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承洲睜不開眼睛,外界忽明忽暗。

突然感受到濛濛細雨,他就知道回到現實世界了。

“這小靈真是......雷厲風行。”

說丟出來就絲毫不拖泥帶水。

李承洲呼了一口氣,睜開雙眼。

看見眾人關切地望著他。

李承洲爬坐起來。

剛纔的一切那麼夢幻,就好像是在做一場夢。

但瞬間他就明白這一切都是真的。

因為李承洲覺得自己的體質確實被增強了。

之前弱不禁風的身體現在卻有著用不完的力氣。

上麵的野蠻人依舊在說著晦澀難懂的語言。

而對於如今的李承洲,他們說的話清晰入耳,瞬間就明白了他們交流的內容。

“太陽祭典後天就要開啟了,聽說酋長和五位統領意見有所不同。”

“五位統領要活祭著幾個外鄉人。”

“而酋長和戰斧準備拷問一番就將他們流放叢林中。”

“可憐的外鄉人,穿著奇裝異服,也不知道從哪裡來,說話更是聽不懂。”

“從他們靠岸就被髮現了,要不是看那艘船上人多,早就把他們砍了!”

“那艘船上還下來了幾百人的隊伍,可能是來尋仇的?”

“可惜走錯了方向,朝著‘雷鳥’部落過去了。”

“這麼多人,就算是掃平這一塊也不成問題呀。”

“看來太陽祭典過後真的要搬遷部落了。”

“酋長說他感受到了風的變化。”

......

一群人嘰嘰喳喳說了好久,殊不知全被李承洲聽到了。

“活祭?太野蠻了!”

蒙彪顧不上詢問李承洲為何能聽懂他們說的話。

現在當務之急是想辦法逃出去,誰知道那五位統領會不會突然下手把他們全砍了。

“蒙將軍,我可以搞到食物,讓大家吃飽逃跑。”

“提供一根繩子,可以攀爬上去。”

“提供十柄刀具,用以防身。”

李承洲偷偷湊到蒙彪耳邊,輕輕說道。

蒙彪不可置信地看著李承洲。

“都這個時候了,公子就彆開玩笑了!”

“以前的你仁義自然,如今怎會變得這樣。”

看著痛心疾首的蒙彪,李承洲不知該如何解釋。

他一個現代人都才勉強接受召喚係統這個事實。

蒙彪一個秦朝人隻會更加接受不了。

李承洲想了會兒,神秘兮兮地湊過來。

“蒙將軍,其實是這樣的。”

“我做夢夢見一條真龍鑽進我的身體。一個發著光的白鬍子老爺爺說我是他的兒子”

“他說我想要什麼就給我什麼。”

蒙彪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地看著李承洲。

“果真如此嗎?”

“天子下凡,真龍化身!”

“這麼說我們真的有救了!”

蒙彪哈哈大笑,爽朗的笑聲驚動了上麵的野蠻人戰士。

“他是瘋了嗎?這個時候不應該乞活,哭著求我們饒他們一命嗎?”

一個野蠻人手持長矛,指著蒙彪。

惡狠狠地說:“再笑我就捅死你丫的!”

李承洲趕緊讓蒙彪停下笑聲。

“蒙將軍,他們說再笑就殺了你。”

蒙彪冷哼一聲,滿臉不屑。

“要不是偷襲,他們這群烏合之眾怎會是我對手?”

“哪怕就剩一隻胳膊也能拿捏他們!”

儘管滿臉不屑,但蒙彪還是安靜了下來。

“公子現在先彆拿出那些東西,待到晚上,月黑風高,我們殺將出去,定要這群蠻夷付出代價!”

“好的蒙將軍,現在由你全權指揮。”

李承洲麵對如此情景也是毫無頭緒。隻能依靠於行伍出身的蒙將軍。

夜已深。

三個野蠻人戰士也依靠著長矛休息起來。

他們料定三米多高的“地牢”肯定不是這群饑腸轆轆的俘虜能夠爬上來的。

坑內眾人聚在一起。

等待李承洲的神蹟。

李承洲閉上雙眼,在腦中想著那根複雜的“繩子”。

他感覺周圍的能量朝他彙聚,凝聚成手中的實體。

睜眼一看,李承洲感覺天旋地轉。

這麼一瞬間,他感覺自己要被氣得背過氣去。

蒙彪眾人也有點遲疑。

這手臂粗細的熟食麪製品,是嬰兒的手臂粗細。

手掌長的十柄刀還不如家裡的水果刀長。

那繩子儘頭的倒掛鉤搖搖欲墜,真是擔心承受不住這些壯漢的重量。

唯一看起來靠譜點的就是這根麻布繩子,不至於一拽就斷。

蒙彪覺得自己有點懵,這所謂的老神仙未免也太摳了!

李承洲覺得自己腦袋都大了。

連忙向眾人解釋:“這可能出了點小問題,我們先湊合著用吧,先逃出去再說。”

蒙彪咬咬牙:“事已至此,再拖下去難免生變,計劃大體不變,今晚就要逃走。”

說到這兒,他看了一眼李承洲。

“這些裝備和我想的不太一樣,所以計劃稍作改變。”

“大家先進食,飽腹之後恢複體力,用匕首攀爬上去,再用繩子拉其他人上去。”

“俘虜那幾個野蠻人,由公子審問,讓他們帶路,返回龍舟。”

李承洲點頭如搗蒜,表示完全讚同。

畢竟剛開到這個世界滿打滿算不到五天,還是苟住比較好。

眾人吃掉食物,稍稍有了飽腹感,但那點東西真不夠眼前這些人吃。

按照蒙彪的話來說,這點東西還不夠他一個人吃到飽。如今眾人隻能先墊個底。

“等眼前這檔子事情結束了,一定要想辦法懲治小靈,狠狠揍他一頓!這也太坑了!”

與此同時,召喚空間裡的小靈笑的四仰八叉。

“這就是貪心的下場。”

但小靈又突然擔憂起來:“這不會真的造成什麼嚴重的後果吧。”

呆坐在祭壇上的小靈托著下巴發著呆。

“可不能給坑死了,這次他要是冇死,我下次一定不坑他了。”

眾人休整片刻,恢複體力後,準備逃離。

五名軍士雙手各持一把匕首,插入牆中,向上攀登。

五名軍士爬上去後,放下繩子,拉著剩餘的人上去。

蒙彪帶著兩人靠近野蠻人戰士。

他們躺在篝火旁,鼻息如雷。

蒙彪使了眼色,三人瞄準後頸同時發力,一記掌刀,鼾聲瞬間消失。

可憐三個人還在睡夢中就被敲暈了。

蒙彪指揮軍士將三人綁得結結實實,扛在肩上跑路。

蒙彪感受著風向的變化,迎麵吹來的風是潮濕的。

便當機立斷:“走這邊!”

李承洲緊緊跟著隊伍,邊緣OB。

他暗想:“想要生存下去,一定要學到本領!”

“想要在這亂世有所成就,一定要有真本領才行呀。”

“等這次逃出去安全了,一定要向兩位長輩學本事了。”

一行人摸著黑,一頭紮進伸手不見五指的叢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