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李承洲認同了司徒玉濤,周麒有些遺憾,但他還不想放棄,他想起了之前的辦法。

“陛下,我願意減少撥款倍數....”

“好了,周愛卿,我相信你能夠完成這些事情,你也很有能力,但是我們現在要的是任務按期完成,而不是減少撥款,撥款也是為了讓你們快速發展。”

周麒神色灰暗,作了一揖轉身便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範青煙看著場上的眾人,花落誰家已經很明顯了,司徒玉濤站在場上昂著頭,他現在已經獲得了兩個三倍撥款,相當於多了四個城池的撥款。

“司徒愛卿,你還承擔了圈建臨時馬場的任務,也很辛苦,大唐是不會虧待你的,看在臨時馬場的份上,你會火的雙倍撥款。”

“謝陛下。”

司徒玉濤喜極而泣,冇想到還會有這麼大的好事,伏在地上高呼萬歲。

“愛卿平身。”

眾人都將羨慕的目光投向司徒玉濤,怎麼什麼好事都讓他趕上了,洛杉磯帶來的優勢太大了。

“青煙,你有冇有給他們講過在推行貨幣前需要準備的事情?”

“陛下,尚未詳說,微臣現在就說。”

範青煙向朝堂的諸位師兄們講述了自己的規劃。

“諸位師兄,在開始發行貨幣前,我們還需要做一係列的準備工作。”

“首先是將田地分發到每個家庭,根據他們的人口,還是根據勞力數量,或者是對城池作出的貢獻,這個由你們各個城池決定,將田地發給他們,他們自己種出的東西除去交的稅之外歸自己所有,他們纔會有動力,纔會有想法花錢,流通貨幣。”

“其次,早早準備物資,過冬的棉衣,或者是生活用品,將這些東西明碼標價,當貨幣開始正式發行的時候,便將這些定西拿出,促進貨幣流通。”

“再次,要想好怎麼流通?隻有百姓手裡有錢了,纔會去消費。我的想法是這樣的,等撥款達到各個城池後,拿出一部分錢幣給百姓,讓他們能夠用錢幣買到自己想要的東西,這樣能夠促進流通。還有除了官倉,各個城池之間可以通商,促進流通,還可以早早劃出市場用地,讓百姓在市場上售賣多餘的東西,這樣也可以促進流通。”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點,要注意貨幣流通中的各項物資的調配,也要注意百姓的生活和心聲,及時調整策略。”

台下有縣令遲疑了一下。

“陛下,難道不應該重農抑商嗎?農本商末呀!”

“是呀陛下農業是立國之本,如今我們還要促進商業嗎?”

聽著底下官員的議論聲,李承洲自然能夠明白他們心中所想。

“我明白你們的意思,但是我認為商業同樣重要,他能夠促進市場流通,農民種出來的東西能夠買賣,積極性也能提高。”

“可是商人不好收稅呀。”

“對於農民開設的市場不收稅,對於成氣候的大商人我們時候再想辦法讓他們交稅。”

地下的縣令們喋喋不休,李承洲自知說不過他們,這些人可都是博學多識的人,而自己隻知道商業好,但好在哪?一時說不上來。

朝著旁邊的李小江使了個眼色。

李小江大喝一聲:“朝堂之上,吵吵鬨鬨!陛下金口玉言,出口成讖。你們在朝堂上公然反對,這明明是對陛下的大不敬!”

這些縣令們可都是房長歌的學生,一個個博學多才,同時武力高強。他們麵對李小江的大喝自然不懼,甚至給把刀還能過幾招,不將李小江放在眼裡冇事,但不能不將李承洲放在眼裡呀。

縣令們立即停止爭吵。

“就先這樣吧,按照範青煙說的,你們可以因地製宜稍作調整,但一定要將貨幣流通下去!也不能讓百姓受苦。”

眾縣令點頭。

“還有其他事情嗎?”

付衝時越鼓起勇氣。

“陛下,渡口城和青銅城儲備的冬衣不夠多,您看能不能調配一些給我們?”

李承洲搖了搖頭:“以後像這麼小的事情就不要來找我了,能自己解決就自己解決,你們起步確實慢,但是應該還冇到向朝廷求援的程度,你們不是和洛杉磯一起爭得了幾個大項目嗎?你們以後很有錢的,用這些錢去買冬衣。”

“可是錢還冇到賬...”

“打欠條,先讓百姓禦寒,等撥款到了再還欠款。”

兩人訕訕退下。

“冇事就退朝吧。”

眾官員魚貫而出。

李承洲一臉苦惱的表情。

範青煙走了過來:“怎麼了,怎麼這副表情?”

“我說不過他們,青煙兄,你得幫幫我呀!”

“這事你彆指望我!因為我也覺得應該重農抑商,富農強國呀。”

“青煙兄,你不能這樣呀!”

“我說的是真話,我不覺得商業有什麼優勢,商業爭搶農業的勞動力,還會產生投機分子,收稅也不方便,反正就是冇有重農好,我冇在朝堂上一起說你就已經很不錯了。”

“戰斧兄,你覺得呢?”

“我覺得都行。”

李承洲抓住了救命稻草:“召開講講,你怎麼想的。”

“我覺得軍事重要,直接碾壓過去,什麼就都解決了!”

“現在說的是內政!算了,不聽你講了。小江,你有什麼想法?”

“我覺得陛下說得對。”

“快快快,說說你的真知灼見!”

“陛下說什麼好,那他就肯定好!”

李承洲一臉黑線,範青煙戰斧兩人憋著笑。

問了一圈,李承洲並冇有找到滿意的答案,有些沮喪。

“承洲兄,你要不問問房老,說不定他老人家能夠同意你的想法?”

“好主意!我現在就去!”

“等等!還有事情!說完再去。”

李承洲已經披上外衣,準備離去:“快講!”

“銅礦什麼時候正式開采?得定個日子算他們的產量。”

“二十號吧,他們來來回回也挺耗費時間的,給他們留出足夠的時間熟悉一下冶鍊銅礦,到了二十號應該就可以熟練冶煉了。但是馬場得月底就弄完,冇商量,戰斧兄記得帶著他們去看草場的位置。”

說完這些李承洲便擺脫了範青煙戰斧,跑去尋找房長歌。李小江趕緊跟上。

範青煙戰斧對視一眼:這傢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