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晩洲眉眼舒展開來,似是鬆了口氣。

好在有方法,起碼不會連該怎麼做都不知道。

但很快他就發現了,有些事情不是給你做法步驟,就能立刻做出來的。

研究了半天,他還停在了揉麪的步驟上。

桑晩洲看著粘的滿手的麪粉,腦子裡默默浮出一個問號。

為什麼揉不成一個團?

水放多了?

而後,他又默默到了些麪粉進去,結果又太乾了,隻得又一點一點加水進去。

反覆加了好幾次,才終於揉成功了。

桑晩洲長籲一口氣,用保鮮膜封住鐵盆放在一旁讓它醒二十分鐘。

趁這個時間,他將紅豆全部倒在一個鐵盆裡洗乾淨泡上,這樣第二天才更容易蒸熟。

如果要明天趕得上早餐高峰期,今天就必須得把所有包子全部包完了再睡覺,工作量還是有些大的。

桑晩洲又開始處理花生。

他先將花生洗淨,然後放進鍋裡大火翻炒,直至炒乾,然後轉小火不停翻炒,翻炒到花生表皮全部爆開一搓就掉後裝進盆裡放涼。

小福寶恰好也已經洗完澡洗完頭吹完頭髮乖乖走了出來。

「洗完了?」桑晩洲瞥了她一眼,把花生端到桌子上來,「過來幫忙,等花生涼了以後,把那些花生皮全部剝掉,然後把花生挑出來。」

「好~」

小福寶爬上桌子旁邊的椅子,一邊看著桑晩洲做彆的事情,一邊靜靜等著花生放涼。

隻見桑晩洲看了一眼表格,剛好大米小米廚房裡都有剩。

用小秤量了50克黃豆,大米20克,小米20克,黃豆10克,他冇有買冰糖,就用白糖代替了。

將這些稱好全部清洗乾淨倒進豆漿機裡,又加了1000毫升的水開始打磨。

等豆漿機停下來,桑晩洲從廚房裡找來兩個乾淨的杯子倒了兩杯豆漿出來,將其中一杯遞給小福寶:「嚐嚐看,看看好不好喝。」

小福寶接過杯子,抿了一口,眼睛瞬間一亮:「好喝!」

入口順滑,甜而不膩。

桑晩洲也喝了一口:「嗯,還行。」

「哥哥,你這些是要拿來做什麼呀?」小福寶指了指盆裡的花生問道。

桑晩洲拿起桌上剛剛從牆上撕下來的表格說:「做花生醬,然後包到麪糰裡做成包子。」

「這樣呀。」

小福寶安靜了幾秒,乖乖搓著手裡的花生,突然抬起小腦袋,發出了致命一問:「可是……哥哥,你會包包子嗎?」

桑晩洲:「……」我……不會。

這些餡兒料可以按照方法,比例來完成,但包包子冇有上手過是絕對不知道自己會不會的。

二樓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尷尬的氛圍都要溢位螢幕了。

【哈哈哈哈!咱們小寶貝的靈魂質問又把桑晩洲給問住了。】

【說實話,我也包過一次包子,結果當然是慘不忍睹,這種東西冇包個好幾次是真的很難包的。】

【同上,我奶奶包的包子就是包的又快又好看,但我不僅包一個都需要花上兩三分鐘,而且包出來的樣子極醜,結果那些我包出來的包子全部都被我自己吃掉了,因為冇人願意吃我做的包子。】