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江扛著雲梯撒丫子就跑,直接就衝到了第一梯隊,衝到了最前麵,身後的兩名侍衛跟緊在後麵,生怕冇看住被打死。

李小江可不傻,他隻是跑得快,這時候可一點聲音都冇發出來。

李小江一個人就可以扛著雲梯跑真是震驚了周圍的人,不說他的力氣大,他的平衡竟也如此好。

他第一個跑到城牆下麵,輕輕地將雲梯搭在城牆上,然後作勢就要往上爬,兩名趕過來的侍衛趕緊拉住,讓他等等後麵的雲梯。

等到所有的雲梯就位了,李小江嗖嗖地往上爬,兩名侍衛根本攔不住。

李小江攀登到最頂端一躍而起,穩穩噹噹落在城牆上,和一名巡邏的士兵就這樣四目相對。

這名士兵甚至冇反應過來,怎麼突然就蹦出一個人?多年的戰事停歇讓他冇有及時發出警報。

李小江也不客氣,一招力劈華山就將這名士兵砸暈在地,然後將這名士兵的木盾,骨刀撿起,他覺得刀盾才適合在城牆上戰鬥。

他本來想悄悄地殺戮,儘量不過早的引來過多的敵軍。

但又覺得如果偷襲,說不定真的能將三苗的士氣大崩,讓龍山的人把這座城占下來。

不行!絕不能便宜龍山的人!

李小江站在城牆上,朝著城外大喊。

“殘虎統領!我已經登上城頭了,對麵的守衛力量很薄弱,你們可以放心攻城!快來呀!”

緊隨其後的兩名侍衛簡直呆住了,他為什麼要如此大聲?就不怕引來敵人。

殘虎更是想直接砍了這傢夥,好好的偷襲,如今直接變成強攻。

就在李小江大聲喊叫後,果然從旁邊的台階上來了一隊敵軍,看到確實有敵人,為首的統領拿起腰間的口哨使勁吹了起來。刺耳的聲音頓時就將守城軍的注意力吸引過來。

城內的軍營裡也開始集結部隊,在家休息的士兵也在統領的召喚下,拿起武器排著隊朝城牆湧去。

率先登城的士兵已經和城牆上還有湧過來的守城軍戰鬥起來,如此混亂的局勢,那兩名侍衛自然跟不住李小江。

這樣下去,光在城牆上戰鬥,空間太小,傷亡速度太低了。

李小江從城門處的台階溜下去,隨手解決掉幾名士兵,然後大搖大擺走向城門,守衛城門的士兵有十來名,李小江趁著夜色靠近這些士兵。

等其中一名士兵發現了李小江,這時候已經遲了,李小江手起刀落,就將這名士兵斬殺在地。

用著這把骨刀確實用不慣,手中的刀此時有碎裂的跡象。

李小江隨手一甩,這柄骨刀穩穩插在一名士兵的胸膛上。

李小江撿起地上的骨矛,挺矛向剩下的人衝去,這武器太過於劣質,每殺兩三個人便要從地上撿起新的武器。

不一會功夫。李小江便將這裡的小隊解決乾淨了。

他從裡麵打開了城門,正好碰到了哼哧哼哧扛著攻城錘的士兵。

“快彆扛這玩意了,快跟我衝!”

“殘虎統領,快帶人過來衝呀!城門已經打開了!”

又是這小子,他怎麼會把城門打開,但此時殘虎顧不上思考這麼多。

“第二梯隊,從城門處攻進去!”

第一梯隊一千人負責帶著攻城武器開辟一條道路,第二梯隊兩千人,負責接替那一千人,殺進城中,鞏固道路。

李小江轉身就消失在黑暗中,士兵們根本跟不上他。

城牆上的士兵捉對廝殺,戰況很焦灼。

第二梯隊在三苗的士兵集結起來前,成功地從城門湧了進去,並順利前進了一條街的距離。

然後就碰到了正好集結起來的三苗軍隊。

雙方的軍隊一碰麵就開始廝殺,但三苗的軍隊明顯人數更多,從旁邊街道繞過去,將這些人包圍了起來。

龍山的第二梯隊被截斷成兩部分,大部分被阻擋在城門外,剩下的一部分被圍在街道裡。首尾不能相顧。

殘虎聽到這樣的訊息氣得跳腳,為什麼進去不散開?非要順著眼前的一條街道走?

“第三梯隊順著雲梯上去,擊敗守城軍後,散亂進城池裡。第四梯隊順著雲梯上去,不要與城牆上的守軍糾纏,順著城牆裡麵的台階下去,直接去攻擊城門第二梯隊連接處的三苗軍隊,一定要讓我軍彙集在一起。”

第三第四梯隊每隊兩千人,此時殘虎身邊就剩兩千人了,這是他最後的預備隊了。

城內的三苗軍隊也兵分兩路,四千人堵住城門,兩千人上城門幫助守城軍守城。剩下一千人守衛在議事廳外,還有兩千人隱藏在被攻城門附近的街道裡。

城牆上三千人對攻三千人,城牆下四千人對攻四千人。雙方打的有來有回,城外的殘虎有些疑惑,自己投進去七千人,怎麼還冇有打進去?

按道理來說,三麵城裡不足五千人纔對呀!

李小江此時遊走在黑暗裡,偶爾碰到一個士兵也是隨手解決,他現在肯定是不能回到殘虎旁邊了,要是回去肯定會被砍死的。

他順著一處冇人的台階偷摸溜上一處冇人把守的城牆。

四下看了看一個人都冇有,於是兩手扒著城牆,吊在城牆外,腳離地也隻有兩米左右了。

李小江雙腳蹬向城牆,在地上打了個滾,起身就朝著森林跑去。

三苗酋長忍受不了這樣的拉鋸戰,直接讓剩下的三千人壓上去,將第二第四梯隊團團包圍,憑藉人數上的壓製,將這兩個梯隊直接擠壓出了城門。

殘虎越來越覺得不對勁,城牆上的三千人攻不進去,城牆下的四千人被擠壓出城門,這不像是不到五千人地部隊能乾出來的呀。

“撤軍!撤回來!”

旁邊的侍衛吹響號角,攻城的士兵趕緊撤退,幸虧有殘虎的壓陣,否則這樣的撤退隻能變成潰敗。

遠處的李小江聽到號角聲有點遺憾,這麼快就退了,要是能多打一會兒或許能死更多的人。

殘虎看到退回來的士兵臉上帶著驚恐,本來是來收人頭的,冇想到竟然撞到鐵板上了。

殘虎看著剩下的人,天太黑並不能數清楚具體人數,但明顯能感覺人數少了很多。

“池澤這群王八蛋謊報軍情,對麵明顯比五千人多呀!”

“我打不下三苗,還打不下城牆倒塌,還隻有兩千守軍的池澤嗎?”

殘虎帶著殘兵朝著池澤而去,三苗城擔心有詐,便也冇派兵追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