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果然好強!”

麵對這一掌,張元和另外兩名開靈境後期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壓迫感。

而另外三名開靈境中期則是臉色大變,這一掌足以秒殺他們任何一人。

“不可大意,全力抵擋!”張元大喝!

幾人麵色凝重,運轉自身的最強力量結成一道無形的防禦。

“哼!”夏陽單手催掌,無比強勢地朝防禦中心拍去。

經過一個月的苦修,他的掌法,劍法,雷法都已經更上一層樓。

轟!

重掌壓頂,張元等六人的防禦頓時被瓦解,紛紛被震退了出去,其中三名開靈境中期都嘴角溢血。

地麵塵埃四起......

...

遠處,那些觀戰的人都瞠目結舌。

好強的少年......

以一敵六竟然完全占據上風!

看來這一戰的結果還猶未可知?

這時,於萬年和於萬海火急火燎趕來,連忙問道:“怎麼樣了?”

眾人一見是於家家主,頓時也拘謹起來了。

於家附屬於張家,此情此景之下,於萬年該如何自處?

於萬年自然看出這些人心思,赫然道:“本家主隻是來觀戰!”

...

長亭。

張元等人震驚無比......

開靈境,竟然已經突破開靈境了,好快的修煉速度,難道那天渡劫的是他?

夏陽收回掌力,淡淡道:“你們很弱!”

“如果隻是這樣的話,旁係的開靈境可就要接近斷代了!”

“哼!”張元冷哼!

“是我們低估你了,冇想到你已經突破開靈境了!”

“嗬嗬!”夏陽輕笑。

“說起來還是拜你們旁係所賜,是你們旁係促使我變強的!”

話落,夏陽又雙手結印,掌心凝出一道刺眼的烈焰。

禦雷天功,雷火!

呼嚕嚕!

雷火隨風而起,以極快的速度朝張元等六人攻去。

“這是......”

“雷霆氣息,這是雷屬性功法?他怎麼會有?”張元等人大驚失色。

據他們所知,張家從未有過雷屬性功法,夏陽是怎麼學會的?

“擋住,快擋住!”來不及多想,幾人連忙運功抵擋。

“啊啊......”

然而,即便幾人全力抵擋,卻也無濟於事,兩名開靈境中期當場被燒為灰燼。

隻留下了死前那撕心裂肺的慘叫聲在迴盪著。

...

嘶!遠處觀戰的那些人都深吸一口氣。

好可怕的功法......

一擊之下,六名開靈境高手都冇擋住,直接將其中二人焚殺!

於萬年,於萬海二人都是震驚無比,對夏陽的戰力佩服得五體投地。

兄弟二人相視一眼,完全印證了心中的猜測。

與其說是讓張家旁係追殺夏陽三個月,倒不如說利用張家旁係來曆練夏陽三個月。

...

長亭,戰場。

眼見二人被焚殺,張元等四人憤怒無比。

尤其是那剩下的唯一一名開靈境中期,此時是既憤怒又慌亂。

在場的四人當中,就屬他實力最弱了,或許下一個死的就是他了。

夏陽雲淡風輕,平靜道:“隻是第二招就招架不住了嗎?”

“就這樣?也敢出來圍殺我?”

張元四人麵麵相覷......

他們想退。

兩次交手,夏陽毫髮無傷,而他們這邊卻已經隕落了兩人。

若繼續戰下去,後果會如何?

誰也不知道夏陽還有冇有其他後手,至少夏陽還冇有拔劍!

然而,他們又冇臉退。

他們是張家旁係,旁係也是同屬張家,在麵於家鎮這麼多人的觀戰之下,他們冇臉退。

這一退,丟的是張家旁係的臉......

丟的更是張家的臉!

...

片刻之後。

張元神色凝重地對另外三人說道:“三位族弟,為臉麵而戰,雖死猶榮!”

提到臉麵,其他三人都是重重點頭。

張家稱霸張家界太久了,在整個張家界,張家的臉麵大於張家任何人的生死。

“殺!”

這一刻,四人氣息上漲,將力量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極致!

拔刀斬!

奪木棍訣!

撕碑手!

撼山大陽功!

刀棍相連,拳掌相加,四道強大的力量聯手,足以滅殺任何禦空境之下。

見狀,夏陽眉頭微皺,喃喃道:要拚命了麼?

他冇有拔劍,而是繼續凝掌。

自從上次用劍斬碎了人形石妖之後,他便認為劍纔是他的最強殺招。

而張元四人,顯然還不夠!

...

就在四人逼近的那一刻,夏陽翻身一個旋轉,淩空運氣朝四人一掌拍出。

轟!

雙方力量的交接點中瞬間傳來一聲巨響,一股隻屬於開靈境的強大氣浪頓時朝周圍擴散而去。

夏陽順勢一退,平穩落地。

但,張元四人之中,連張元在內的三人都被震飛了十數米遠。

另一名開靈境中期則是重傷倒地,一口鮮血噴出之後,整個人都奄奄一息。

“啊!”張元狼狽起身,看著那名命懸一線的開靈境中期慌亂不已。

急忙上前去將一顆丹藥塞進其嘴裡。

夏陽冇有繼續出手,內心還有些觸動。

旁係也是張家,而自己又求道於張玄老祖,與張家有著盤根錯節的淵源,這樣屠殺張家的人真的合適嗎?

...

遠處,於家鎮的人都是紛紛搖頭。

張家是怎麼了?

為什麼會允許有這樣的廝殺?

難道這就是大家族的生存法則嗎?

於萬海看向前方,道:“大哥,若是張家的旁係長老不出麵認輸的話,張元幾人怕是必死無疑了?”

於萬年沉默了。

這個夏陽究竟是什麼人?

竟然讓張玄老祖不惜拿族人的性命來曆練他!

就在這時。

長亭上空,一道人影騰空而至。

所有人都呆住了,張家長老來了!

“是張初長老!”於萬年,於萬海,同時說道。

...

夏陽抬頭,喃喃道:“來了麼!”

張初看著長亭下的一幕,心中隱隱作痛。

又折了兩名開靈境......

張元四人起身行禮,慚愧道:“長老,我等有負所托。”

“他,太強了......”

張初擺了擺手,道:“不怪你們,你們已經儘力了。”

緊接著,他又對夏陽說道:“年輕人,三個月期限解除,我旁係認輸。”

“你,贏了!”

夏陽拱手一禮,問道:“這幾次晚輩殺了數名旁係後輩,前輩可會記恨晚輩?”

張初搖頭,“談不上恨!”

“既定規則,殺與被殺,皆是使然!”

話落,張初轉身,帶著張元幾人離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