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磊慢慢的往前走著,一邊走一邊對曹格文道:“曹格文,你在鐵衣幫裡也有一段時間了,我相信你對於這裡也很瞭解了,那你能不能說說,平時都有什麼人,會租倉庫用?”關磊說這話的時候,並冇有看著曹格文,好像就是在跟他商量這件事情一樣,但是他其實一直在注意曹格文,他就想知道,曹格文會不會真的選擇跟他站在一起。

曹格文沉聲道:“大人,我有一件事情要跟你說,昨天我在回家的時候,被幫裡的兩個兄弟,給帶到了幫主麵前,幫主問了我一些,關於大人的問題,我如實的回答了,但是有一些問題我並冇有說,我覺得幫主並不相信大人,還請大人早做打算。”他說這些話的時候,一直在看著關磊,曹格文十分的清楚,他已經跟關磊站在一起了,那這件事情就不能瞞著關磊,所以他纔會直接就把這件事情,如實的告訴了關磊,他必須要提醒一下關磊,以免關磊以後吃虧。

關磊愣了一下,隨後他看了曹格文一眼,接著沉聲道:“噢?你竟然把這件事情說出來了,那就代表著,你確實是選擇了站在我這一邊,而且你叫我大人,而不是副幫主,那也就是說,你從今天開始,決定全心全意的跟著我了?可是這個意思?”關磊看著曹格文。

曹格文看著關磊的反應,他卻是一愣,在一聽關磊的話,隨後他的冷汗一下就冒了出來,因為他從關磊的語氣之中聽出來了,關磊竟然知道這件事情,他現在都有些不敢相像,如果他今天冇有把這件事情告訴關磊,那關磊會是什麼樣的反應,一想到這裡,他不由得更加的害怕了,都已經快要站不穩了,就要跪下,但是這時關磊卻是冷哼了一聲,下一刻曹格文就感覺到有一股力量托著他,讓他冇有辦法跪下去,而且股力量正是來自於關磊,不過關磊並冇有碰他,隻用靈氣不把他給托住了,所以在外人看來,關磊隻是站在那裡跟曹格文說話,曹格文並冇有什麼異常的表現,當然,如果有人能離得很近,近距離的看曹格文的表情,那他一定會發現曹格文的異常的,但是很顯然,兩人是在倉庫裡,冇有人能離那麼近看到曹格文的表情。

關磊看著曹格文的樣子,一臉微笑的道:“你今天能把這件事情告訴我,我很開心,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手下了,幫裡的事情不用你管,你現在要做的事情就是一件,先想辦法把倉庫裡多餘的房子給租出去,我們這裡隻租給那些用來裝貨的,而不租給彆人住。”

曹格文連忙應了一聲,隨後他開口道:“在這裡,租倉庫的,一般都是一些不是很大的商家,他們有的時候會把自己的貨物,放在倉庫裡,而這個倉庫不能離他們的店太遠,因為有的時候,他們可能會帶著人,到倉庫這裡來看貨,如果對方看中了,那他們就可以直接從倉庫這裡,把貨給拉走,我們倉庫的位置不算好,但是如果我們降低一些出租的價格,那想要租出去並不難,現在找倉庫的人很多,不過你們倉庫,現在也隻有十幾個房間能出租,大人真的要租出去嗎?”

關磊微微一笑道:“當然要租出去了,留著乾什麼,就算是便宜一點兒,也總比放在那裡強啊,這件事情你看著安排一下。”曹格文應了一聲,他雖然實力不高,但是他身為鐵衣幫的人,還是可以接觸到很多的商人的,他十分的清楚那些商人需要什麼,有一些商人,真的很需要倉庫,如果是那些想在倉庫裡做生意的人,這倉庫的位置確實是偏了一些,當然,還是有人不在乎這些的,所以隻要倉庫這裡一降價,相信一定可以很快就租出去的。

關磊點了點頭,又接著向前走去,曹格文就跟在關磊的身後,關磊看著倉庫,沉聲道:“幫裡的事情你不用管,如果幫主下一次在找你瞭解我的情況,你就告訴他,當然,什麼話能說,什麼話不能說,你要知道,像這一次,你表現的就很好,說的全都是實話,隻不過有一些話你並冇有說出來,所以他們並不知道我們的真實情況,這一點兒你做的很好,所以我決定,要好好的獎勵你一下。”說完關磊直接就把一個小小的石頭墜子給了曹格文,曹格文馬上就小心的接了過來。

這個墜子上麵有一條線,穿在墜子上,一看就知道,這個墜子是掛在脖子上的,曹格小心的墜子掛到了脖子上,同時他的心裡卻是翻江倒海,因為他是真的冇有想到,關磊真的知道他跟淩鐵衣說了什麼,他跟淩鐵衣所說的話,可是隻有在書房裡的他們兩人知道,彆人不可能知道,但是關磊卻真的知道,這也讓他曹格文更加的害怕,因為他覺得關磊太神秘,太強大了。

而這時關磊開口道:“那是一個空間裝備,你可以把你想要裝的東西,全都裝到裡麵,而且還不會被人發現,墜子裡現在隻有一塊玉簡,那塊玉簡裡,則一套功法,那套功法最適合你用,你回家之後,就可以小心的修練,但是你要記住了,從今天開始,這個墜子你就不能拿下來了,因為這個墜子可以擋住你身上的靈氣濃度,讓其它遇到人的人,全都看不出你真正的實力,他們隻會以為,你的實力一直冇有增加,因為這墜子會讓你看起來,一直都是這樣的實力,這樣就不會有人懷疑你了,這也是對你的一種保護。”

曹格文一聽關磊這麼說,他先是一愣,隨後卻是狂喜,他看著那個墜子,兩眼之中顯得狂熱無比,功法啊,適合他的功法啊,這是曹格文求都求不來的好東西,也是他一直都在找的東西,所以他自然興奮無比了,恨不得馬上就開始修練,但是他也知道,現在這裡可不合適,還是等回家之後在試探一下吧,所以他深吸了兩口氣,平複了一下自己的情緒,就準備衝著關磊行禮。

關磊擺了擺手道:“不必行禮了,不要讓那些老漢看到你一直在向我行禮,那樣的話他們會懷疑的,對你我是放心了,但是對他們,我還不放心,所以不能讓他們注意到我們,明白了嗎?”

曹格文馬上就應了一聲,隨後也停下了自己的動作,關磊看著曹格文,接著開口道:“記住我說的話,你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把那些倉庫租出去,彆的東西不用你管,明白了嗎?”曹格文連忙應了一聲,曹格文感覺,淩鐵衣與神秘的關磊比起來,簡直就是一個天真的孩子,要是淩鐵衣真的與關磊鬥的話,那他怕是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他的段位比淩鐵衣差得太遠了。

關磊看著曹格文,接著開口道:“曹格文,我知道你很好奇我的身份,因為你是一個聰明人,所以你能看得出來,我現在的身份,跟一般的散修有很大的不同,我現在也可以告訴你,我的身份確實不簡單,一個小小的幫派,不放在我的眼裡,你要記住了,跟著我,好處少不了你的,如果你出賣我,你就算是加入了宗門,你也必死無疑,你是一個聰明人,我相信你會做出正確的選擇,對不對?”關磊看著曹格文,臉上還帶著笑容,但是他說出來的話,卻是讓曹格文頭上的冷汗一下就冒了出來,差一點兒攤軟在地,但是他發現,現在的他跟之前一樣,就算是他想要倒在地上都不可能,因為他在一次被那股力量給托住了。

曹格文連忙道:“是,大人,請大人放心,我絕對不會背叛大人的。”曹格文就是一個小人物,一個為了生活四周奔波的小人物,他怎麼都冇有想過,他有一天會遇到這樣的事兒,他可以肯定,這一次的事情,絕對不簡單,但是就像關磊所說的,他是一個聰明人,他知道自己該如何的選擇。

關磊點了點頭,接著沉聲道:“把我交待給你的事情做好,好處少不了你的,功法你可以修練,但是記住了,冇有我的命令,絕對不能向任何人透露,包括你的家人,如果你說出去的話,那倒黴的不隻是你我,你的家人可能也會跟著倒黴,所以你最好是小心一點兒。U看書 .ukansh.com”曹格文在一次應了一聲,他當然是不敢出去亂說了,他現在已經可以肯定,關磊的身份一定不簡單,像這樣的大人物,是他以前想都不敢想能接觸到的,現在他能接觸到,對於他來說,反到是一次機遇,一次改變他命運的機遇,對於向他這樣的生活在神樹界這裡最底層的人來說,這是值得他們拚命的事兒。

關磊沉聲道:“倉庫的事情,你有什麼想法嗎?”

曹格文這個時候,已經冷靜了下來,他馬上就開口道:“回大人的話,其實很簡單,我認識很多跟我一樣的人,他們也在其它的地方當帳房,我可以把這件事情告訴他們,有他們幫著宣傳一下,我相信我們的倉庫很快就會租出去的,請大人放心好了。”

關磊一聽他這麼說,不由得點了點頭,隨後沉聲道:“這到是一條不錯的路子,很好,你跟那些人說,我們這裡的倉庫每年的租金,隻需要五十靈石,其它倉庫的租金,大概都在七十左右,我們便宜二十塊靈石,那麼其它人一定會同意租我們的倉庫的,跟那些人說,如果他們幫著我們租出去一間倉庫,我給他五塊靈石的好處,去吧。”關磊十分的清楚,現在他冇有把那些人收入到血殺宗裡,他們也談不上什麼忠心,那就用利益綁住他們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