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承洲帶著禦林軍穿過森林,朝著火牛城而去。

也不知道李小江帶著影衛去哪裡提升去了,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

直到第二天中午才趕到火牛城,城門的守軍已經全部換成招募的新兵。

認出了來者是自己人後,守軍便放行了。

進了城,不見蒙彪,於是李承洲問經過的士兵:“太尉去哪了?”

“他在兵營訓練軍陣。”

李承洲帶著這些人穿過民居,來到軍營,老遠就看到獨臂的蒙彪正在訓練這些新兵。

行令禁止,不動如山,侵略如火!

已經能夠從這些新兵身上隱約看到這些品質。

蒙彪不經意間一瞥就看到了李承洲,很是開心,又看到了旁邊的戰斧和範青煙,更開心了。

“青煙,戰斧,你們兩來的正好,過來接替我訓練他們!”

範青煙腦袋都大了:“剛從鐵木逃掉,現在又被抓住了。”

戰斧倒也不怕,禦林軍他現在都統領得了,這些新兵更不在話下了。

戰斧很輕鬆地接過來這個活。

蒙彪看著範青煙:“你小子,偷奸耍滑,冇有一點進步,你要反思一下。”

範青煙苦著臉:“這軍隊上的事情我是真的不熟呀!”

蒙彪看著鎮定自若的戰斧,內心讚歎這個蠻族年輕人的天賦,很快就能融入軍隊中,這段時間忙過去,好好培養一下一定能成為國之棟梁!

蒙彪帶著李承洲還有哼哼唧唧非要跟上的範青煙,來到了自己的住處。

“承洲...陛下,聽說你受傷了?”

自從做了這個皇帝,感覺和周圍的人都隔開了距離,這兩位長輩也變得拘謹了。

不過這也是冇辦法的事情,之後得想個辦法處理這些隔閡。

李承洲揮了揮拳頭:“倒也冇什麼大事,已經好得差不多了。”

“聽說當晚是影衛保護的你?就保護成這樣?”

李承洲能看到蒙彪的臉色明顯冷了很多。

“蒙將軍你也不要再說他們了,李小江已經說過他們了,他們也已經儘力了。”

“我要說的就是這李小江,有一點能耐就飄起來了....”

“之後見了他,我一定要問問他怎麼回事!”

畢竟是蒙彪一手帶出來的,李小江什麼狀態他最清楚了。

李承洲趕緊轉移話題:“蒙將軍,我這次來主要是為了鍛造鐵器。”

蒙彪搖了搖頭,說了一些和房長歌同樣的話,鍊鐵技術不成熟,現在做這件事為之過早。

李承洲從召喚空間中拿出之前召喚的那本書,遞給蒙彪。

“鍊鐵之法在這裡麵了,後麵還有鍛造鋼的方法。”

這本書帶來的震撼遠遠超過書從手裡憑空出現帶來的震撼。

蒙彪翻了翻書,感覺不像有假。

“可行!”

“來人呀,將那幾位房老的學生帶過來,再將所有的工匠帶過來。”

“這兒太小了,讓他們去礦區等我們。”

李小江探出腦袋,弱弱地回了一句:“收到將軍。”

蒙彪看到李小江,便將剛纔的怒火對準李小江發泄了出來。

李小江捱了一頓批,聳拉著腦袋,就如他之前斥責其他影衛那樣。

發泄完後李小江便讓幾名禦林軍分散開去找工匠和房老的學生。

在路上李承洲偷偷問李小江。

“你這不是往槍口上撞嗎?你咋不躲好?”

李小江無奈的搖搖頭:“陛下,就像蒙將軍瞭解我們一樣,我們也很瞭解他,要是不及時出現讓他出氣,他的火氣會越來越大!”

李承洲覺得這種關係挺好,互相瞭解,一起向前。

眾人來到礦區,看著這露天的鐵礦,如果能全部冶煉成鐵器,一定可以列裝十幾萬的軍隊!

過了會兒,房老的學生和工匠們陸續趕來。

“參見陛下!”

“愛卿請起!”

等人來的差不多後,蒙彪便向李承洲介紹來的人。

“這位暫管火牛城,名為陳膠。”

李承洲點頭微笑示意,並將手裡的書交給了他。

陳膠接過書本,認真觀看,一開始他隻是表麵尊敬,認為皇帝的水平並不是很高,但隨著翻看這本書,他的震驚到達了無以複加的程度。

在大秦時,這些師兄弟們就研究過冶鍊鐵器之法。

但這些方法都不夠成熟。

有的方法確實能夠量產,但質量遠不如青銅器。

有的方法確實能鍛造出質量極高的鐵器,但費時費力,甚至一年都鍛造不出來幾件。

但書中的這個方法就可以批量鍛造鐵器,完全可以做到列裝軍隊。

陳膠將這本書傳給旁邊的師兄弟,他們當場便開始研究,李承洲從他們身上看到了學以致用四個字。

將畢生所學用到正事上,不僅會講大道理,還會實踐,不僅會宏觀管理,還會動手做小事。

這纔是帥才呀!什麼都可以乾。

他們看完後,便將這些東西傳給了後麵的工匠,幾名工匠邊看邊點頭。

李承洲本來還是比較忐忑的,他擔心因為種種原因導致鍊鐵失敗,但如今看到這些人都在點頭,便也將懸起的心放了下來。

有一名工匠開口說道:“雖然看著挺簡單,但是真的想做到書上說的那麼容易也還需要實驗一段時間的。”

李承洲能夠理解:“城裡有多少工匠,能空餘出多少名工匠做這件事?”

“你們是房老的學生,房老很信任你們,說你們完全可以擔此任。”

但他們隻是互相看著對方,但冇人敢主動攬這個活。

李承洲看出了他們的顧慮。

“你們不必有什麼顧慮,大膽去做,我不會因為失敗次數多,或者什麼降罪的。我也在工匠的手下乾過一段時間的,我還是能夠理解大家的。”

“這樣吧,我和你們一起打鐵,但我的理論水平和動手能力不行,還是需要你們出來個人幫助我們。”

皇上都這麼說了,有人站了出來:“陛下,臣韓劍,願意為陛下分憂。”

陳膠也開口道:“火牛城有工匠十五人,可以空餘三人。等臣篩選出人員後將人帶過來。”

李承洲點點頭:“甚好,還是得麻煩你在此地按照書上所說建造出鍊鐵的鍋爐等建築。”

“陛下言重了,臣定不辱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