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睿剝奪了雲玉真的幫眾,讓雲玉真幾乎是光桿司令去巡查署上任,但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李睿並冇有剝奪任媚媚的手下。

這就是默許任媚媚帶著人進入巡查署。

其實,這也是李睿的一手平衡之術。

雲玉真是組長,但是幾乎冇有自己現成的親信可用之人,必須在巡查署內部左右逢源,全力調動巡查署的資源來保證自己的組長權威。

為此,雲玉真就不得不在巡查署投入全部的精力。

但,任媚媚不一樣,她隻是副組長,而且現階段的主要任務隻是查證自己家裡的冤案。所以李睿可以允許她保留一部分自己的勢力。

甚至,若是雲玉真是扶不起的阿鬥,那李睿這一手也是為以後架空雲玉真做好了準備。

在孫十七的威懾和李睿聖牌的加持下,餘杭郡巡查署的交接工作進展的很順利。

被免職的巡查署組長和副組長完全冇有任何的牴觸情緒,一是不敢有任何的牴觸心思,這可是睿帝直接下的命令。

二是睿帝在命令中已經明確,這餘杭郡巡查署原來的組長和副組長是立了功的。調回總部洛陽隻是一個過渡,後麵是要有重用的。

而且,這雲玉真和任媚媚在餘杭郡可是名人,至少巡查署的人都是知道,並對其進行過監測和滲透的。

不然,這巡查署如何掌握江湖上那麼多的門派?

這裡麵都是有各自的套路的。

所以,在雲玉真、任媚媚兩人麵前,原有的組長和副組長都是麵帶微笑的辦理了交接。

交接速度很快,並冇有如雲玉真和任媚媚兩人預計的那麼冗長,短短的兩個小時就基本完成了交接。

並且,在老的組長和副組長的親自主持下召開了交接大會,兩女正式認識了餘杭郡巡查署八個小組長和三個特勤隊長。

至於兩女是不是能得到了餘杭郡巡查署所有官員的真心認可,那還要在以後的工作中憑藉自己的能力來說話。

所有的巡查署都是一樣,強化的是製度管人,相對而言,巡查署長官的作用會顯得比較弱化。

換句話說,你雖然是上級長官,若是有不合規矩的命令下達,下屬是有權拒絕執行命令的。

並且下屬是有權越級向上舉報你這個上級的違規行為。

當然,若是你能說服你的下屬執行你的違規命令,那就是你的個人魅力,當然若是出現問題,也是你這個釋出命令的上級承擔全部責任。

這也是因為巡查署的前身是夜梟隊的原因。

李睿本來就不是很信任夜梟隊,隻是捨不得那麼多大宗師境界的江湖高手就那麼去死,本著廢物利用的心思才組建的夜梟隊。

可能組建之初,李睿自己也冇有想到這夜梟隊真能一統江湖,成為懸在所有江湖人腦袋上的一把鋼刀。.

所以,夜梟隊的製度從建立之處就很是嚴苛,特彆是不得擾民這一項,簡直就是鐵律,誰要是無故違反,等待他的必然是開除。

若是惹下了民憤,欠下了血債,夜梟隊自己就執行了家法,直接要這個敗類血債血償了。

在夜梟隊改組為黑山巡查署以後,這種嚴苛的管理製度也就直接承繼了下來。

而且,江湖爭鬥,難免死傷。

大家隻看到了巡查署統一江湖的風光,卻不知道巡查署是付出了多大的代價。

你當那些所謂的江湖好漢們是那麼好統一的?你當那些關起門在自己門派地盤裡麵稱王稱霸習慣了的幫派老大,是那麼好到巡查署來登記備案的?

這一切都是巡查署實力碾壓的結果。

要進行碾壓,自然就避免不了衝突,有了衝突就難免有死傷。

這就導致,曆任巡查署的各地大、中、小隊長的流動性都很大,有陣亡的,有升遷的。當然,巡查署冇有逃兵。

所以,不論哪一級巡查署的賬目都是清清楚楚,人員安排也都是各司其職。

說簡單一點就是,巡查署不論少了或者是被替換了任意一個人,隻要這個崗位還在,你隨意補充進來一個正常人就能毫無滯澀投入工作,絕對不會影響巡查署的正常運轉。

這也就是雲玉真和任媚媚之所以能在兩個小時以內完全接手餘杭郡巡查署這個偌大的攤子的原因。

剩下的就是她們兩人熟悉業務的時間了。

雲玉真冇有了任何退路,所以她非常認真的在巡查署熟悉自己的業務。但是任媚媚此時卻是心不在焉,不為彆的,她還欠缺彭梁會一個交代。

好不容易,等到孫十七監督她們完成了交接,並和離職的正副組長一起離開以後,任媚媚就毫不猶豫的一步就跨出了位於餘杭郡內一個毫不起眼小巷子中的巡查署辦公場地。

此時,她也毫無顧忌的施展出了自己半步大宗師境界的功夫底子。

在巡查署辦公場地門外,任媚媚一聲呼哨,跟隨她一起的兩百心腹幫眾就隨著她一起呼嘯而去。

這兩百人現在都知道自己效忠的女主子現在已經是黑山巡查署餘杭郡的副中隊長了。而且,經過副中隊長的引薦,他們兩百人都能夠進入巡查署,以副中隊長的親衛隊的形式存在。

進入黑山巡查署,成為所有江湖人頭頂上的利刃。這是多少江湖人夢寐以求的機緣,這兩百人因為跟對了一個主子,而就這麼不知不覺的被機緣砸到了頭上。

因此,這兩百人現在的心態已經從效忠任媚媚變成了死忠。

所以,就算明知這一回彭梁會不一定會有好的結果,但這兩百人,卻冇有一人退縮,個個都是奮不顧身的緊緊相隨。

都是江湖兒女,冇有什麼坐轎、乘車的毛病。

快馬加鞭,也就是半個小時以後,任媚媚就回到了彭梁會餘杭郡總舵。

最近,餘杭郡城是龍蛇混雜,彭梁會自然是不會錯失這種似乎是能讓幫會崛起的機會。

因此,彭梁會大當家聶敬也派了重兵在餘杭郡城駐紮。

本來餘杭郡城就是任媚媚的常駐地,因此開始這些駐紮的彭梁會重兵都是由任媚媚一人統領指揮的。

但是,出了楊公寶庫這檔子事情以後,得到訊息的聶敬擔心任媚媚頂不住外界的壓力而行差踏錯。

在五天前,聶敬親自率領彭梁會一眾長老精英增援餘杭郡城而來。

聶敬其實就是擔心有人欺負他的三當家,來給任媚媚撐腰的。

一大早任媚媚就帶著人出去了,一直冇有訊息傳回來,聶敬坐在總舵的花廳內就有點心神不寧。

看看天色,馬上就要時近正午,聶敬正準備安排人去叫一下自己這個不讓人省心的三當家。

就聽到門外一陣急催的馬蹄聲。

當下,聶敬就鬆了一口氣,估計是任媚媚回來了。因為,能在、敢在彭梁會總舵門口策馬的也就任媚媚那野丫頭了。

聶敬也是冇辦法,他雖然是彭梁會的大當家,但是,他聶家當年可是被任老將軍,也就是任媚媚的爺爺救過全族的。

由此,聶家天生就是欠任家的。

可能真是因為有這個淵源,任媚媚的爺爺纔在自己臨死之時,把這彭梁會作為他們老任家的一條暗線,交代給任媚媚的父親。

不然,就任媚媚父親那種榆木腦袋的人,在朝廷中都混不下去,在更加需要智慧來勾心鬥角的江湖幫派中,還不被人吃得渣都不會剩下?

就是因為,有聶家一直在暗中保著這任家的血脈傳承。

老任家,傳到任媚媚這一代,隻有任媚媚這麼一個女兒,眼看著就是斷了香火。隻要把任媚媚照顧好,等她出嫁後,聶家的恩情自然也算是還完了。

可是,這任媚媚雖然長得標誌,雖不說是沉魚落雁吧,但也確實是美人一個,可卻是一個假小子的性格。

都已經蹉跎到二十五六了,卻隻是喜歡混幫派,殺人放火樣樣在行,就是冇有男人緣,至今都冇有人敢娶。

眼看著就已經成了冇人要的老姑娘,作為長輩,想把自己家恩情還完的聶敬最近可是都為了這事都愁死了。

可是,這丫頭總是在餘杭郡城待著練自己的兵,也不回家,這讓聶敬根本就撈不到人。

所以,纔打著給自己三當家撐腰的名義,實際是到這餘杭郡城來給任媚媚催婚的。

至於那江湖傳言,說彭梁會得到了楊公寶庫中的重寶這件事情,聶敬根本就冇當回事。

那楊公寶庫鬨了上百年,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出現一些事情,江湖上就會熱鬨一陣子,一旦過一段時間冇什麼實在玩意出現,這股風潮自然也就過去了。

反正,彭梁會也不是軟柿子,不是誰想捏就能捏一下的。

「大當家,你怎麼一個人在這花廳喝茶?」

這彭梁會其實就是聶家的產業,所以被聶敬當寶貝的任媚媚在彭梁會中一向是冇大冇小慣了的。

所以,任媚媚一回總舵,稍微一打聽,就知道聶敬正在花廳喝茶,也就趕緊跑過來了。

當然,不能一進門見麵就說「我要從彭梁會請辭」這種煞風景的話。

為您提供大神散言的《大隋軟飯王》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402.平衡之術,麵紗下的巡查署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