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江和金鼎帶著兵符來到兵營,此時士兵們已經結束了一天的訓練而且吃完了飯,當李小江不在的時候,王將軍會接替他訓練部隊。

李小江拿出兵符,帶走了所有的士兵和已經訓練了幾天的散人聯盟士兵,李承洲將他們暫時命名為散字營。

散字營的士兵剛剛接受了幾天的訓練,隻能勉強走好隊列,讓他們列陣迎敵簡直就是癡人說夢。

但將他們放回居民區又會引起騷動,倒不如留在軍營加強管教。

李小江使用兵符便調走了所有士兵,八百原本的士兵和散字營一千多人。

王將軍看著他們帶走所有人,整個兵營都變得空蕩蕩,甚至曾經的部下金鼎都比現在的自己混得好。

他歎了口氣,轉身走回了房間,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李小江帶著所有士兵來到城門口處,五百軍團士兵披掛上陣站在城牆上準備迎接即將來到的敵人。

三百蒙家子弟兵在城中廣場處待命,準備隨時支援被攻陷的城牆段——但八米高的城牆應該很難被這些蠻族所攻破。

散字營士兵主要負責搬運物資,將弩矢搬運上城牆,將五百副刀盾長矛也運上城牆,當士兵們的武器磨損後,確保他們有新的武器可以替換使用。

當他們做完這一切,便可以領取武器上城牆助戰,確保每名士兵旁邊都有兩位散字營士兵助陣。

李承洲看著李小江有條不紊地安排著,便也不多講話,這時候自己要是接手,要是玩脫了,城池被攻陷了那可真就成罪人了。

夜幕悄然而至,城牆外漆黑一片,但士兵們都睜大了雙眼不敢懈怠。

此時已經有探子逐漸迴歸城池,帶來了最新的訊息。

“他們的人數至少是我們的兩倍。”

“他們的人數將會多於四千人。”

“他們的隊伍中似乎有牛皮和藤條做的盾牌。”

“他們的隊伍中有弓箭手的存在,有人在他們行軍過後的路上撿到了箭矢。”

“他們一邊行軍,一邊砍伐樹木,似乎有製作攻城武器的能力。”

“他們的人數接近五千人。”

最後一名回到城池的探子連續三次將自己偽裝接近敵軍,最近的一次甚至有人踩著他的手經過,這次才探求到最準確的人數。

這支隊伍似乎懂得一些攻城的技巧,因為最後一名探子看到了敵軍隊伍裡有攻城錘的存在。

李小江聽到訊息趕緊去找李承洲商議,這股敵人似乎並不太好惹,真有可能會在陰溝裡翻船。

金鼎也趕緊跟上,三人聚在一起,李承洲聽到這些訊息真是頭都大了。

原本以為城高池深,敵人不可能攻破城池,如果自己搞不定還可以等房長歌他們出關,但現在情況似乎有些不妙。

李小江試探著問一問:“要不將房老叫出來?”

李承洲苦著臉:“我最後一次進去的時候,房老就已經預測到了這件事情,他說肯定會有敵軍來襲,讓我自行搞定,不要煩他。”

突然李承洲想起來了似乎自己抓到過一名身份不低的慫蛋,還冇來得及審問。

“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我們去審問一下那隻烏鴉,說必定能從他的嘴裡撬出什麼好東西。”

一拍即合,於是這幾人趕向牢房。

烏鴉被獄卒提出來的時候,腿都是軟的,他覺得自己要冇命了。

李承洲本來還想看看李小江是如何審問的,但還冇開始問,烏鴉便跪地求饒,隻要能放過自己什麼怎樣都行。

一刻鐘後,三人麵色凝重,他們從烏鴉口中得到的訊息並不樂觀。

火牛部落雖然能夠號令周圍百公裡內的部落,但其實他本身就屬於周邊一個小國家,小國家也會築城,並向火牛部落教授一些知識以拉攏,並幫助火牛部落修築了簡易的城池,製作簡單的製式武器。

甚至還會列簡易的軍陣。

據烏鴉所說,火牛的城池旁有一座鐵礦,用裡麵的礦石製作的武器要強於普通的武器。

李承洲開始相信房長歌私底下給他說的話了,洛杉磯所處的位置太過於偏遠,大勢力不屑爭,小勢力爭不到,人口少,資源少。

如今看似順風順水,但如果被大勢力發現,那源源不絕如潮水般的士兵隨時會將剛剛建立起來的新唐吞冇。

如今區區五千人便讓李承洲感受到了壓力。

得此情況,李承洲也不敢再托大,立即將散字營士兵集合,帶他們去軍械庫領取盔甲。

“陛下,這武器裝備還好,這甲冑可是重器,給這些蠻族有很大的危險,陛下一定要三思呀。”

看守苦口婆心。

李小江很生氣:“陛下決定要做的事,輪到你來指手畫腳嗎?”

看守立馬意識到了自己說的不對,趕緊讓出身位,任由散字營拿走甲冑。

一千副盔甲,一千多人,李承洲選擇幾名塊頭最大的士兵穿上最近工匠製作的皮甲,跟隨蒙家子弟兵準備隨時支援。

其餘人等穿上盔甲拿上武器上城牆,還是兩名散字營士兵跟隨一名軍團士兵,但如今的戰力可比之前的強多了。

李承洲自己也穿上盔甲,親自帶著迴歸的親衛們上戰場四處支援。李小江在城牆上防禦,金鼎帶廣場上的蒙家子弟兵隨時支援。

城池內的居民們也似乎意識到好像出了什麼問題,議論紛紛。

李承洲想起來了,自己城內的居民可不是手無寸鐵地農夫,他們在進城前可是拿著石矛的戰士,近六千居民,足有三千多壯年男人,如果將武器發到位,女人老人們也能拿起武器殊死一搏。

李承洲決定,如果眼看城池守不住了,自己一定要在敵人進城前將之前收繳的武器還給居民,與敵人戰鬥到底。

李承洲帶著親衛在城牆上走著,如今的他便是一杆旗幟,走到哪裡,哪裡的士氣便會高漲。

夜已深,有點迷糊李小江聽到城牆外似乎傳來了奇怪的聲音,便讓旁邊的士兵拿來火把扔了下去。

火把微弱的光芒照亮了城牆外的場景,密密麻麻的蠻族士兵聚集在城牆下麵。

李小江立馬敲響戰鼓。

“敵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