笑了,撥款越多,發展越好,要是這次抓不到機會恐怕會被師兄們遠遠甩在後麵。”

李承洲扶著頭:“你這些師兄腦袋裡在想些什麼?怎麼腦袋裡全是這麼多奇奇怪怪的想法?”

“我就說吧,看他們競爭很有意思吧!”

“確實有意思,但現在這個怎麼搞?這個隻要兩倍半的撥款?”

“陛下你看著算吧,你說了算。”

“我不懂,纔將你們兩個叫出來問的。戰斧,彆裝了,說句話。”

戰斧躲在後麵本來不想講話,但是被李承洲揪出來了。

“你們看著辦不就好了,我是個武將呀,我哪裡懂你們這些彎彎繞繞?”

“在朝堂上你就是文官了,要不我們去問問蒙將軍,看誰說的有道理?”

“好好好,我好好說,我們現在缺的是銅礦,給誰多撥款,給誰少撥款都是後話,甚至棉花也冇啥用,現在產量纔是最重要的,誰的產量多,就給誰。”

戰斧的話讓李承洲豁然開朗。

“對奧,我們現在就是以開采銅為主,就算隻要兩倍撥款,但產量上不去,那也冇什麼用。青煙兄,每少一倍撥款,就可以少開采五百斤銅礦,這樣如何?”

“你是皇上,你說了算。”

“那就這樣吧,產量高纔是硬道理。”

幾人走進大殿。

李承洲將剛剛的決定說了出來,兩倍半的撥款也就減少了二百五十斤的日產量。

周麒還想說些什麼,但被北方五城的其他縣令阻止了。

“再減少撥款倍數就開始虧損了。”

“周師兄算了吧。”

在其他人的勸阻下,周麒終於放棄了紅山銅礦,轉身回到了座位上。

範青煙便開始宣讀最後的結果。

“既然冇人再競爭,那紅山銅礦由南方五城開采。”

“日產量兩千五百斤,棉花產量上交百分之八十,最終能得到單城的三倍撥款。”

陳膠開心的回到案幾後麵。

“諸位可有其他事宜?”

底下的官員紛紛搖頭。

“陛下,您看?”

“朝會不急著結束,我還有一件事。”

司徒玉濤眼前一亮,他猜測的事情要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