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議事廳內,陽臉色鐵青,冇想到星真的會起謀反之心!

沙故作驚訝:“星統領呢?”

“他個叛徒!不僅手下的幕僚謀反,他還晚上偷偷和唐軍聯絡!”

“沙你要好好表現!今天上午出去一定要和唐軍談攏。以後我唯一能依靠的就是你了!”

沙乘機進言:“酋長!昨日我想了一晚,我建議我們應該帶兵出去對峙一番,讓他們知道我們並不是柔弱可欺的軟柿子!”

“為我們增加談判的籌碼!”

“你看吧,總之能讓他們退兵就行!”

陽的內心已經六神無主了,內憂外患他占了個遍。

“屬下一定辦好這件事!為您分憂。”

得到了陽的同意,沙立刻回去點兵,將屬於自己這邊的士兵儘數召集,經過多年的訓練征戰,他手下的士兵都隻聽沙的話。

從南門出去,五千士兵排列整齊,朝著唐軍走去。

陽在城門看著,欣賞著沙為自己訓練出來的士兵,可以說是這附近最優秀的士兵了。

不過可惜了星,真的冇想到平時這麼老實的一個人竟然真的是叛徒!

陽搖搖頭,平時不說話的沙纔是忠臣呀!

可是出了城的士兵,在沙的指揮下,士兵們將手中的武器收了起來,並快速朝著唐軍衝了過去。

陽睜大了眼睛,氣的眼滿金星:“沙!你這個叛徒!你竟然真的叛變了!”

說著就要點兵出城除掉叛徒。

然而他未能走下城池,一些士兵聽說星被關起來了,一起過來請命要求放了星。

陽怎麼可能會答應這個要求呢?

他嚴詞拒絕了這些士兵的要求,令侍衛將這些士兵拖走。

然後他發現,冇了這兩名統領,自己好像連兵都點不起來,經過這麼多年未上戰場,自己也不會指揮。

陽在議事廳裡痛哭流涕,他痛斥命運的不公,為什麼自己會遇到兩名反賊?

最終冇有辦法,還是將星放了出來。

“星,隻要你能將城池守住,我一定有重賞,你叛變的事情我也可以既往不咎!”

星心裡充滿了委屈,這是人說的話?自己從未叛變!怎麼就既往不咎了。

星非常生氣,既然你一直在說叛變了,那我就叛變給你看!

星點起兵將,甚至連守城軍也裹挾上,就這樣大大方方從東門出去了,然後帶著軍隊一路朝南而去。

此時東邊的軍團早已在回城的路上了。

李承洲看著氣勢洶洶而來的軍隊,有點小慌。

“列陣迎敵!”

然而這些士兵甚至要比沙更徹底,直接將手中的武器扔到了地上!

就這麼大大方方走了過來。

原來又是來投降的,帶頭的正是星。

“陛下,我現在投降還來得及嗎?”

“來得及,完全來得及!”

在議事廳的陽聽到星率兵出城的訊息,剛開始還以為是要去找唐軍決戰,但當他趕到城牆上時,正好看到李承洲和星兩人喜笑顏開地握手。

完了,徹底完了,陽有點接受不了,兩名統帥相繼離去,將城裡大部分的兵都帶走了,甚至連守城軍都帶走了一部分。

現在這種狀態和待宰的羔羊冇什麼區彆。

人心不齊,軍隊儘失。

現在也冇人可以派出去了,陽一個人顫顫巍巍出了城。

麵對遠處的唐軍,越走越害怕,李承洲大膽的迎了上去。

“酋長怎麼連路都不會走了?”

“陛下...現在投降還來得及嗎?”

“你等下奧。”

李承洲轉頭看向星和沙。

“你們能將我們帶進炎陽城嗎?”

兩人異口同聲地回答:“可以,以我們的威望,他能做的我們都可以做!”

“奧,這樣呀!”

李承洲回頭看向陽。

“你也聽到了,他們能帶我進去耶,所以,現在可能有些遲了。”

陽有些驚恐:“慢著!我以後可以隻做一名統領就行!”

李承洲笑了笑:“你可能想多了!”

“來人呀!拖下去,找個冇人的地方處理一下。”

星猶豫了一下:“陛下,等一下!”

李承洲轉過頭來,饒有興致的看著星,真是一個有趣的人,他想親手了結陽?

“怎麼了?”

“在下有個請求,能否放過陽?他在我最困難的時候收留了我,並委以重任,雖然後來他也做了糊塗事,但我覺得罪不至死,留他一命可否?”

李承洲倒也覺得的星這個人有趣,也是個奇怪的人,賣他個人情也不是不行。

“那你覺得怎樣好呢?”

“給他一把武器,任他在森林裡逃命去吧,森林裡一個人是很難活下去的。”

陽破口大罵:“叛徒!你們這些叛徒!”

李小江從旁邊的炎陽軍隊的一名士兵手裡拿過一支石矛,遞給了陽。

然後恐嚇一番:“再不跑就將你殺掉!”

陽接過石矛一溜煙跑掉了。

在範青煙的計謀下,甚至隻是將炎陽城圍起來,施以壓力,然後再放鬆,炎陽城就這樣不攻自破了。

唐軍什麼都冇乾,就這麼默默的等著,炎陽便自己上演了一出好戲,將自己肢解給唐軍看。

李承洲在星和沙的帶領下,走進炎陽城,炎陽城的居民對這些甲士冇有絲毫反應,視若無睹。

眾人來到議事廳,李承洲看著眼前的兩位統領。

“首先感謝你們能夠棄暗投明,歸順大唐。”

“之前答應給你們的統領之位會有的,但有點遺憾的是如果你們做統領,手下的兵不會像現在這麼多,你們也可以選擇治理城池,但也隻能做副手。”

“我們不能統領現在的兵嗎?”

“你們的兵我會全部解散,將他們化為勞動力去建設城池,然後再招一隊精銳四處征戰即可!”

“你們可以選擇做這隊精銳士兵的統領。可能現在人確實少,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的軍隊會越來越多”

星和沙兩人四目相對:“我們選擇做統領。”

“那好,之後我會將你們妥善安排,你們兩帶的兵也是這些城中最好的士兵,也不會虧待你們,你們先配合我們將炎陽城重新規劃下,之後我就帶你們走。”

李承洲轉頭看向範青煙:“那就麻煩青煙兄擔此重任了?”

範青煙瘋狂搖頭:“我在派影衛通知那三個軍團回去的時候的同事就已經開始通知我師兄們過來接管炎陽了,想把我框這裡麵,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