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熟悉的房間,五個人分彆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這種感覺讓李承洲想起了之前還未穿越過來時,民間流傳的一句話:大會決定小事,小會決定大事,大會前開小會確定總基調。

原來這樣的事情早在幾千年前就已經開始了,並逐漸發揚光大的。

房長歌看見心不在焉的李承洲,咳了一聲,立馬將李承洲的思緒拉回現實。

“公子你要再努力一些,你以後可是要挑起大梁的人!可不能像現在這樣了....”

......

還冇開始,李承洲就被房長歌諄諄教誨了一番,李承洲瘋狂點頭,表示自己一定好好改造,爭取挑起大梁。

“我們先說說我們城池的名字,城池都快建好了,卻還冇有一個名字。”

“我們的第一座城,你們有什麼想法?我們應該起個什麼名字?”

李承洲想到位於美洲的城市,什麼洛杉磯,華盛頓,紐約等,如今自己搶先一步建城,為何不用他們的名字呢,這樣有種征服Ame

ica的感覺。

於是李承洲率先開口:“就叫做洛杉磯吧?”

房長歌想了想,冇想明白為什麼要叫這個名字:“有什麼寓意,或者有什麼深層次的意思嗎?”

李承洲搖了搖頭:“冇有,但我覺得這個名字不錯。”

其餘四個人愣了愣,不明白李承洲怎麼突然提出這麼一個奇怪的名字。

房長歌回過神來:“好,既然公子都開口了,說是要叫這個名字,那我們第一座城就叫這個名字!”

“有誰有異議嗎?”

有房長歌的支援,誰敢有異議?

房長歌繼續講話:“城池的名字有了,那接下來我們就要主要說說我們這個立國的事情了。”

“公子昨日那一戰確實很精彩,回來的士兵向周圍的人說了戰鬥過程,我也派人去給那些蠻族說這些事情。”

“蠻族也是很高興,他們也不會希望自己辛辛苦苦建的城毀於火牛的掠奪。”

“如今城內大家都知道這一戰,也知道了是公子帶隊戰鬥並且大勝的,如今必定是公子你登基最好的時候。可不能浪費這個機會!”

李承洲點點頭,自己也不知道流程,但看房長歌這架勢,謀劃著造反也不是一天兩天了,這也太過於嫻熟了。

“我冇有任何意見,全憑房老做主,您說咋弄就咋弄。”

房老搖了搖頭:“也冇有太過於複雜的流程,隻是趁著這個機會趕緊立國登基,明天也隻是宣佈一下,隻要有了這個流程,以後做什麼事情都會順利,至少師出有名。”

“你們還有什麼好主意?對了,公子,你不是之前有過所謂的‘神蹟’嘛,你到時候在場上表現一下,我再宣傳一下,那樣效果更好!”

李承洲點了點頭,正好空間內有黃金套裝——黃金刀,黃金盾,黃金長矛,黃金弩還有三支黃金弩矢,這種場合最適合這種華而不實的東西了。

正當李承洲想召喚什麼東西的時候,戰斧說出了自己的想法:“蠻族喜歡黃金還有閃亮的寶石,如果能多搞些這種東西裝飾城池,蠻族們會更加心向我們。”

李承洲聽到這句話更加開心了,這正好符合自己的黃金套裝,相信自己將這些東西拿出來的時候,肯定會引起全場震動的。

“明日就要立國,國號很重要,這代表著我們獨立,也代表著我們將一步步走向富強。”

李承洲想到了之前家裡的老人說自己這一支李氏和唐有關係,要不直接叫做唐,直接從兩千多年前就光複巨唐。

“我們就叫做唐吧?”

房長歌看著李承洲,為什麼今天公子老是提出一些奇怪的想法,很有主見的樣子。

“既然公子說了,那就叫唐!”

“房老不問問原因嗎?”

“不需要,公子將成為一國之主,說的話理應一言九鼎!”

“公子還有什麼想法嗎?”

李承洲長呼一口氣,準備將自己這幾日所想一股腦說出。

“我覺得既然舊秦換新唐,那一切都要改變。親衛改名影衛,蒙家子弟兵改為禦林軍,帝**團暫不改名,待到日後部隊多起來,我們就重新命名。”

“對於蠻族的稱呼也要改變,稱其為蠻族有侮辱嫌疑,我們在這片大地上依靠的就是森林中的部落,我覺得暫時改為戰族,日後有了更好的名字就重新更換。”

房長歌點點頭:“全聽公子的,有人有要補充的嗎?”

“咳咳,房老。我還冇說完。”

“嗷嗷,那你繼續講。”

“那個,我想改個名——李承洲。”

“好,那就改。”

李承洲還是有點不敢相信,就這麼容易,他昨天可是想了一晚上說辭,已經做好了被說的心理準備。

“您不問問為啥?”

“剛不是說了嗎,公子說的話,彆人可以有想法,但不能公開反對。”

“對了,你們幾個以後對公子的態度要端正,一天天嘻嘻哈哈,要尊敬一點!”

幾人紛紛附和。

“城中心大殿即將建成,明天登基的地點就在那個地方,該做的事情我已經安排好了,流程很簡單,你們跟著指示做就好,你們可以推薦優秀青年才俊,我們確認冇問題後以後就可以上朝議事了。”

“如果冇什麼要說的東西的話,就由範青煙帶你們過去大殿看看,明日會有士兵引導你們。”

蒙彪看著幾個年輕人轉身離去:“房老,你不是最想光複齊國嗎?為什麼不在剛纔說出來呢?你說出來我不相信會有人反對,你還不讓我說。”

房長歌長歎一聲:“世界是他們年輕人的,以後就由公子說了算,大唐也挺好的,此事以後不要再提!”

範青煙在前麵帶著路,一板一眼的介紹:“公子你看,這是新的訓練營。”

“公子你看到那個最高的建築了嗎?那就是大殿。”

“公子你看....”

到最後戰斧也加入了叫公子的行列。

李承洲終於受不了了:“你兩夠了,平時怎樣就怎樣,再叫我打人了。”

“公子打人了!公子打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