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承洲和房長歌、蒙彪站在屋外等候裡麵傳出的好訊息。

房長歌看著激動想學審訊手段的李承洲。

“陛下,您冇有婦人之仁,老臣甚是欣慰。”

“但也萬萬不可成為暴君,秦朝起義不斷就是因為暴政。”

“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呀!”

“叔父,我知道了,但我隻是覺得有意思,並不是真的殘暴。”

“皇帝哪能學這些小事情,交給手下人去做就可以了,你要學會將自己隱藏在幕後....”

聽著房長歌喋喋不休的教導,李承洲不明白為什麼最近房長歌變得越來越嘮叨了。

最終還是議事廳傳出來的好訊息拯救了李承洲。

幾個人帶著已經鬆綁的火牛酋長走了出來。

甚至現在還是能看到火牛酋長臉上驚恐的神色。

不知這幾人用了什麼手段。

火牛部落酋長已經老老實實的了。

他走在最前方,帶著身後一眾人出了城,徑直走向森林。

停在一棵最粗壯的樹前。

“這下麵就是我所有的寶貝了。”

幾名影衛拿著工具就開始著手挖,大概挖了一米後,終於挖到了幾塊拳頭大小的黃金。

火牛酋長一陣肉痛,但為了保命他還是忍了下來。

戰斧有點不敢相信:“就這麼點?”

“可不就是這麼點嗎?”

“其他的黃金帶過去給附近的幾個部落了,本來想請援兵來著。”

戰斧本來還想再問,但房長歌搶先一步說話了。

“奧,那就這樣吧。”

“我們回議事廳,我還有彆的事情想問。”

火牛部落酋長又被提溜著回到了議事廳。

經過街道時,已經有士兵開始挨家挨戶登記花名冊了。

並冇有一名戰士敢上來救這名曾經高高在上的酋長。

“兵敗如山倒呀,一著不慎便會滿盤皆輸嗎,陛下一定要注意呀!”

老頭子又是唸叨一路直到議事廳。

房長歌將李承洲按在了主位上,然後拿過來一張椅子坐在旁邊,其他人哪怕是蒙彪也都站在兩旁。

“各位愛卿請坐。”

眾人方纔坐在石桌兩邊。

火牛酋長仍然站在石桌儘頭。

位於主位的年輕人似乎是地位最高的,但並無太大的威勢,倒也不是很怕。

但他兩邊的老人和獨臂男人卻讓整個議事廳的氣氛凝固起來。

剛纔手段頻施的青年將領現在也是不敢講話。

房長歌就這麼靜靜地看著火牛酋長,似乎要將他看透。

氣氛實在有些難以忍受,火牛酋長終於快憋不住了,方長歌這才慢悠悠地開始講話。

“我問你答?”

酋長連連點頭,他現在可以全盤托出,隻求讓他離開這個氣氛壓抑的地方。

“你問你問。”

周圍的人都想不明白事情進展如此順利,他們剛纔可是狠狠恐嚇了一通纔將酋長嘴裡的話套出來,現在就被房長歌輕飄飄一句話搞定了。

他們在心裡佩服太傅的手段:薑還是老的辣。

“你們這座鐵礦發現有多長時間,開采多久了?”

“自我記事起就已經存在了,據說已經開采了很久了,至少有三代了!”

“剛開始的時候鐵礦石在這裡堆積成山,後來發現用這些石頭做的長矛要比普通石頭鋒利,便用這些石頭交換彆的物資。”

“到現在挖到地下,更難開采了。”

李承洲感歎一句:“真是抱著金山不知道如何用。竟然直接拿上就用。”

看到場上齊刷刷的目光看過來,李承洲擺擺手:“你們問你們問,彆管我。”

房長歌繼續發問:“周圍有哪些勢力?”

“西邊就是你們荒蠻之地,往北六十公裡是炎陽、往南五十公裡是池澤、往東五十公裡是鐵木。”

“這裡已經不再像沿海那般荒蠻,地廣人稀,一百多公裡見不到像樣的部落。”

“在這裡各個部落人數已經變多,大部落已經成型,主要存在形式是以一個大部落為主,周圍小型部落為附屬部落。”

“剛纔所說的都是部落聯盟,這裡物資豐富,完全養得活這麼多人。”

“他們三個部落聯盟人數基本都在兩萬人,戰士有一萬人,如果傾巢而動,算上有戰鬥力的人,人數甚至能達到一萬五!”

“我火牛稍微弱小點,加上分散在周圍的附屬部落,人數有一萬五千人,戰士七千多人。現如今被你們斬殺近四千戰士,就算你們不動手,火牛大概率也存在不下去了。”

房長歌皺了皺眉頭,周圍勢力好強,一不小心就要被吃掉了。

“帶下去吧,先關在地牢裡。”

此時地牢已經在房長歌的安排下被影衛佈置了一番。

火牛酋長就這樣被關押在這個地牢中。

房長歌讓王平加快速度,督促軍士早早統計好花名冊。

並將巡邏隊的戰士鬆了綁放歸城中。

其他人領軍早早占領有利地形,準備迎接隨時可能到來的強敵,房長歌可是明明白白記得酋長派人出去求援了。

自己則帶蒙彪和李承洲前往鐵礦區檢視具體情況。

房長歌拿起一塊礦石。

“礦是好礦,如此露天的優質礦石哪怕在大秦境內也不多見呀。”

“而且我看這附近的土地呈現鐵黑色及棕褐色,這樣的地表麵積很大,我覺得這個鐵礦很大。”

“我們可以等到洛杉磯的工匠來了後進行勘探。”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我們的冶鐵技術還是不夠成熟,我們也利用不好這些。”

李承洲聽到冶鐵技術,想起來秦朝時候確實技術還不夠成熟,但現在自己擁有召喚係統,想要獲得冶鐵技術還不是輕輕鬆鬆。

“房老,這個包在我身上,等工匠來到這兒之後,我便會將冶鐵技術教給他們,甚至能練出更優秀的鋼。”

房長歌也不管李承洲哪裡來的這些奇奇怪怪的東西,隻要有了就行。

“那如今冶鐵的事情解決了,等到我們這邊將那三個部落搞定後,便將洛杉磯裡的工匠帶出一半來這裡冶鐵,造更好的兵器。”

“蒙將軍,兩軍對壘之事就交給你了,對麵加起來三萬戰士,你要多加小心。”

“包在我身上!”

三萬戰士,李承洲想想就頭疼,要不是有房長歌和蒙彪在,自己真想開船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