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武幾人剛剛離開,孔山就出現在原地,看著周武幾人離開的背影,沉聲道:“他手中那杆槍,居然是極品魂器!”

火獅的巢穴在一出山崖上,崖壁上有一個洞穴,火獅帶著他們進入洞穴,葉修緣美滋滋的騎在火獅身上,享受著擁有坐騎的感覺。

周岩一臉羨慕的看著葉修緣,眼睛都不帶眨一下。

“彆看了,在看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等遇到合適的,給你也整一隻。”周武說道。

周岩一愣,趕忙看向周武,說道:“周大哥,你說的是真的嗎?”

“你看我像騙你的嗎?”周武微笑著說道。

周岩低下了頭,身為貧民,本身就很自卑。

楊紫瀾看出了周岩的自卑,走了上去,拍了拍周岩的肩膀,說道:“彆灰心,其實你的天賦,不比我差,你隻是缺少一個機遇而已。”

“機遇?我真的會有機遇嗎?”周岩迷茫的說道。

“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機遇,把握好就行。”周武說道。

葉修緣大笑了起來,說道 :“哈哈,小子,其實,你在遇到我們宗主的時候,你的機遇就到了,好好把握這次機會,宗主這傢夥身上,好東西多著呢。”

周岩看向周武,久久不語。

周武說道:“累了一天了,還有幾個小時天就亮了,抓緊時間休息,明天還要繼續深入。”

巢穴外,孔山看著崖壁上的山洞,嘴角露出冷笑,說道:“夜黑風高殺人夜!入了火獅的巢穴,殺了你們,在製造一個你們被火獅乾掉的場景,火雲那傢夥就不會懷疑到我的頭上,哼哼,陽火,陽劍,還有那杆槍,是我的了。”說完,孔山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眾人紛紛打坐入定,隻有周武,臉色有些凝重,其實,在進入妖獸森林的時候,他就隱隱察覺到,總是有一種被人盯著的感覺,不管如何在森林之中行走,都甩不掉這種感覺。

一向謹慎的周武,一時間也有些不淡定,隻是,他冇有表現出來而已。

“這種感覺,越來越清晰了!到底是誰?”周武猛然睜開眼睛,隻見一個全身包裹在黑衣之中的人出現在不遠處。

“小心!”周武大喊一聲。

這時,孔山直接朝著楊紫瀾撲了上去。

楊紫瀾被周武的話驚醒,趕忙躲閃,但在孔山絕對實力的麵前,躲閃隻是徒勞。

“碰!”楊紫瀾被一拳擊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僅一拳,就被打成重傷。

下一秒,孔山看向周武,一個閃身,就來到周武麵前。

“好強!這傢夥的修為,絲毫不比吳天前輩弱多少!”周武的身體根本無法動彈,隻能任由孔山一拳轟在他的身上,身體倒飛而出,重重的摔在地上,體內氣血翻湧,一口逆血吐出。

“恩?”孔山眉頭一皺,本以為可以一拳擊斃周武,但周武硬是扛住了。

“你是誰?”周武問道。

“小子,你天賦很強,不過,在絕對實力麵前,都是徒勞,你死了,陽火陽劍都不是我的。”說完,孔山朝著周武撲了上去。

“你是!孔山!”周武臉色大變,知道他有異火的,隻有孔山一人。

“你很聰明,但今日必須死!”

危機關頭,周武大吼一聲,下一秒,鐵盒子嗡的一聲飛了出來,變成磚頭大小,擋在身前。

“碰!”

孔莎的拳頭轟在鐵盒子上,發沉悶的碰撞聲,下一秒,鐵盒子連帶周武,在一次倒飛了出去。

“周大哥!”周岩見狀,撲了上去。

火獅,葉修緣,也紛紛發動了攻擊。

不過,對於孔山來說,他們的攻擊,撓癢癢都不夠資格。

“哼!一群螻蟻,給我滾開!”孔山隻是冷哼一聲,周岩,葉修緣,火獅,都被震飛了出去。

孔山一步一步朝著周武走去,一手抓住周武,一手抓起鐵盒子,沉聲道:“這鐵疙瘩好沉,也是個不錯的寶貝,你小子給我的驚喜還真不少,殺了你,都是我的,小子,去死吧。”說完,孔山將周武狠狠的朝著地麵砸了下去。

“要死了嗎?”周武已經失去了戰鬥力,接二連三遭受重擊,已經失去了戰鬥力,以他現在的實力,鐵盒子和龍珠真正的實力,都發揮不出來,甚至是無法動用龍珠抗敵。

“哼!老夫的弟子,誰敢動?”這時,一聲沉悶的怒吼聲響起,隻見火雲出現,滔天的氣勢,如同暴風雨一般傾瀉而下,下一秒,孔山一手拽著周武,楞在了原地,不可思議的看著火雲。

“你!你不是閉關了嗎?”孔山既驚訝,又恐懼的說道。

火雲,看了一眼被孔山拽在手中,身受重傷的周武,沉聲道:“我若閉關,那你豈不是可以為所欲為?孔山,虧老夫這三百年來,給了你多少丹藥,給了你多少好處,纔有今天歸虛境巔峰的修為,冇想到,我竟然養了一個白眼狼,居然對我的弟子出手。”

“不是這樣的,大師,您聽我說......”

“住口!彆以為我不知道,你跟在我身邊三百年了,你那點心思,我會不知道?你早已對陽劍垂涎,隻是我一直冇有把它給你,那是因為陽火陽劍本為一體,若把陽劍給你,陽火也要附贈,所以,陽劍,隻能給我的親傳弟子。”

“大師,我錯了!以後在也不敢了,您就放過我吧,以後,我還給你做護衛,鞍前馬後伺候您。”孔山趕忙把周武放下,噗通一聲跪在地上哀求道。

“我說過,我的弟子,冇有人可以動,既然你動了,那我也冇有留你的必要,孔山,記住了,冇有了陽火,雖然耗損了本源,但老夫,依舊是大乘境九層巔峰!殺你,就像捏死一隻螞蟻一般。”說完,火雲抬起手,嗡的一聲,隻見一縷暗紅色的火焰從在掌心之中躥了出來。

“不!不可能!你已經把陽火給了這小子,你怎麼可能還有火焰?”孔山驚恐的大吼道。

火雲冷聲 道:“你是不是忘記了 ,陽火,隻是異火而已, 作為煉丹師,本身就具備本命丹火,這火焰,雖然比不上異火,但對付你,完全足夠。”說完,火焰激射而出,朝著孔山而去。

孔山自知今日必死,用出全身真氣,洶湧澎湃的真氣從體內噴湧而出,試圖擋住火焰的丹火,但火焰在碰到真氣的那一刻,就迅速消融了。

“老夫大乘境九層巔峰,丹火早已達到了恐懼的境界,區區真氣,怎能阻擋!”

“啊!大師!不要!不要殺我!”孔山驚恐的慘叫著,身體被丹火一點一點的吞噬,直到被燒成了灰燼。

“呼!”消滅了孔山,火雲深吸一口氣,臉色一下子就變得蒼白,身體搖晃著,趕忙坐在地上,打坐調息。

“老師!”周武掙紮著爬了起來,艱難的走到火雲身上。

“為師冇事,趕快把這些丹藥給你的同伴們服下,方能保命。”火雲遞給周武一瓶療傷丹。

服下療傷丹,幾人才緩了過來,紛紛打坐調息。

“老師,謝謝您。”周武感激的說道。

“謝個屁,幸好老夫有所察覺,否則今日就鑄成大錯了,孔山這個傢夥,跟在我身邊,但凡有好處,都少不了他的,冇想到居然為了異火背叛老夫,真是死有餘辜!”火雲說道。

“趕快療傷吧,等你們傷勢痊癒,為師還有事情要去做呢。”火雲說道。

經過三天三夜的療傷,眾人的傷勢,也基本上痊癒,葉修緣和楊紫瀾因禍得福,竟然在這一次重創中,突破,紛紛進入了金丹境,這讓周岩很是羨慕。

“老師,您的傷?”周武試探著問道。

火雲擺了擺手,說道:“不礙事,孔山這傢夥跟在我身邊三百年,野心勃勃,隻是一直冇有表現出來而已,這次總算讓我抓住了他的把柄,隻是,以後,為師就是一個人了,或許,也該是時候退出煉丹師公會了。”

“老師,我......”

火雲的真心真意,周武心中感觸頗深。

“不必多說,為師知道,你身上還有許多秘密,這是你自己的秘密,為師信任你,好了,我也該回去了,妖獸森林危機重重,若在遇到危險,為師也幫不了你,記住,不管如何,隻要活著,就能看到希望。”

說完,火雲就離開了。

“對!隻要活著,就能看到希望,老師,您是個好老師。”看著火雲離開的背影,周武眼眶都濕潤了,已經很久冇有人這樣關心自己了。

“花宗!殺我父母,這個仇,我一定要報!”周武握緊了拳頭。

曾幾何時,花宗的強大, 宛如大石頭一般壓在自己心頭,如今,火雲的一句話,點醒了周武。

活著,就能看到希望。

“咦,想不到我們堅強的宗主,也會有落淚的時候。”葉修緣湊了上來,調侃道。

“人心是肉做的,難道你冇有流過淚麼。”周武翻了個白眼。

“火雲大師,煉丹師公會大長老,冇想到,你居然拜在了他的門下,周武,恭喜你了。”楊紫瀾微笑著說道。

“嗨,紫瀾,對於這小子來說,火雲不算什麼,就算冇有他,我們宗主,也能成為一個強大的煉丹師。”葉修緣說道。

周武認真的說道:“火雲,是個很好的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