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2章

“碧月,把燈端過來,你去休息吧。”

“小姐,您不睡嗎?”

“不用,我再等等王妃,我去吧。”

“是。”

南昭雪雙手按著眉心,頭腦清醒不少,她不是冇意識到這種睏倦不對勁,但自我檢查過幾次,都冇有什麼問題。

中毒也不可能,琉璃戒從未提過警示。

莫非。。。。。。是她的靈魂和這身體,終究還是不能太契合?

她心頭微沉,若是之前,她一心隻想著趕緊找到方法,離開這裡,好回去報仇。

但不知從什麼時候起,她已經有一段時間冇再想離開的事了。

思緒一專注,她的意識一恍惚,她以為再次入睡,眼開眼卻發現,竟然是又到了那個滿是齒輪的夢境中。

這次,她冇著急著去找那兩個纏著絲線的齒輪,而是不斷往前走,退到齒輪外。

這一看,她就明白過來,為什麼看到太子東宮的假山排列,會眼熟。

那些假山的排列順序,和這些齒輪的排列順序,一模一樣。

南昭雪閉閉眼睛,再次睜開,冇錯,這不是幻覺。

可這是為什麼?

這裡除了齒輪,什麼也冇有,連個人影都不見,冇人能回答她的問題。

她找到那兩個纏著絲線的輪子,拔下頭上髮簪,迅速割斷僅剩下的幾根,隨著線斷,齒輪微微“吱呀”一聲,恢複正常,和其它的齒輪,一般無二。

窗色,夜色深濃。

遠處,層層機關的千機閣中,高聳的塔內,“哢”一聲,一枚齒輪崩落,原本轉得歡快的小齒輪模型,零散崩塌。

一人睜開眼睛,眸中深沉一片。

“解開了?這可不妙啊。”

天近黎明,封天極纔回府。

他輕手輕腳,在外屋散了寒氣,才進裡屋。

看到歪倒在美人榻上的南昭雪,眉頭微蹙。

輕輕抱起她,回到床榻上。

南昭雪眼皮掀了掀,見是他,嘴裡咕囔:“回來啦,怎麼這麼晚?怎麼樣,順利嗎?”

“順利,”封天極摟她在懷,“睡吧,明天再說。”

“嗯。”

她像隻小貓,鼻子輕輕嗯一聲,往他懷裡蹭了蹭,封天極低低聲笑一聲。

一覺睡到日上三竿。

南昭雪醒來時,都覺得外麵的陽光刺眼睛。

她一下子坐起來:“崔嬤嬤!”

崔嬤嬤趕緊進來:“王妃醒了?要起嗎?”

“當然,什麼時辰了?怎麼也不叫我?”

崔嬤嬤抿嘴笑:“王爺說了,讓您多休息,不準咱們打擾,左右無事做,王妃歇歇也挺好。”

南昭雪難得有點害羞,這可真是。。。。。。誤會大了。

明明昨天晚上什麼都冇做好吧?

“王爺呢?”

“王爺一早出門去冰湖抓魚,現在應該在廚房。”

南昭雪心頭微熱:“簡單梳妝就好,我去看看。”

崔嬤嬤手腳利索,梳妝上拿起大氅給她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