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陽光並不是那麼刺眼,然而對地牢中的散人聯盟戰士來說就很難受。

營地大帳中坐著範青煙和戰斧,下麵是被綁起來的散人聯盟戰士。

至於李承洲?用他的話來講就是:你們看著辦,我出去探查一下週圍的情況。李小江當然跟隨著李承洲不離不棄。

範青煙坐在大帳主位上,居高臨下看著這二十幾名戰士。

“要麼降、要麼死。”

“想死的一會兒就拉出去砍頭,想活的一人一套衣服隨軍出發。”

戰士們在下麵嘀嘀咕咕商量了半天:“我們降我們降。”

範青煙看出他們並不是真心歸降:“降了我們並不是過於屈辱,我們的營地和隊伍中有不少蠻族戰士。”

範青煙臉不紅心不跳,畢竟他又冇說是現在還是以後。

他繼續開口忽悠:“歸順我們後你們完全不需要擔心安全問題,食物問題,你們能想象到的我們都有。”

“我們正在建設城池,城池建成後每個人都會分配房子,也會得到工作,在城池裡就可以自給自足,遠超你們在森林裡生活時的狀態。”

範青煙給幾個蠻族畫了張大大的餅:“來人帶他們下去,給他們一人一套衣服,帶他們熟悉熟悉我們的營地,讓他們和我們的蠻族士兵多交流。”

待到他們出去,李承洲這纔不知從那個地方鑽出來。

“哈哈哈,果然事情交給青煙兄就賊靠譜!”

範青煙的白眼都要翻到天上去了:“你真是個甩手掌櫃!一天天啥都不會管,還要操心你會不會丟了。”

李承洲訕訕一笑:“也冇這麼離譜吧?甩手掌櫃是真的,但我確實能保證我丟不了。”

戰斧站起身來,阻止了他兩的玩鬨,他想到了一個嚴重的問題。

“一般情況下,部落對部落之間都是相安無事居多,部落對散人聯盟的戰士都報以最大的敵意,尤其是一片區域內的兩方勢力更是水火不容。如果我們將部落及散人聯盟都放在我們的隊伍中,或者都讓生活在城池中,那他們之間的矛盾肯定會被激發,甚至會影響到建城等事宜。”

範青煙看了看李承洲:“大少爺,這些事情你總得參與進來吧?”

李承洲誠懇地點了點頭:“嗯嗯,參與參與,不過那麼大的事,房老肯定會想出好主意的。”

“我們現在就讓隊伍裡的部落戰士仍舊走在最前列,讓剛進來的散人聯盟戰士在隊伍後麵拉行李。這也不算虐待他們吧。”

範青煙點點頭:“可行,那就彆讓他們交流了。等回去後看房老怎麼說。”

待到太陽升起,隊伍已經集結完畢,隊形冇有絲毫散亂,新進來的散人聯盟戰士跟在最後麵,扛著隊伍的行李。

隊伍在戰斧的帶領下朝著新據點出發,戰斧預計晚上到達據點。

一路上並冇有哪個部落或者散人聯盟前來觸黴頭,隻有昨天晚上那個稀裡糊塗的小團體被全員活捉了。

與此同時在海邊營地裡,房長歌和蒙彪已經開始了行動,昨晚他們密謀了一晚上,並不打算派兵出去做與李承洲他們一樣的事情。

那樣確實有用,雖然一同競爭,但冇必要使用相同的方式捲起來。

最終房長歌及蒙彪決定坐鎮營地,不專門派人出去收編蠻族,而是儘可能將營地裡的部落戰士的作用發揮到最大。

如今營地裡的部落戰士已經習慣了每天不在再森林裡提心吊膽的生活,每天有吃有喝有住,還有更加輕便的衣服可以穿,每天隻需要出去砍個樹,采個石,這比在部落裡輕鬆多了。

營地裡的部落戰士大多數都有老婆孩子父母在部落裡等著他們,所以即使他們自己在營地裡過得很滋潤,但想起家人,於是也就提不起興趣。

房長歌正好抓住了這個機會,他將營地裡所有的部落戰士集中起來。

“我們十分歡迎你們的加入,但我們也能感受到你們歸心似箭,想去尋找家人。”

“現在我將倉庫打開,衣服能拿多少拿多少,糧食能拿多少拿多少。”

“你們可以回去將你們的家人接過來,一同在營地生活,以後營地擴建,會變成城池。你們的安全都會得到極大的保障。”

“你們也可以將認識的人甚至整個部落都帶過來,我們會為你們準備好一切你們所需要的東西。”

底下的部落戰士發出歡呼聲,跟在士兵身後去拿東西,見到東西使勁拿,生怕不夠。

房長歌見此狀況,吩咐了下旁邊的士兵,讓拿些布兜子給他們。

部落戰士們更是瘋狂了,本來就強壯的他們恨不得搬空整座倉庫。

蒙彪見狀有些心疼:“房老,這也太奢侈了吧!就這麼讓他們全拿走了,萬一得不償失怎麼辦。”

房長歌並不著急:“蒙將軍彆擔心,一切都在老夫的心中,人口纔是發展中最重要的一項,有了人就什麼都有了,糧食我們船上還有好多,完全夠我們吃好久,馬上也可以開始種植了,衣服也沒關係,等人一多我們就可以帶著他們織布做衣服。”

“蒙將軍不要心疼眼前這些東西,我們要放眼大局!”

蒙彪點了點頭:“道理我都懂,可看著東西就這麼冇了我還是很心疼的。”

房長歌哈哈一笑,拍了拍蒙彪:“剩下的事情你都明白怎麼去做,就都交給你了,我的學生也會幫助你的,老頭子我困了,還是得服老呀。”

房長歌轉過身,悠悠朝房子走去。

蒙彪看著慢悠悠的房老,不免擔心起來他的身體狀況,操勞過度隻會讓他更加勞累,一定要讓李承洲扛得起大旗,分擔一些事情。

蒙彪看著部落戰士們拿著糧食衣服走出營門,接下來就暫時不用管收編的事情了。蒙彪讓士兵們卸下盔甲,出去采石砍樹,工匠們則對這些材料進行加工,為之後建城做準備。

森林中的李承洲一行人還在朝著橡樹部落新據點進發,他們也不知道房長歌和蒙彪已經有所行動。

兩方人馬齊頭並進,各有各的辦法,各有各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